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光辉事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头的举动不像是讲述他的光辉事迹,反而更像是要摆开架势说书的一样。

    但是我在这个时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显然这老头是不喜欢的。

    “一边去,你还真把我当成说书的了?花生就别弄了,一会直接弄点茶水就可以了。”老头说。

    我连忙答应,这样子虽然不像是说书的,但是这样的模样也是像极了大茶园。

    我给老头冲好了茶叶,这次倒是没冲地府的特产,这次老头让我随便冲了点茶叶应付应付就可以了。

    “要说我当初的事迹,那可是数不胜数。有力擒妖怪的,有说风说水的,还有帮人过阴的,老多了,你想听什么?”老头问我。

    我想了想,寻思着,这力擒妖怪的估计怎么着也跟那个厂子里的事情有点关系吧?

    我跟那个老头说,就这个了。

    那老头润了润嗓子,随后开始讲述了起来。

    话说当时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发生这件事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城里面。而是在农村,按照老头的话来说,他当时就是自己闲得无聊出去旅游了,结果误打误撞就进到了一个村子里头。

    这村子里与外界也没有什么联系,可以说这里算一个特别偏远的地方,老头给我讲的时候特别用了鸟不拉屎这个词。

    看不出来这老头年轻时候还是一个驴友呢,并且他说那个村子的时候我想到了之前我们去宛家岗的时候,那个村子也挺闭塞的。给老头评价的话估摸着也是鸟不拉屎的地方。

    然后老头在这村子里本来就想着休息一阵就走的,但是赶上连天的暴雨,所以在这村子就住下了。这村子虽然闭塞,但是对那老头还是挺好的。

    然后就在下暴雨的这几天里,村子里发生了一件很特殊的事情,那就是村子里的一位老人去世了。虽然有人去世并不算什么特别的事情,但是这老人死的时候却不是那么简单。

    因为在停尸的那几天里串了气儿了。

    什么是串了气儿呢,就是说在停尸的那几天里被猫啊狗啊从身上跨了过去。这才造成了这个现象,说的再明白一点就是俗称的诈尸。

    但是这串了气之后不会马上发生,而是得在下葬几天后才会显示出来。

    但村里的人估计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可老头是什么人呀,他一眼就看出了问题。并且跟村里人说了。而且还在下葬那天进行了一些阻拦。

    这下子村里的人不干了,本来都讲究一个入土为安。可是老头却不让人家下葬。这不是没事找抽吗?而且在下暴雨的那几天村子里的人还对老头挺好的,这时候老头的行为显然得不到人家的理解。

    这帮村子里的人也不去理会老头,就匆匆的下葬了。这老头也是闲得无聊,在晚上的时候就去了墓地要把这尸体处理一下。

    这样的尸体所能造成的影响不可谓不大,最著名的就是东北哈尔滨发生的猫老太太事件了。

    这老头去了墓地还没等他干什么呢就被一帮村民围住了,别看老头挺厉害的,但是在面对这么多村民的时候还是怂了。

    他放弃了对这帮村民的劝说,本想着就这样走。但是自己仔细想想,前两天在这里吃人家的住人家的也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他就在村里周边搭了个帐篷住了下来。

    就等着那个尸体发生尸变。

    这一等就是好几天。村里的人早就把尸体那回事忘了,但是老头不能忘呀。

    老头就这么等,等啊等,终于等到了那个尸体发生尸变。

    然后就在那天夜里,这尸体竟然从自己的坟里爬了出来。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那个情景。村子里的人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反正他们也看不到,但是,这老头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啊。但是这时候直接处理掉估计又得背上个盗窃尸体的名头。

    老头这时候只能干着急。

    这尸体爬出来之后并没有别的地方,而是直接回家了。那家人刚一开门差点吓个半死。可这尸体还说话了,跟这家人说自己没死。

    这家人又惊又喜。所以也就没放在心上,自家的老人又活回来了自然是高兴万分,这件事情也就在村里传了开来。

    这老人在村子里平常的行动也没有什么异常,就跟活着的时候一模一样。但是这老头此时在干什么呢?他没干什么,在那里掐指算着呢。没算别的东西,一直在算着那个家伙的日子。

    终于这老头觉得时候差不多了,在这个时候他走到了村子里。找人家说这个老人的问题。人家自然是不能信啊,这老头也有办法,就问他自家养的鸡有没有丢的迹象。这家人回想了一下还真的有,不过是这一家,还有周围的邻居,都发生了这个情况。

    这时候那那老人在家里正呼呼大睡呢。但是这只是家里人以为的。

    当老头让他们打开这个老人的房间时,他的家人都不知道此时房间里正发生着什么。

    门一开,一地零乱的鸡毛说明了眼前的一切。

    在白天农村的人基本上都出去忙活去了,所以这么长时间了也没人发现老人的异常。

    这老人此刻一般的脸都长起了毛,正抱着一只鸡吸血呢。

    老头跟我说,这时候还是发现的早,只吸家畜的血,到时候再发展到后面吸的就是人血了。

    再然后的话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之后老头就扮演了一个燕赤霞的角色。这个妖物他自然是除去了,可是其中的细节我就不能认同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他跟说书一样。太过玄幻了。在他的讲述中他就差飞起来了。

    “陈叔,你这就讲完了?”我对着老头说。

    他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还喝了一口茶来润嗓子。

    别看他讲了这么多,但是对我一点用都没有。我要是真想故事还用他来讲?我去找点张震讲鬼故事的东西不比他讲的好?

    “额陈叔啊,您既然这么厉害。有没有在附近降妖除魔的经历?”我问道。

    老头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我要表达什么。

    我在这时候稍微提及了一下那个厂子。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那老头在听到那个厂子名字的时候却是突然变了一个脸。那速度简直就跟胡依依变脸的速度一样。

    “别提那个厂子。”老头历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