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无常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点了点头。

    “好吧,多谢二位的提醒了。”我在这个时候抱了抱拳。

    并且我在这个时候也放下了之前的那种紧张感。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也不像是之前那么慌乱了。

    “小兄弟,你这是喝了些酒呀?”白无常刚才就看出来了,只是一直没说而已。

    我摸了摸脑袋,“这不是刚回来嘛,喝了点喝了点。”笑着说。

    “这是地府盛产的茶叶,拿回去泡一泡,喝了以后这酒就解了。”白无常递给我一小盒东西。

    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老头哪里经常预备着的茶叶。我一愣,怎么这两位随时备着这茶叶呀,就跟提前知道我要喝酒似得。

    虽然想不太明白,但是我在这个时候也就把茶叶收下了。这茶叶还真的是好东西。

    经过刚才的谈话我才明白,这二位并不是要找我麻烦的。后来我才知道,看到阴兵过路会死的那群人本身就是寿命了结的,说白了就是快死的人,所以看过之后不明不白的死了也算正常。至于我这样本身就能看到这种东西的人自然是不算在其中的。

    “二位,来这里有何贵干呐。”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他们后面站着那一堆人,额不,是那一堆鬼。

    黑无常此时已经不打算说话了,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

    “我二人来此一是为了明天做准备,二是查探一下有没有什么漏网之鱼。”白无常说。

    他说的第一点我不太明白,但这第二点我很清楚。他说的漏网之鱼不就是那些没有被鬼差带到地府的鬼魂吗?不用想了,这种鬼魂太多了。

    而且我看他们身后站着的那些鬼魂估摸着就是他们抓到的。

    “为了明天做准备?啥意思?”我不解的问。

    “每年过年的时候会放一些没有罪过且没有投胎的鬼魂回阳间看看。所以我二人先做好准备。”白无常说。

    白无常这么一说我也算是明白了他说的东西。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这种习俗。在我家这边,每年过年的时候,都要放炮仗。可能有人说了,过年谁家不放炮仗呀?

    但这炮仗分两次放,第一次放是在吃年夜饭之前,有个说法,叫做“接祖宗”。白无常他们说的应该就是这个。

    而另一个就是在十二点的时候放的,那个就是新年放的第一个炮仗了。

    这时候我也算是明白了,每年有那么多家庭放炮仗“接祖宗”。但是并不是说每一个家庭都能如愿接到的。

    过年讲究什么?不就是一个团圆吗?所以这个习俗可能就是体现这个美好的愿望吧。

    不过真正能回到自己家中的估摸着也没几个。毕竟这条件有点苛刻。试想一下,现在又不是乱世,这太平盛世的谁不想投个好胎?所以投胎的多了,这过年能接到祖宗的也就是少了。

    我琢磨了一下,这二位是来这里收尾的呀。这明天就要过年了。看来他们是想趁着这最后一天的时间捞点什么功绩吧。

    就是不知道阿荼给不给他们发年终奖。而且我也挺好奇的,他们的年终奖会是什么呢?说真的我挺好奇的。

    “二位工作辛苦了。”我在这时候跟这二位说道。

    他们二位笑了笑。但是虽然说他们在笑,可是他们的笑比哭还难看呢,皮笑肉不笑的。看的我有点心烦。可是我还不好意思表现出来,这时候就别提有多难受了。反正就是特别难受的哪一种。

    黑白无常属于十大阴帅,但是即使是这么高的地位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也是鬼差。

    而他们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拘魂了,俗话说的好,阎王叫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

    不过话说是挺狠,但是也得有人来具体实施呀。这些鬼差就是干这个的,只不过黑白无常的工作稍微高级一些。

    如果是有一些实力强大,且不愿意走的魂魄才由黑白无常出马。不过人这么多总有疏忽的时候,不然的话也就没有老头那个开铺子的什么事了。

    鬼魂要是真的能抓完这世界上还有阴阳先生这个行当吗?虽然我不算是什么正统的,但是好歹咱现在也是顶着这个名头来吃饭的。

    “二位,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我那兄弟还在那边躺着呢。”我用手指了指。

    那边的强子还是处于昏睡之中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白无常看了一眼,“嗯,也好。我们二人也要走了。不过你可别忘记,阿荼大人过一段时间要来找你。”

    我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他们二人拿起了手中的东西,往前面一挥,那些鬼魂就跟着他们走了。每个鬼魂都用绳子绑到了一起。在鬼魂的脚上也被挂上了铃铛,这一行动起来还挺好听的。

    他们渐渐的朝着西边走去了,我远远的看了一眼。直到他们走出去挺长一截我才扶起了强子。

    刚才虽说看见黑白无常的时候酒醒了不少,但也不算完全清醒。

    我扶着强子回到了他家。看他躺下之后我也回家了。

    回家之后第一件事我就是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叶。这茶叶我本来也想给强子喝的,但是我随后想了想还是算了。

    毕竟这茶叶泡起来之后还会散发出光彩来,强子一看还不得问我呀。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里把茶叶喝完吧。

    这茶叶我喝了不少,要说清醒我早就清醒了过来。

    但是我在这个时候也不是想别的,而是一直在思考阿荼的事情。她为啥要来阳间找我呢?她不可能是闲的无聊呀。

    而且我们两个人虽说是认识,但她的身份跟我差距也挺大的,为啥要来找我呢?

    就这一个问题我都怎么也思考不明白,翻来覆去的想了很多。

    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头,屋子里照常是挺暖和的。

    今天晚上遇到这两个无常就已经让我挺头疼的了,但是他们说阿荼要来,这个消息让我更加头疼。

    这两个无常都差点给我吓尿了。

    就在我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事情,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但是仅仅是响了一下。

    我一看,打电话的人居然是胡依依。

    她家有信号了?

    我回来也睡不着,索性跟她聊聊天也好。

    胡依依挂断了电话之后直接在微信上给我发起了视屏请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