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老头来电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原本吃完了早饭之后我就不打算乱跑了,在家里安安静静的看会电视也好,可就在我这样打算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把我原本的安排全给弄乱了。

    “喂?陈叔过年好啊。”我接起电话之后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不过天知道给这个老头拜年有没有红包。

    电话那头的老头在听完之后显得无动于衷,看来红包的事情我就不用想了。

    “嗯,小郁。我现在要跟你说个事情,我虽然不确定但是我还是想提醒你一下。”今天那老头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严肃。

    “嗯?怎么了,陈叔你说。”我这边挺疑惑的,这大年初一的,整的这么严肃干什么?

    “你在前些天的时候是不是接触过一个鬼仆?”老头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挺严厉的。

    “啊?陈叔你说什么?鬼仆?那是什么?”听老头的问题却让我更加疑惑了。

    “那我就换一个说法,你前两天的时候是不是遇见了一个穿着白羽绒服,黑裤子的女的,并且还分不清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老头说。

    老头这么一说还真的给我吓了一跳。

    没错呀,这老头说的完全正确。不过他是怎么知道我遇见这个东西的?

    “陈叔?你是怎么知道我遇见这个东西的?”我大惑不解的问。

    难不成这老头已经见过那个东西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哼,就你那点事儿,我当然是清楚了。那个东西就是鬼仆,但是我跟你说,那个东西好像找你去了,你可千万小心点,别让这东西给暗算了。”老头在那边说。

    我一皱眉。

    “陈叔,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那东西虽然挺吓唬人的,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实力吧?她还能暗算到我?”我说。

    没想到我说完这句话就被老头狠狠的训斥了一番。

    “屁!那东西就是受人控制的,虽然没有傀儡那么彻底,但这东西还是别人的工具罢了,我现在去不了你那边,所以这几天给我打起精神来,小心那东西。”老头说道。

    “啥?受人控制的?啥意思?”我问。

    “就是字面意思,据我的消息,那个你接触过的鬼仆已经去找你了。你可别被这东西给暗算了。”老头仔细的教育着我。

    我愣了愣。

    别来找我呀,但是这东西要怎么来找我?难不成它也花钱坐的高铁回来的?总不会是它一路走过来的吧?就算是鬼走这么久的路也真是够难为情了。

    而且吧,这鬼仆路上就不怕被其他的同行给收拾了吗?怎么这么头铁呢?这是要生生往上撞呀这是。

    “陈叔,你也没告诉我这鬼仆究竟是什么东西呀?”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这鬼仆究竟是什么东西。

    “一种人为控制的鬼魂,我这么说的话你听懂了吗?”老头对我说。

    我在时候比较僵硬的点了点头,但是我却没把这东西放在心上,就算这是一个被人为控制的鬼魂又怎样?真真的鬼魂我都可以处理,这个被人控制的鬼魂又能泛起什么样的风浪来?

    “行了我知道了陈叔,这正月初一你给我打电话就为了说这个呀?”我说道。

    “你给我小心点,把你那脑子弄出来好好想一想,这是被人给控制的东西。但是这东西既然去找你了,你还能这样吗?”老头就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

    这下子就跟胡依依似得,看透了我的心理,这让我很不舒服。就跟自己的**被别人发现的一样。

    “那,行,陈叔我知道了。那个东西走到哪里了?”我问。

    “我知道个屁,或许已经到了,也或许那东西还没有出发。总之我给你电话是叫你提高一下警惕,不然被那东西弄死了,哭都没地方。明白了吧?”老头说。

    我僵硬的点了点头,并且咽了一口唾沫。老头说的这个消息也太吓人了。

    如果这要是真的,那我之前在那边的林子里是在跟谁在打斗?老头说的也太恐怖了。

    难不成当初跟我在一块的那个家伙是受人控制的?这也就解释了之前发生的那些奇怪的事情。

    “陈叔,这东西怎么去分辨?”我皱着眉头问。

    “分辨?我上哪儿给你找去?反正的记住,那东西第一次出现以后穿着的是什么衣服那他的另一次出现穿的也是差不多的东西。”老头在哪里简单的说。

    没错,这个老头说的是简单了,但是我在这个时候该怎么办?这他大爷的才刚刚初一。后面还有好几天呢,我可不想在这边被那个东西给给吓倒。

    “陈叔,你还有什么东西要跟我说的?”我问道。

    我问到。

    我在这个时候倒不是怕那东西给我整得多害怕,而是我在大年初一的时候就一直在想着这个事情,所以这样的情况可想而知。

    我今年的运气怕是要消散挺长时间了,就因为陈叔在今天早上就跟我一直扯这么晦气的事情,

    让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行了,你最近留意一下就行了。”老头连忙说道。

    我现在觉得自己已经挺不容易的了。

    “行了陈叔我已经知道了,这几天我会留意一下的。”我对着老头说道。

    但是这个时候的老头已经不跟你讲什么多余的东西了。他直接挂断了电话,速度之快差点都没让我反应过来。

    不过这个时候既然已经变成现在这个情况了,所以我也不打算去多想什么了。

    这东西按照老头的说法是被人给控制的,但是我却没有一点头绪。

    这东西要是真的是这个情况的话,那我们之前想干什么,干就完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冲劲。

    老头说那个东西不是傀儡,而是鬼仆。那老头给我整得有些难受,一会傀儡的一会鬼仆的,究竟是什么情况这是?

    看来今年过年的这几天还不能好好的度过了。我有的时候真的想把那些东西给整出来。不管这个来的家伙是什么,我都要给她整到外面去。

    平常的时候也就算了,以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但是这个家伙还给我找上来了。如果我没看到也就算了,但是既然让看见了我就一定要想个办法把这边的东西给整完。

    不然的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潜力究竟在哪里。

    我晃动了一下难离,随时准备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