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爱唱歌的胡依依
    ,精彩无弹窗免费!

    自从上次礼堂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就发现胡依依有了一个新的爱好,那就是唱歌。

    这个爱好具体是怎么来的呢?就是因为我们社团的风俗导致的。

    在沙魔的事件结束以后所有的人都去聚餐了,完事之后就去附近的ktv唱歌。那一晚上我才见识到胡依依唱歌的恐怖。

    小姑娘长得挺水灵,但是这歌声可就不那么美好了。我真想和她说:“别开腔,咱们是自己人啊!”可胡依依那天晚上唱的不好也就算了,但她偏偏又喜欢当麦霸,现在想想,那一天晚上我能熬下来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一会吃完饭你有事儿吗?”胡依依在餐桌前托着脑袋问我。

    我瞬间就提高了警惕,并且一脸嫌弃的问她,“姑奶奶,你不会还要去唱歌吧?”

    “哎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去玩一会儿呗。”胡依依笑着说。

    我端起米饭来,刚准备吃。一听到胡依依这句话顿时没了胃口。

    “姑奶奶,别人唱歌是唱歌,你唱歌可就是索命了。我求求你了,明天老头就回来了,今晚让我睡个好觉行不行?我还得去上班呢!”我故意把自己装的很无辜。

    胡依依真的是想到一出就是一出。

    这几天一到晚上就被她闹着去唱歌,花钱还是小事。最主要的是身体受不了啊。每次都是唱一宿,有几个人能受得了的?所以我觉得胡依依要做的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你昨天就这么说了,是叫你去玩的又不是叫你去受罪的。爱去不去,我叫乔江北去。”胡依依看我根本没有想去的念头就跟我说了这样一番话。

    我也没有理她,兴许她这股劲头一会就下去了。(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胡依依拨通了乔江北的电话,乔江北那边很快就接起来了。最让我想不明白的是,胡依依竟然还开了免提。胡依依这是要搞哪一出啊?

    我端着米饭,夹了一口菜,正准备咬下去。

    而偏偏在这个时候乔江北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过来。

    “十四小姐,出什么事了?”乔江北在那边有些焦急的问。

    “额,没出什么事情呀。你现在在干嘛呢?”胡依依问。

    “我正在开会。”乔江北说。

    “哦。”胡依依说完之后就冲着我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来。

    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夹到嘴里的才都来得及吃。

    “那个,咳。没什么事,我跟她处理就行了!”我连忙接过电话来。

    “真的没出什么事吗?”看样子乔江北在那边都有些晕了。

    “真没有。”我连忙说道。

    在这个时候我还瞪了一眼胡依依。

    胡依依此时却是笑的更灿烂了。

    跟乔江北说了几句之后我就挂断了电话,随后我再看向胡依依的时候我的眼神中已经明显带上了情绪。

    “乔江北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一个老板,你别老把人家当成佣人使唤行不行?人家刚才在开会,你还这样!”我无奈的说了几句。

    胡依依睁大了眼睛看着我,“那你跟我去呀。”

    “你!”我刚才提上来的气势瞬间就萎靡下去了。

    “哎呀,我知道你心善。但你体谅别人的时候顺带体谅一下我不就行了?现在,我这条路就摆在你的面前,你去,还是不去?”胡依依又是一顶高帽子就给我扣上了。

    我无奈的扒了两口米饭,“最后一次啊!下次你不管怎样我都不去管你了。”

    胡依依点头答应。

    看她答应的这么爽快,我心里又凉了半截。天知道她下次又会想出什么借口来。

    吃完了晚饭,我极不情愿的跟胡依依下了楼。其实我跟胡依依说明天还得去上班这个事情是我瞎想的借口。这个时候别说是明天上班了,我现在连老头回没回来都不知道。

    穆诗诗好像跟着小六子回去了。胡依依也没跟我说明白,直到现在了,我都不太明白胡依依要穆诗诗帮她什么忙。

    而且看样子胡依依都没有要告诉我的意思。

    这出租车挺快的,没一会就来到了这边的ktv。胡依依开了一个包间,随后又在这里要了一大堆零食,还有雪糕饮料什么的。

    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其实我是特别心疼的,这里面的价钱在外面可以买三份了都。但是这终究不是花我的钱,所以我也就不好说什么。

    可是后来胡依依跟我说这里花的钱都是当初处理谢家淼事件的时候得来的。这么说,胡依依买的这些零食中至少有一半的钱是从我这边来的?为这个事情我还心疼了很长时间。

    胡依依进了包间之后娴熟的点了几首歌。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在这会儿会是谁给我打电话呢?

    我一看来电显示,打电话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头。

    我心中一紧,不会吧?这老头难不成真的回来了?

    我缓缓的接起了电话,并且示意胡依依先别唱歌。

    “喂?小郁?”老头的声音听起来挺高兴的,难不成是遇到什么喜事了?

    “额,陈叔!您回来了?”我问。

    “啊!回来了,给你打个电话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明天记得来上班!”老头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他挂完电话也就算了,可是在这个时候却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在这里发呆。

    这老头故意的吧?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样一个事情?

    而且我心中回荡起了一个不安的信号。

    明天真的要去上班了!

    “谁的电话?”胡依依扭过头来问我。

    我也不知道胡依依刚才在干什么,我明明都已经喊了一声了她却还在这个时候问我。

    “老头的电话!”我说。

    “哦!”

    “明天,我要上班了。”我咽了一口唾沫。

    “我已经知道了呀。”胡依依说。

    “这次是真的啊。”我此时都有些欲哭无泪了。

    算了,忍一忍吧。

    大不了明天去了老头哪里睡觉!

    胡依依满脸兴奋的唱起了歌。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胡依依那边唱的很起劲。

    但我在这边听的就有点受不了了。

    胡依依在这两天好像一直在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自己放松。就连胡琴的事情她也不去关注了。

    当然,我也不太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也有可能是沙魔还没有遇到胡琴?我心里一直在考虑这些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