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影子的过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其实说实话,当胡依依说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我并不是那么意外。

    因为穆诗诗在之前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都是以一个影子的状态。

    这时候胡依依的话还没有说完,随后胡依依紧接着说,“所以由于这样的情况,仙家的修炼手段你也可以使用。我都说了这么多了,你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胡依依说道。

    穆诗诗其实在刚才听到胡依依说自己是影子的时候还是有一些抗拒的。

    我能够理解这种感受。

    后来的时候胡依依给我解释了为什么说这个穆诗诗是影子的意思。

    原来在杜峰剧本上那些写出来的那些东西是真实发生过的。当时小华饰演的哪个角色,也就是穆诗诗,在当天晚上刺死国君的以后就被抓了起来。

    在当时的那种社会环境下,像穆诗诗这样的人能有活命的机会吗?很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非但没有活命机会,还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在哪个年代,本身就处于乱世。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尤其是会些法术的人。所以当抓住穆诗诗之后,找些会法术的人把穆诗诗整成魂飞魄散的状态可没有多难。

    其实像这样能人辈出的时代差不多有三个,一个是三国时期,一个是五代十国时期,还有一个就是民国时期。

    在这些时代之中找一些会法术的人并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

    话说回来,当穆诗诗魂飞魄散之后,本来在三界之中就再也找不到穆诗诗的存在才是。但是没想到的是,当初皇宫中的那些人找来做法的人,对穆诗诗心生怜悯。所以在即将要魂飞魄散的时候给了穆诗诗一线生机。

    其实说实话,那个年代人命不值钱。所以那个年代的人虽然死了很多,但是每个人都不想赶紧投胎去受那个罪去。

    虽然在阳间的人是没有办法去选的。但是所做的每一个善事,都是你赚取功德的好去处。

    虽然想是这么想,计划得也挺好的,但是后面发生的一切还是有些突然。还是有些出人意料。

    那两个人虽然已经帮穆诗诗留了一线生机,但是谁知道当初的穆诗诗已经不想活着了,所以就连这个留给她的机会都没办法把握住。

    魂飞魄散,也就只能魂飞魄散了。

    但是这穆诗诗的影子,却是通过这个这个机会逃了出来。

    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跟普通的鬼魂差不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这影子在这条路上是越走越远,什么东西都阻挡不住她的脚步。

    而这影子其实也算是穆诗诗的一种不甘心。胡依依在调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当穆诗诗死掉之后,身体周围可是升腾起了好多凝重的怨气。

    这怨气我们在之前可说过,小黑子那样的生物,就是由怨气构成的生物。

    怨气构成的生物有多黑暗就不用多说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这种东西根本就不怕人。

    这个时候我才算是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那副封印穆诗诗的画上面就充满了那种怨气,正是这种怨气才让黑魔跑出来。

    而黑魔这种生物正是我现在想要弄明白的东西。

    我估计胡依依在这个时候心里也是这个想法。

    当穆诗诗的影子变成了那种样子之后,就开始不由自主的去害人,并且从中得到养分然后自己进行修炼。久而久之,自己的实力也就强大起来。再也不是最开始的那种小角色了,当时在五代十国的时候就已经算是一个很了不起的鬼魂了。(如果按照这样的看法来算的话)

    再然后就遇到了老头的先人,然后就被封印在了那副画里。

    由于穆诗诗死去的时候有许多浓烈的怨气来不及消散,所以那副画上头也就充满了怨气。

    虽然怨气这玩意儿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不得不说,如果当初没有这东西的话穆诗诗也不会活到今天。

    其实现在仔细想一想。穆诗诗当初干什么错事了吗?

    并没有。喜欢上一个书生,却不能在一起长久。

    新来的国君要纳自己为妃子,自己喜欢的人要去做驸马。

    可是这样的生活是她自己选的吗?

    不是的,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去选择。

    虽然看起来那个书生好像是要承担很严重的责任,但是并不是这样。因为在那种条件之下,你能做到自保就不错了。

    能保住性命还管其他的事情?

    我一直在强调一个事情。那就是不论你自己的生活是怎样的,只要生活是你选择的就好。

    只要自己选择了,这条路不管再怎样也是自己的道路,走下去就没有错。

    可是穆诗诗的道路不是自己选择的,而是被逼无奈。可怜一个痴情的女子却只能变成这样。

    别说她是风尘女子。

    可她当初也是卖艺不卖身的主,就算是退一万步来讲。哪怕真是个风尘女子,去追逐自己的爱情好像也没什么错吧?

    我自己想的事情的的确确有点多了。

    这些东西都是后来胡依依跟我说完之后我自己想出来的结果。

    由于这个影子是穆诗诗影子的原因,所以对长得像那个书生的青年都有一种病态的渴望。

    很不幸,杜峰的样子和那个书生长得很像。而且杜峰在穆诗诗的影响下竟然把当初发生的那些事情记录下来了。

    这个时候不管我面前站着的是穆诗诗也好,还是她的影子也好,总之在这样的状态下,胡依依是把她劝投降了。

    但是让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一点就是穆诗诗之前和我们的状态是那种样子的,(敌对)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突然投降了我们。

    我现在突然有一种想法,那就是这家伙不可能是假投降吧?

    我摸了摸脑袋。

    “好了,你投降了也就算是我们的人了。到时候我找你帮忙的时候你可不许推辞。”胡依依说道。

    穆诗诗的神情很复杂,但是这个时候穆诗诗也只能这样做了。

    如果自己想要建立的东西被这样一个大锤子给整丢了就不好办了。

    “你答应我的事情也不能出错。”穆诗诗说道。

    其实说真的,我虽然现在她们两个中间。但是她们的谈话!我确确实实听不太懂。

    “行了行了,你也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你把那两个人藏哪儿了!”胡依依还是有点气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