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太真实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头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却是很意外,但是我还是得相信老头。哪怕那个什么鬼仆来这里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退一万步来说,那个东西来找我干什么?总不可能来整死我的吧?

    可是之前的时候已经做过测试了,这个东西跟我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我觉得我可以很轻松的她解决。

    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值得我去防备的地方呢?

    我现在考虑不清楚,但是哪怕我考虑不清楚我也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既然她是由别人控制的,那么这个人控制着一个我可以打得过的鬼仆过来目的一定不简单。或者说,这是那个人示好的表现?

    我的心里五味陈杂,把符咒画的差不多之后我就还是考虑起这些事情来。渐渐的我发现,现在自己考虑问题的方式好像跟之前不太一样了,但是具体是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好。

    就是觉得以前看问题只是从一种片面角度,这个时候看问题就是以全局的角度来看了。

    首先我都不知道哪个东西找我是为了什么,总不能看见我比较好欺负就把我给宰了吧?我看起来好欺负吗?好欺负吗?

    我在自己的内心不停的问着自己这个问题,但是这样的询问之前也做过很多次了,基本上就是没有任何结果,没有任何意义的。

    因为我自己既然能提出这个问题,那就说明这问题在我心中已经成了一种困惑。我要是能回答的了自己的问题就真的是太神奇了。

    我看着窗外,远处的一颗老歪脖子树上还残留着不少积雪。这个时候我觉得我只要过去稍微碰一碰它就落下来。我的心情就跟老歪脖子树上的积雪一样,稍微触碰一下的话估计就变得跟糟糕了。

    老头这家伙也不说清楚,当我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手里居然也没有声音了。这情况比胡依依那边还要真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具体评价这个事情了。

    他们的手机就好像是摆设一样,我都懒得说。

    今天本来就都没有什么活动,再加上老头给我打过来的这个电话,让我更是没有任何出去的打算了。

    我这个时候再出去浪就属于脑残了。这时候在家里躲着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出去,不可能,不存在的。

    我利用刚才我画出来的那些符咒在家里布置了好几个阵法。但是这些阵法究竟有没有用我就不知道了。

    毕竟那个东西我又没有在真正意义上跟她交手过。所以到时候她要是有什么让我做不出应对的东西我觉得也是正常的。

    所以这时候多做些准备总是好的,防患于未然嘛。

    哪怕到时候我没有办法去对付她也能给她造成很大的麻烦吧。毕竟我又没有胡依依她们整出来的那种结界,所以我这时候更害怕的就是我出去到了很多的地方时,那个东西突然出现。

    你说我在这个时候是对付她呢,还是不对付她呢?对付她把怕伤到无辜的路人,但是要是不对付她吧,又怕她伤到旁边的路人。虽然这样对路人挺不公平的,(怎么不论那种结果倒霉的都是他呢)但是我还是决定这个家伙一出现我就得给她收拾了,不然给我造成的麻烦也太大了一些。我都没有办法去解决了。

    这时候我感觉保护家庭的责任就重重的落在了我的身上,越是这么想我越觉得这身上的责任越大了。而且不论怎么我都觉得自己有很多的漏洞。

    那个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过来。我在这个时候已经等待了很长时间了。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了一个事情,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呀。这么下去还不得抓到贼呢,自己的神经就已经奔溃了。

    现在的我就感觉是这么一个情况。你说这个老头,虽然说他提醒我了,我是应该给感谢他,但是他这一个电话打过来以后我连睡觉的**都没有,连这个年都过得不舒服。

    你说我在这个时候到底是应该谢他还是应该骂他呢?

    算了,这是一比糊涂账,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算了。

    这时候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待着吧。

    说不定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来,完全是看她的心情。天知道她的心里是在想着什么,或者说是她背后那个人的心里是在想着什么。

    这些东西我如果真的能了解一下的话就好了,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只能是如果,我哪儿会胡依依那样的读心术呀。再说了,现在的我要是能了解那个家伙心中的想法,就不是普通的心术了,而是隔空读心术。

    这个名字本身就已经很扯淡了,可以想象一下,当这个名字要形容的东西出现在你的面前时那有多么扯淡?

    我叹了一口气,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思考这个事情了。

    我觉得我现在要是能把这个事情考虑明白了,就已经足够厉害了。

    不知道大家哪里的习俗是什么样子的,反正在我们这边初一的时候来走亲戚的基本上没有。但是你说巧不巧在这个时候突然我家的院子里就走进来的了几个人。这几个人看起来咋咋呼呼的,嘴里的语言也不友好。

    我楞楞的看着院子里的几个人,这几个人都快要被我看傻了,别没有惊动了家里的任何人。

    这时候老爹正好端着一盘瓜子走动呢,别的位置也就不说了,正好从那几个人的身体中传了过去。

    我不禁一愣,看来这几个来到我的家东西还不是什么善茬呀。你想想人家那个正常的鬼魂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啊?

    稍微排除一下都知道是之前那个我遇见过的哪个东西。也就是之前老头跟我说的那个女鬼,那个鬼仆。

    但是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也就算了,这个气候就在我的目光之下。那个鬼仆从天而降,就直接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雕像之上。

    我一愣,这他大爷的也太真实了吧?刚才老头影响了我一次,还不够吗?

    这次来一个买一送一,我都不知道她在干嘛。

    这个时候那个鬼仆突然间看到了我,我现在有纳闷,那些之前出现的人肯定不是人,但是这个时候他们怎么还给这个东西抬轿子呢?

    那个东西不就是仆人吗?怎么把自己整的跟老爷似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