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两个
    ,精彩无弹窗免费!

    穆诗诗在这个时候不禁也陷入了沉默。其实刚才我和胡依依两个人根本就不存在看错的可能性。刚才我还看见穆诗诗冲着我笑了呢。

    “这样,既然不存在看错的可能性,那就说明在这里面有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可是,怎么会有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呢?”穆诗诗的脸上充满了疑惑。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穆诗诗脸上的表情时竟然有一种莫名其妙想笑的冲动。怎么这么好笑呢,平常人怕鬼,但是这个鬼王现在的状态怎么就跟一个普通人一样呢?

    “那说不好,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又不太清楚。谁知道那个沙魔在这里面搞出什么东西来了。说到这个,他手里的那盏灯我还真的想拿过来研究一下。”胡依依说话的时候还用手捏了下自己的下巴。

    “行了,都什么时候还考虑那些呢。这时候咱先出去呗。”我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两个人纠结的场景了。整得我都有些不舒服了。

    “也是,先出去吧。”胡依依说。

    穆诗诗见状也点了点头,随后跟了上来。

    这时候我心里的感觉其实挺复杂的。这个沙魔整出来的这个场景虽然看上去并不能对我们造成多么大的困扰那完全是因为巧合的缘故。

    如果当时我没有拉住胡依依的话我也就进不来,如果我进不来的话难离也不会被我带进来。如果难离不带进来的话哪怕胡依依知道这里是一个结界恐怕也很难出去。但是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穆诗诗之前对付沙魔的时候甩出去的那一股煞气,那一股煞气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就我和胡依依的话估计对付起来也有一些难度。

    但是偏偏凑巧的是穆诗诗也跟着我进来了。

    所以这个时候就造成了现在这个特殊且微妙的局面。

    这里我也产生过一个问题,到后来我问胡依依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光是结界也有很大的区别的。

    别看小六子平时整得咋咋呼呼的,结界说整出来就整出来了。但是他整出来的那些就好比是一个没装修过的毛坯房一样。

    而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就好比是一个精装修的屋子,所以看上去有很明显的差距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后来我问胡依依怎么装修的时候胡依依就没有回答我了,看样子她也不太清楚才是。

    “你们说的晶壁在哪里?”穆诗诗问。

    “就在前面。”我指了指我们留下记号的哪个地方。

    此时,也不去管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及为什么我和胡依依都会出现幻觉这个事情,只需要在这个时候拿出难离冲着那个晶壁狠狠的砍下去就好了。

    这里说明一下,这露出来的晶壁并不是结界中最脆弱的地方,相反,这是整个结界中最坚硬的地方才是。

    但是坚硬归坚硬,在难离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的。可是谁又能身上一直拿着一把难离呢?难离又不是地摊货,整个世界上也就这么一把不是?

    难离被我拿在了手中,我正要劈砍下去,但此时我却被一股气息吸引到了注意力,这才导致我迟迟没有下手。

    “嗯?这是?”胡依依感觉到这股气息的时候也是惊讶万分。

    我们两个人把目光同时看向了穆诗诗,不料穆诗诗脸上的不解之色比我们两个人还要浓重。

    “你闲的没事放煞气干嘛?”我无奈的说。

    如果说这时之前我们是处于敌对状态的话也就算了。但是这个时候穆诗诗不是接受诏安了吗?这个时候再释放这么强烈的煞气可就真的是过分了。

    “你们两个别这样看我呀,这煞气真不是我放的。你们看我,我现在像是释放煞气的样子吗?”穆诗诗看上去还挺委屈的。

    仔细看一看,穆诗诗此刻也不像是释放煞气的样子呀。

    这不禁让我产生了更大的疑惑。

    如果不是穆诗诗释放的煞气那还会有谁呢?此时这里就我和胡依依,而我们两个人又不会使用煞气。

    等等,这时候释放这么强烈煞气的会不会就是刚才被我们看到的哪个家伙?

    我越想越觉得可能。

    别看都是煞气,但是这煞气不同的人使出来的话肯定是有不同的感觉的。就好比穆诗诗使出来是一个感觉,之前刘雅馨使出来又是另一个感觉。虽然不能很好的用语言描述出来。但是就是一种很特殊的体验。

    但为什么刚才我和胡依依都会认错呢,那正是因为刚才那股煞气和穆诗诗释放出来的一模一样。

    真正的穆诗诗没有动手,那就说明,现在正在释放煞气的这个家伙就是我们刚才看见的那个不成?我们两个人没有看错,这里真的有一个跟穆诗诗一样的存在。

    我的心瞬间就绷紧了,但是我举起难离来的手并没有就这么简单轻松的放下。此刻我的好奇心让我迟疑了。

    因为我知道一旦我砍出去,那么再想解开这个谜团几乎就不可能存在了。

    “这里,不会是存在着一个穆诗诗的分身吧?就和之前你做出来的那些分身一样。”我对胡依依说道。

    胡依依在这个时候却是迟疑了一下。

    “不可能,你见过哪个分身整出来的东西能和自己本体是一样的?”胡依依说。

    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但是这么一想还真的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穆诗诗,你自己整出来的煞气差不多也就是这个程度吧?”我问。

    “差不多。”穆诗诗自己也感受了一下。

    那个散发着煞气的家伙好像越来越近了。

    我往那边看了一眼。

    “依依,你说,会不会是克隆?”我天马行空的想着。

    “克隆你个大头鬼!她是鬼王,怎么克隆?”胡依依说。

    我只好尴尬的笑了笑。这个时候不光是我,就连胡依依和穆诗诗都看向了煞气集中的那边。

    近了,真的近了。

    等到那个家伙真的接近我们的时候我才算是看清楚了。

    说出来,可能有些诧异。但是距离我们不远处真的站着一个跟穆诗诗一模一样的家伙!

    只不过这个家伙一点表情没有。

    穆诗诗此刻都快要惊呆了。

    那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并没有对穆诗诗或胡依依产生什么兴趣,反而是把目光看向了我这边。

    随后她对我发动了攻击。这招式正是穆诗诗之前凝聚的那种煞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