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一脸喜气
    ,精彩无弹窗免费!

    胡依依唱了一晚上,直到早上的时候才出现了明显的困意。虽然在胡依依的歌声之下我肯定是睡不好的,但是由于到了后半夜我实在是太困了,所以我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之下还是睡了过去。

    我醒了之后发现胡依依已经睡了过去。

    在这一点上我实在是太佩服她了,也就只有她能做到自己独唱一晚,而且一唱就是好几天。

    “醒醒了!走了!”我对胡依依说。

    可是胡依依哪里有要醒的意思,她迷迷糊糊的睡着,嘴里嘟囔着什么我也没太听清楚。反正她的起床气我是见识过的,这时候还是别让她发起床气的好。

    我尝试着把她抱起来,胡依依的体重我还是能够比较轻松的抱起来的。还好我睡过了,不然就算是胡依依的体重比较轻我也抱不太动。

    我出了门,随手找了辆出租车把胡依依送回了家。我也没怎么给她收拾,很随意的往床上一扔,给她盖好了被子,这就算完事了。

    而胡依依睡得也踏实。

    我去洗漱了一番,然后将门带上。下了楼,随后就往老头哪里赶了过去。

    在车上我差点就睡着了。说来比较好的一点就是,这老头基本上不会在乎你迟没迟到。反正你今天来了就行,至于下班的时间也是一样,完全是看他的心情。而且工资还从不拖欠。

    现在别看一些单位挺好的,但这工资他可不一定能给你随时结算清楚。而老头这里就不一样了,工资这种东西从不拖欠。

    这也是我可以死心塌地在他这里工作的原因。至于五险一金什么的,额,老头这里是得不到保障了。

    我已经养成了来老头这里上班买早餐的习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之后这里卖早餐的阿姨都认识我了。

    还是惯例,小笼包加豆浆。

    当我走进店铺里的时候才发现这个老头今天居然奇迹般的没玩斗地主,这老头让我越来越琢磨不透了。

    “小郁,你过来了?”老头一脸的喜气。

    看老头的模样就跟他当新郎官似得。我在心里虽然诧异,但是这个时候我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陈叔,早餐!”我拿起早餐对着老头晃了晃,我想他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才对。

    老头看见之后也是没有客气,直接抓起来就吃。

    好吧,虽然看上去今天的老头跟平时我见到的不太一样,但是在吃早餐这个方面还是没有任何差别的。

    “嗯,今天这包子做的不太好吃。”这老头一边吃一边评价。

    我在这个时候真想打死这个老头,吃个小笼包还挑三拣四的。这包子我也吃了,但我怎么就没有这种感觉呢?这老头就是嘴太挑了。

    “行了,没多大差别,就不要这么挑三拣四了。还有,陈叔,我想问问你,怎么你刚回来就满脸的喜气呀?是遇到什么喜事了?”我问道。

    “哎呀,你说到这个了。来来来,给你分点喜糖。”老头一边说一边从柜子里掏出了一大袋子喜糖来。

    我看到这一幕差点连喝到嘴里的豆浆都喷出来。

    “我靠!陈叔,你还真当新郎官了?”我吃惊的问道。这老头整的这一出该不会真的和我想的一样吧?

    看老头的岁数我不禁要想了。这老头娶得是哪位老太太呀?

    上次分别之后难不成就是去结婚去了?

    “当个屁的新郎官!”这老头一边说还一边在我的脑袋上拍了一下。

    这老头不拍我还好说,他这一拍反而更加让我觉得我猜的是真相了。

    “小孩子家家的,想什么呢你!我女儿前一阵子结婚,我就是去参加婚礼去了!”老头说道。

    我愣住了。

    “陈叔你还有女儿呢?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我吃惊的说。

    这老头现在说话就跟踩地雷似得,越说越错,越踩越炸。

    可是我看了看老头的年纪,这老头要是真有女儿,这女儿的岁数也小不了。

    “我有女儿怎么了?给你大惊小怪的!”老头说。

    “不是,陈叔。您女儿的岁数应该不小了吧?”我说。

    “废话。”老头说。

    这老头一开口都给我呛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来来来,看看照片。”这老头掏出手机来让我看。

    我看了过去,这时候我才发现老头的这个女儿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这应该是一张结婚照。并且老头的女儿看上去也没有多大。也就比我大个一两岁左右。

    “陈叔,你怎么会有这么小的女儿?你这两天不在,就是去参加婚礼了?”我问道。

    “那可不。这女儿又不是我亲生的,小怎么了?”老头不解的说道。

    “啥?不是你亲生的?”我越听越迷糊了。

    “废话!我都没有老婆!”老头越说越来气,似乎跟我聊天就不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

    “那这个是?”我缓缓的问道。

    说实话,老头现在说的的确很扑朔迷离。

    “不是我亲生的就不许我领养一个?不然等我老了你给我养老啊?”老头狠狠的说道。

    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老头的意思,不过这老头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跟我透露过。所以当他这么一说的时候我还觉得有些突兀。

    “额,陈叔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就知道了。”我接过了老头递给我的喜糖。说实话这喜糖还是挺不错的。

    “你还别说,我这女儿还真挺不错的,挺孝顺的。”这老头越说越美,我都不好意思打断他了。

    “陈叔,我不是有意说您什么啊。我实在不知道您当年是怎么办下来的手续。毕竟,您这年岁数看起来挺大的了。”我小心的说。

    我原本以为这个老头听到我说他岁数的事情他会急呢,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老头却是一点都不在意的一样。

    “简单,因为我有钱!”这老头说话的口气我怎么感觉像是在哪里听到过的一样?对了!在我第一次见到乔江北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就是类似的语气。

    这两个人还真的是挺像的,起码在这一点上。

    “额。”我不知道该对这种暴发户心态的老头说什么了。

    “行了行了,别聊这些有的没的了。今天要跟你说点正事。”老头对着我说。

    老头这样的说话方式却让我为之一愣。

    这老头说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严肃了?难不成老头有什么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和我探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