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作法
    ,精彩无弹窗免费!

    “要说,你们厂子这里还真的挺奇怪的。一个鬼都没有。”我说到。

    蔡鹏一愣。

    “不是,那这里应该有鬼呗?”蔡鹏问。

    虽然蔡鹏没说,但是我也能体会到他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样子的。

    你说正常人谁希望能看到鬼。

    可我却说这里没有鬼说不正常的,这话蔡鹏一听能不激动嘛。

    “你先别激动,我跟你说,鬼这种玩意呢,不是什么难见到的东西,只不过一般人看不到而已,你要是想见鬼的话我可以给你点符,保证能让你看到鬼,前提是你别在这个地方用。”我对蔡鹏说。

    蔡鹏一听连忙挥手,就跟躲瘟神似得。

    “拉倒吧,我可不要。”蔡鹏说。

    我还打算给他一张开路符呢。他既然不打算要那也就算了。

    “你跟我说你是见鬼了,但这地儿别说是个鬼了,就连鬼影子我都没有见到。你说你是怎么碰上鬼的?”我对着蔡鹏说。

    蔡鹏一听我这么说,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

    “我还有必要骗你不成?明明就是遇到了。再说了,我还有必要骗你不成?”蔡鹏对我说。

    我连忙制止了他,这家伙气性还不小。

    我本来是想到这里直接看看那个鬼魂是什么样子的,能谈的就谈谈,实在是谈不了的就想办法送走,但是我也没有想到我过来的时候空空荡荡的什么都看不到呀。

    “蔡鹏,别说这些了,能不能找个地方先暖和一会儿?这外头站的也太冷了。”我对着蔡鹏说。

    我搓了搓手。

    蔡鹏看了我一眼,随后说道,“行吧,那先去厂子的门房吧,那里面的大爷跟我挺熟的,咱们先去哪里暖和一会。暖和过来以后你再看看能不能想出什么办法来。”蔡鹏挠了挠脑袋后对我说。

    我也只好点了点头。

    刚才说过了,那厂子就在我们前面,没走几步也就到了。

    刚才那大门不是被风吹了嘛,那门房的老大爷还出来往铁门后面垫了两块砖。

    蔡鹏往门房里瞅了一眼,门房的老大爷一看是蔡鹏就把门打开了。

    从这里也能看出这蔡鹏跟那老大爷的关系不错了。

    我跟蔡鹏进了屋子,一进屋就被屋子里的热气吸引了。在外面一直追赶我们的寒风也终于是停下了脚步。

    在屋子正中央是一个火炉,也不知道那大爷是怎么烧的,整个炉子看起来都红红的。在炉子上面还烧着一壶水。

    再后面点,是一张床,应该是这老大爷睡觉休息的地方。在我们进来之前呢,这老大爷正在听收音机呢。

    这时候因为我们进屋了,这老大爷连收音机都不听了。

    目光直直的就看向了蔡鹏,“小鹏啊,你不在职工宿舍好好歇着跑这儿来干什么了。”

    别看这老大爷年纪大了,但是这说话倒是一点都不含糊,一点儿老气都没有。

    “哎,大爷。我这胳膊的事情您不是知道吗,今天我就请我这哥们过来帮我看看的。”蔡鹏说。

    我一听蔡鹏说话就有些忍不住了,这家伙不是说这事情只说给我听吗?怎么这个时候连这个看门的大爷都知道了。真是嘴上连个把门的都没有。

    这时候我看这老大爷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小娃娃看着年纪不大,还是个先生呢?”老大爷比较惊讶的说。

    “不敢当不敢当,跟师傅学了点东西,哪里敢说自己是先生呀。”我连忙说道。

    其实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惭愧,现在我名义上的师傅是陈叔,但是这个家伙好像啥东西都没有教过我。

    好了,在这时候也就不去提他了。

    咱们接着回来聊这里发生的事情。

    这老大爷和蔼的笑了笑。

    说实话我在这个时候还挺佩服这个大爷的,说真的,这大爷看上去年纪挺大了,但是还耳聪目明的,这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按照道家的说法,老大爷这样的情况一看就是一个有福之人呐。

    这老大爷在这个时候打开了自己旁边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塑料袋来。

    我正奇怪这塑料袋里面是什么呢,没想到那老大爷就那些那红色塑料袋朝着我们走过来了。

    “尝尝!”老大爷说道。

    “大爷自己弄的花生,可香了。尝尝吧。”我看蔡鹏的样子也就知道他不是来大爷这里蹭了一次了。保不齐他吃过多少次呢。

    我先谢过了这大爷,然后抓了一大把花生。

    我剥开一个尝了尝,这味道果然不错,还是蒜香的。

    老大爷这时候把火炉上烧开的水拿开了,露出了火炉里烧的正旺的火焰来。

    剥完了花生壳就扔到了火焰里,在里面还冒出了还阵阵火光。

    后来跟这大爷闲聊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想找个先生看看的想法并不是蔡鹏先想到的,而是这老大爷给他出的主意。

    “大爷,您对这方面的事情知道的不少呀。”我边吃着花生边对这个老大爷说。

    本来我也没在意,但是没想到我说的这句话还有意外收获。

    “哎呦,不是我知道的多。就咱这厂子,在几年前就闹过鬼,还闹得挺凶的,死了好几个人呢。”老大爷说。

    蔡鹏听到老大爷说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我一眼就看出了他内心的焦躁不安。

    我多想在这个时候跟他再强调一遍,这周围一个鬼魂都没有。

    但这个时候我却不想跟他扯那么多。

    因为我注意到了一个问题,这老大爷说,几年前这里闹鬼,还闹得挺凶的,可先在这里是一个鬼魂都没有啊,难不成当初发生了点什么事情?

    “大爷,那后来呢?”我忍不住问。

    “后来?后来厂长一看,这样下去不是什么办法,就光是死人都赔不起这个钱。然后就花大价钱请了个先生,来这里作了个法。后来这里才没闹鬼了。我看小鹏遇到这事挺邪乎的,胳膊还摔断了,我就寻思着是不是让他也找个先生看看。”这老大爷说。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才算是明白点了,可是我在这个时候却是愣住了,不对啊!

    就算是做法了,不也应该只是驱赶走那个闹市的鬼魂吗?

    这做的是什么法?怎么这么邪乎呢?几年前做的法到今天了都没有鬼魂。

    再说了,蔡鹏遇到的应该就是鬼魂,可是我为什么一个鬼魂没有看到?

    难不成是我来的时候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