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假期结束
    a ,最快更新北方有妖来最新章节!

    我曾经在多少个夜晚不安的问自己,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的存在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多么希望可以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但是现实总是一次次的打我的脸。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哎,他大爷的,这假期怎么说结束就结束了。这人生的意义到底还能不能实现了,不要这么真实好不好。

    以前上学的时候就一直希望假期多一点。没想到上了班以后这个愿望还是一直陪伴着我。那老头给我放假之后竟然还给我算着工资,说的再简单一点就是带薪休假。

    老头这么做简直就是在考验我的意志力。这样的好单位我相信有的是人想来。咳咳,等我啥时候不在这里干活了我就把这个地方推荐给你们。我相信这个老头可能会好好的对你们的。

    我的高铁票是下午两点的。虽说很快就能到地方,但是毕竟是要离家。这来来回回的好几年了,老爹老妈还是不放心。他们两个人送我来到高铁站,本想着就这么送我进去就好,但是快要走到地方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却是一直看着我。

    说实话我被他们两个人看的有些呆住了。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他们两个人眼中那不舍的眼神。

    就在高铁站门口,虽然这里的天气变得暖和了不少,但还是有不少风的。就在我要转身离去的时候老妈还往我兜里塞了几百块钱。

    出门在外的不管你的工作有多好,或者说你的生活条件是怎样。你的父母一定是会担心的。有句话说的好,儿行千里母担忧。不管你走了多远,在心里一直牵挂着你的一定是你的父母。

    我挥手告别了父母。按照流程过安检,随后在候车厅里等候。

    这个时候我已经走到了车站里面,在这里已经看不到父母的身影了。想想这一年里经历的这些事情,实在是有些愧疚。跟这些鬼怪们打交道,这也就是他们不知道,要是他们知道的话,还指不定得担心成什么样子呢。

    所以这方面的事情我也就一直瞒着他们。

    我打开了我的包。以前的时候我出门不喜欢带包的,但是这个时候我总算是明白了带包有带包的好处。东西有一个地方可以安置,再也不用像之前那样丢三落四了。

    我往包里摸去的时候竟然在包的深处摸到了老妈偷偷给我塞进来的钱。

    这个时候,我没有多想什么,但是眼眶在这一瞬间就湿润了起来。我想要再往窗外看却发现这个时候已经看不到他们了。

    老妈怕我在外面受苦,几次三番的给我塞钱。我何尝不明白他们的良苦用心呢?

    我抹了抹眼睛,想要让眼睛尽量的干涸一点。同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论以后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不会让自己向之前那样狼狈不堪了。

    这高铁总算是到了。虽说这高铁坐上去挺舒服,挺快捷的。但是等待的这个过程可不能让我接受。

    总是感觉心里有猫爪子挠似得,弄得我十分的难受压抑。可是当我坐上去的时候这种感觉就会消失,但是在它开起来的时候这种感觉却又会出现。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一个人的症状。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我的位置是靠近窗户的那一侧。我还是很喜欢这个位置的。在这里我总觉得不是那么拥挤。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第一次乘坐高铁的时候,在车站里因为口渴所以想买两杯奶茶喝。我身上当时只有五十块钱,但是我觉得买两杯奶茶怎么也够吧。所以我就买了两杯,但是当我付钱的时候我才傻了眼。没错,这五十块钱却是够这两杯,但是也紧紧只是够这两杯,多余的一分钱都没有了。

    他大爷的,当时我来不敢买那种贵的,只买了那种在外面卖几块钱的奶茶。我奶茶都拿到手了,当然不好意思再退掉了。很何况人家给不给我退都是两回事。哎,谁叫当初的我社会经验少呢?

    所以经历了那次事件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在火车站里面买过东西。这些东西并不是咱买不起,而是这里面的东西的确是有点贵,都是平民老百姓的,谁闲的没事干会去花这个冤枉钱?

    而且我也不需要坐多长时间,只需要忍耐一下就够了。

    等到我该下车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看完了两部电影了。而且我还看了一部僵尸题材的电影。

    不知为何我在这个时候居然想到了我师叔。她是怎么回去的?总不可能是控制着那个鬼仆然后一路跳回去的吧?那也太煞风景了。或者说,他们也是坐高铁回去的?

    我思来想去还是否定了这些答案。

    下了车出了外面,先给家里人打了一个电话报平安。随后直接在外面打了一个车,这地方离我和胡依依住的并没有多远。直接打一个车回去就行。

    “喂?陈叔。”我接下来打通了老头的电话。先前的时候他在他女儿哪里过年。这个时候我都不知道他到底回来了没有。

    而且这个老头为老不尊。谁知道他有没有到一些少儿不宜的地方胡作非为。这时候我给他打电话都不知道有没有坏了他的性质。

    “喂???小郁啊。”老头那边的声音听起来醉醺醺的,就好像他喝了很多酒一样。

    “哇,陈叔你这是喝了多少酒?隔着电话我都能感觉到你那浑身的酒味。”我说道。

    “少,少来。我还,还能喝。干嘛?”老头说。

    我一听老头说话是这个调调,我果断的挂掉了电话。这家伙指不定喝了多少酒呢,这时候我要是能从他这里问出什么来也真是没谁了。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我干脆等他醒来了之后再找他吧。

    这时候赶紧去我们住的地方看看。

    出租车停到了楼底下。

    我上了楼拿着钥匙开了门,谁曾想一开门就被呛了一下。

    哇,这才几天没有住人就有这么多的灰尘了?我不安分的想着。

    今天晚上我还要往这里面睡呢,这么多灰尘我还怎么睡呀?

    没办法了,我只好把这里好好的打扫了一遍。

    我原本的衣服还是挺不错的,但是谁能想到经历了这一波大扫除之后我的衣服彻底的被灰尘给埋没了呢。

    得,今天假期就结束了。我还是好好工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