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发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又一次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回到家以后才知道这种不经意的日子过得有多快。

    昨天我都感觉跟没有过一样。结果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小郁,你吃不吃你姥姥给你炸的那点零嘴?”我还没起床呢老爹的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过来。

    “不吃,你们吃吧。”我无奈的说道。

    我记得从小的时候就是这样,我爸跟我都喜欢吃零嘴。尤其是我姥姥炸的,所以每次我姥姥给我单独炸出来的零嘴都是我和我爸一块分享的。

    这么早我爸就问我这个,今天我却不像昨天那样了。昨天的时候虽然我还可以起的很早,但是今天就算了吧。屋子的和被窝的暖和已经把我起床的念头牢牢的捏住了。

    到这个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看待这个奇妙的问题,就这么一天的时间我就变得这么懒惰了?

    没错,是的。

    我在内心安慰自己。

    我再起来的时候都不知道是几点了。

    早饭吃完之后,我家门口却是来了一个人。这人整是我的发小,虽然平日里不怎么联系,但是我们的关系却是摆在那里。昨天的时候我没有出门,但是发小也知道我回来了。今天这个时候他下来我就觉得挺不错了,至少说明他还知道下来看看我。

    我喜欢吃瓜子,所以在我的房间里老妈给我放了很多的瓜子。发小别的东西也给干,就跟着我在这里看电影了。

    别的东西也不需要我们做啊。

    “你这回来一趟也不出去转转,就在这家里待着有什么好玩的。”发小对我说。

    “这几天不是下雪了嘛,出去也没啥好玩的。还不如在家里待着看电影呢,要是你选得话你是选哪个?”我无奈的说道。

    发小一天我这么说,顿时就觉得我说的挺有道理,所以他也就不说话了。

    本来这电影有很多我都是看过的了但是经典就是经典。这电影我看了这么长时间愣是没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但是发小这边却不一样了,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呢,自从他进来之后就不停的挠着自己的脖子。

    我有些看不下去了,反正他一进来就在一边挠着自己的脖子,我都觉得够闹心了。

    “你干嘛呢?自己脖子上长痱子了?”我无奈的说道。

    但发小才不管我这个呢。

    “你才长痱子了呢。我这脖子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老是觉得挺痒的。”发道。

    我愣了愣,这家伙脖子怎么了。我不禁还挺好奇的。

    “来你过来,我给你看看。”我说。

    发小想都没想就把脖子给我伸过来了,我这一看不要紧,谁曾想我这看了一眼竟然看出了不一样的东西来。

    他的脖子看上去挺正常的,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他脖子上好像还有点其他的东西。我本来还没往其他方面想,但是我仔细辨别了之后就感觉发小脖子上的那些东西像是旁的什么东西挠的似得。

    “你被啥东西挠过了?”我问道。

    可是发小在这个时候却是连忙摇了摇头。

    “被啥挠了?这天气你说我能被啥挠呀?再说了,我脖子上真的有旁的东西?你给我照个照片看看。”发小对我说道。

    我按照发小的吩咐给他的脖子拍了一张照片。但是我看着手机上的照片有些发愣。这照片很清楚,但是上面却是丝毫没有我看到的那些被抓出来的抓痕。

    发小脖子上出现的那些抓痕不是正常的东西整出来的。一定出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你这怎么还瞎说呢。有什么东西了?这不是好好的吗?”发小看到我手机上的照片之后楞楞的说道。

    我也很无奈,但是他现在的这种状态我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或者说自己之前干了什么。

    “我可没有跟你瞎说,你快老实点说吧。不然你这脖子得痒一辈子,”我无奈的说。

    “我靠你说话怎么这么吓人呢?”发小估计是听到了我说如果不交代自己估计也得痒一辈子。

    “赶快说说吧,最近碰到什么东西,或者是做了什么自己平常不会做的事情。”我说。

    发小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不相信我了。

    “李郁,你丫的以前不是这样的,这次回来怎么变了那么多?”发小楞楞的说道。

    “咳咳,说实话吧。我其实是一名阴阳先生。”

    我笑着说。

    但是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在这时候却是愣了挺长时间。

    可随后就是一阵很爽朗的笑声传来了。

    “你的想象力真够丰富的。要不是我这脖子疼,我估计你都给我规划到银河系去了。”发小开玩笑的说。

    “别开玩笑了,认真点。”我对着他又说了一句。

    发小一看我这个态度,所以他就在这个情况下安静了下来。

    “你刚才说你是阴阳先生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发小问我。

    我在这个时候只好点了点头。

    “你可别开玩笑了。咱俩可以说是光屁股长大了,你跟我说这些。”发。

    我原本是不想和他做更多解释。但是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我的那根神经搭错了,就把我之前在那边发生过的一些事情告诉了他。

    随后发小沉浸了下来。

    过了一会后,发道。

    “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他难以置信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其实刚才我说的那些东西也就是稍微说了一点皮毛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发小还在一边笑,显然他不把我刚才说的放在心上。

    我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这事情又不是什么特别争光的事情,思来想去的还是算了吧。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不理解也就不理解吧。

    可是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在这个时候他还是得告诉我,我刚才问他的东西。

    他脖子上确实有些看不到的抓痕。我估摸着正是这种划痕才让发小这么痒的。

    “你就不用想着被什么抓到过了,反正你现在想也是什么都想不明白。你就说说你最近这段时间里干什么了?就比如说一般人都不会去干的事情。”我想了想之后说。

    “你说的越来越邪乎了。最近,最近干的事情?我回来之后把一个耗子洞给拆了。这算不算?”发小搁在这里想了半天了终于是想到了一个特殊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