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煞气再次显现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下两幕是?

    我看了一眼场上的情况,这时候我才明白过来,胡依依跟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们在之前的时候一直把这个家伙当成是这部话剧的主人公,也就是小华扮演的哪个人物。

    如果这个鬼王真的是这个人物的话,那么接下来就是主人公要自尽的时刻了。说得再明白一点就是这幕话剧马上要接近尾声。

    都要到这个时候了,那个鬼王总不可能还继续在阴暗的角落里待着呢吧?

    我点了点头。

    杜峰的情况不是我此刻不想去管,而是我明白要想在这种情况下救杜峰就只能按照胡依依给我定下来的方向走。

    “还不换衣服去?”胡依依楞楞的看着我。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要去换上那一身鲜艳的新郎装。要说这新郎装还真的挺出乎我意料的,我原本以为杜峰找这些道具的时候整点样子货就行了。可是我没想到这一身衣服那么厚实。

    我也不知道胡依依是什么时候换的衣服,我感觉差不多就是一眨眼的时间,胡依依就换好了那一身衣服。

    她的衣服也是大红色,我们两个人看上去格外的喜庆。

    除了我们两个人以外小华在这个时候也是要穿上一身嫁衣的。只是小华还在场上,一时半会下不来,这时候就需要加一场幕间戏来给演员准备的时间。

    当小华换上那一身嫁衣的时候我几乎从所有人的眼中看到了震惊二字,我真的就搞不明白了。像小华这样的人为啥就是男的呢?他还不如直接变个性拉到了。

    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的想法,像这样的类似的想法我都不知道在以后会出现多少次。

    这时候最应该考虑的问题可不是这个,这时应该考虑的是上了台之后怎样去面对那些突发状况,尤其是那个鬼王出来之后。

    我还不知道杜峰是不是被鬼王带走了,(虽然这是目前看来最正确的可能性,但同时也不排除其他的可能性。)

    “准备好了么?”胡依依拉住我的手。

    我在这个时候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我即使说没准备好,又能改变什么呢,还不是得硬着头皮上。

    灯光熄灭了。

    这时候灯光的每一次变动都让我感觉到一阵头痛,以及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而是因为在灯光控制室根本就没有人。

    我跟胡依依按照之前排练的位置站好。

    这时候舞台上只会出现我们两个人而已。

    其他的人等我们的这一段结束之后才会依次上场。

    灯光亮了起来,这灯光真的像是有人在控制的一样,连时机都是这么完美。

    灯光亮起之后就代表话剧开始演出了,这时候我也恢复了一个演员的本质。

    “公主,今日是我俩大喜的日子,何故把我叫到这里来。”我按照剧本上的台词说道。

    胡依依白了我一眼。当然,这是剧本上有关演出的一部分内容而已。

    “明知道今天我俩大喜的日子还不明白我为何要带你来此处吗?”胡依依对我说道。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的布置明明就是一个房间罢了。按道理来说,这房间之中应该是有宫女什么的进行维护才是。但这间房子空旷的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

    “小生实在不知。”我说道。

    虽然这个时候要是想议论杜峰的话是有点不地道的成分在里面,但是我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苍白的,就跟古时候唱戏一样的对白了。

    胡依依眼中闪烁着魅惑的光彩,紧接着这种光彩在一瞬间就变成了狂热。

    其实讲道理,话剧演出中,是不需要用到眼神的。因为在后面的观众根本就看不到你的眼睛,但是胡依依表现得十分敬业。这时候她不单单是把眼神表现出来了,就连人物内心的那种冲动都表现出来了。

    姑奶奶,咱们演戏就别这么投入了好么。

    “反正今天晚上就要入洞房,我们两人何不在此就把这夫妻之事做了。免得到晚上又生寂寞。”胡依依猛然间抱住了我的脑袋。我在这个时候本来应该表现出的是那种惊慌失措的模样,但是胡依依抱我的这一下明显是给我吓了一跳的。所以这个时候出现的东西根本就不是表演出来的,而是真情流露。

    我慌乱的往后退了一下。

    “公主何必急于一时。你我夫妻二人,来日方长,何须如此着急。”我被吓了一跳,这时候说出来的台词甚至都有些走音。但是这样的效果完全体现了出来。在这种不经意之间说出来的台词甚至要更好一些。

    就在我感到庆幸的时候胡依依却是狠狠的堵住了我的嘴。

    “来日未必方长,即时行乐,才好。”胡依依背对着观众。这时候本来应该严肃的她,却是对着我笑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在笑些什么,但是我看见她在这个时候发出了这样的笑容时,我竟然也忍不住那种想要大笑的冲动了。

    但是这种情绪还没等我酝酿好,在我身上就又显示出了那种莫名其妙的窥测感。

    这种感觉好诡异,我整个人都感受到了这种温度的挑衅。这是那只鬼王!

    可是这个鬼王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我在舞台上实在是找不到那个鬼王出现的痕迹。但是这个时候的演出又不能就这么简单的停下来,所以我只好忍受着这种情况,继续跟胡依依往下对着台词。

    但是胡依依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自然。

    她在这个时候还是没有感觉。那种被煞气抚摸脸颊,然后造成的冰凉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体验。

    终于是在台上把这些东西给折腾完了。刚才我体会到的那种感觉我这辈子是不想经历了。

    不知道为啥,这个鬼王也不知道是不是抽风了。

    为啥这冰冷的煞气就冲着我一个人放呢?

    刚才在台上的时候我估计胡依依用读心术看到了我内心的想法,因为我注意到胡依依眼神的变化了。

    这一幕的戏并没有大多数人想象的那么污秽不堪。

    演出到一半的时候,就被外面发生的事情打断了。

    外面出现的那个人正是小华。

    所以接下来的戏份就是小华的戏份了,这也是让我们找个时机停下来休息一下喘口气的机会。

    “刚才又出现了吗!”胡依依问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