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过年的谈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是我最美好的一个想法,那个一直找发卡的小女孩虽然我并不觉得她有什么威胁,但是猛然间吓你一跳还是挺不爽的。最关键的是我怕她一直缠着蔡鹏。

    不过她最多也就是吓唬一下蔡鹏,(蔡鹏胳膊的事情我还不太知道其具体原因)这样的情况我做什么的话好像也不是特别合适。第一,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东西。第二哪怕我凭借着难离的威能把她给整死了,那不就成了一种变相的仗势欺人了吗?人家也没犯什么死罪,她不至死的她要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消失了那才恐怖。

    最让我好奇的事情就是老头当初是怎么让那个厂子周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这菜今天做的好吃吗?”我说完之后就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当菜进入到我的嘴里里我才发现今天的老头果然是么有说什么瞎话。这饭菜却是不错。

    老头一直在吃着东西,闲得无聊就和我交谈起来了。

    “小郁呀,马上就要过年了,你什么时候回去?”老头问。

    我想了想,随后说道,“马上了,票都买好了。”

    “嗯,过年了回去跟家里人好好坐坐。过个团圆年挺好的。”老头说。

    不知道为什么,这老头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竟然感觉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心酸。我甚至都以为这是一种幻觉呢。

    “那,陈叔你呢?你怎么过年呀?”我问。

    老头好像是被水呛了一下,随后说道。“我还能在哪儿,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过呗。”

    我愣了下。

    “陈叔你不是还有女儿吗?怎么不到一块过年?”我不解的问。

    “屁,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时候你再过去眼巴巴的跟人家吃饭?我的脑子还没到那么蠢的地步。”老头说。

    我尴尬的笑了笑。

    就在这个时候我却是想到了一个更加尴尬的事情,

    “对了陈叔,有件事情我觉得我还是跟你说明白的好。”我说。

    老头一看,先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随后说道。

    “什么事?”

    “就是那个什么,之前的时候咱们不是说了吗?晚上我来看店,但是这快过年了,我马上就要回去了,所以这店………”我这样缓缓的说道。

    老头的反应倒是挺快速的。

    “我还说是什么事呢,就这个事啊。没问题。你不用管了,过年这几天我都在,只是到时候你的工资估计会少一点了。”老头说。

    “那是那是。”我说。

    我在这里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这马上就要过年了。那些在除夕夜还在工作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就为了那几天的工资吗?有这段时间直接回去陪陪家里人多高。

    “陈叔。你以前过年的时候是怎么过的?”我问。因为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有些同情他了。过年的时候周边就自己一个人,这样的痛苦估计我是体验不到了,但是我在这个时候特别想知道当初老头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原本以为自己戳到了老头子的痛处,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老头子却是很淡然。

    “怎么过得?”老头先是反问了我一句。

    我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老头像是稍微回忆了一下。

    “挺好的呀,挺滋润的,自己整几个菜,然后往那边一坐。像看春晚就看一看,不想看的话就听听相声什么的。别人过年看起来都挺忙的,但我可闲了,都找不到事儿做。”老头说。

    我汗颜了。

    怎么我听他这么一说,反而不觉得他的生活艰苦了。我怎么觉得生活艰苦的就是我了呢?

    我叹了一口气。

    老头笑了笑。“是不是觉得我过年应该挺悲惨的?一个人坐着,然后家里也没有温度什么的。”老头说。

    我刚才心里还确实有一瞬间是这么想的。

    “嗯,是,哈哈。”我试图用笑声来掩盖尴尬。

    “行了。你要是觉得我这边惨的话,那旁边卖狗肉的那家伙还不活了。”老头说。

    “额,王………”我低声念着。

    “就是他。一过年的时候他家门口就站着一排排狗。”他说。

    我愣了。

    “他家的狗们就这么聪明?”我不解的问。

    老头在这个时候却是嗤之以鼻。

    “聪明个屁。你以为那些狗是活物呢?其实都是在这一年里他弄死的狗。过年了来找他讨债来了。”老头说。

    “讨债?讨什么!”我问。

    “讨的就是命债啊。”老头说。

    “这帮狗的魂魄怎么讨?”我不解的问。

    “那就不是我们该想的事情了。”老头说。

    我交了点头表示同意了老头的说法。

    “陈叔,你要不要看一下我的票?”我对老头说。

    “看什么票?干什么?”老头扭过头来问我。

    “您看一下我什么时候走呀。”我说。

    “你自己定吧。把屋子里收拾一下。”老头立马说道。

    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老头说的这个意思。他这是完全不把我放在心上,好像我真的是腊月三十打得兔子,有我没我照样过年似得。

    咳咳扯远了。

    “那,陈叔我要走的时候跟你再联系一下,可以吧。”我说。

    老头点了点头。

    我在这个时候其实很佩服他。谁知道老头晚上是几点睡觉的,忙活一晚上,白天的时候照样在玩斗地主,我都有些犹豫了,这样是不是应该给老头发一份大奖。

    叫做敬业奖,这就是来奖励老头辛苦斗地主的贡献。

    当然这只是在开玩笑。

    “小郁。你说的那个东西,倒是没有别的什么,但她也不会害人。所以你就不用管别的东西了。”老头说道这里的时候我在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啊?”

    老头怎么这时候松口了?

    “别的东西?那是什么?”我不解的问。老头没有说话我看了他一眼,然后立马就把自己的嘴捂上了。

    “行了,别自己瞎想了。在那个厂子旁边,有一个风水局,就因为那个风水局才做的改变。我这么说你能听明白吗?”老头说。老头这么一说,我心里之前的那种疑问可以说是化解了好多。

    我只希望那个家伙不会去缠着蔡鹏,也别来找我。不说别的就是吓我一跳都不是什么很好的体验。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才算是回到了家里。路上先让蔡鹏小心点。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还可以去帮他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