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隐藏起来的阵法
    a ,最快更新北方有妖来最新章节!

    婉怜此时就站在我这一边,这时候不论我这边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相信婉怜能够及时的出手。之前由苏白羽给我带来的那些压迫感顿时就消失不见了。

    “怨气?”婉怜看着苏白羽身上的这些东西顿时就陷入了沉思。

    “有,趣。这么多年的老妖物都出来了。”苏白羽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明显是从嘴里挤出来的。我能感觉到现在苏白羽说话的时候都有些痛苦,或者不能这么说。

    “你认得我?”婉怜说道。

    “我又怎么会不认得你?这么多,年了。你以为,能瞒过,所有人?”苏白羽说道。

    这时候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婉怜和苏白羽身上的这个东西好像认识,并且我从他们说的这些话中很明显的体会到了他们之间好像有一段恩怨。但是具体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我不需要瞒,你是妖邪所以你必须死!”婉怜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容置疑感觉,好像这一句话就已经判了这个家伙死刑。

    “我是不是妖邪,不重要。你,当初杀不了我,今天你也,做不到!”苏白羽的嘴中说出了这句话。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苏白羽说的,而是她身上的那个家伙说的,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整个人都觉得这个家伙似乎是我认识的某种东西,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

    婉怜停顿了一会,就在这个时候婉怜像是想起了什么。“我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只不过是当初跑出去的一个臭虫而已。”婉怜说。

    “我,不是!臭虫!”苏白羽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露出了一种特别凶残的模样,似乎她根本不想听到这两个字。

    婉怜的手中也不知道有了什么东西,这时候远远看去好像是一条黑色的丝带。这丝带搅动着周边的这些黑色煞气,看上去好像他们变成了一体。

    别看刚才苏白羽那边叫唤的挺凶的,但是这个时候这根黑色的丝带一被婉怜舞动起来苏白羽真个人都做出了一种十分警惕的举动。这些黑色的丝带被苏白羽躲了过去,但是哪怕这样也并没有影响到婉怜。

    婉怜的嘴角并没有什么旁的东西,好像出现了一抹我看不到的微笑。

    我十分怀疑自己是眼花了,不然的话婉怜这样一个人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笑容呢?这简直是太奇怪了。

    “若不是,这个,身体底子太差我现在又怎会怕你?”苏白羽的声音有些微弱,但是我敢肯定这不是她受伤了。

    “这个身体不是你的本体?那这俱身体又何尝是我的本体!”婉怜恶狠狠的说道。

    “哈哈哈哈!说得自己是名门正派,现在,还不是,使用这些妖邪的手段?”苏白羽一边退后一边用剑横扫着这些黑色的丝带。

    我相信这个时候只要是说有一个机会这个家伙就一定会抓住。我往后面退了退,我知道,这时候如果我被这个家伙给抓到的话那可就好了。拿我当人质不说,还有可能直接给我宰了,毕竟之前的时候这个家伙就是奔着杀了我的目标来的。这家伙万一是一个类似于影视剧中那些死士的存在呢?

    我不敢往下想,这时候我也不太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不知道苏白羽身上的这个东西为什么要杀我。

    “法术不论好坏。只看那些用的人是谁!”婉怜说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这时候我想给婉怜鼓个掌。

    这句话可是说出了我心中的想法,这样也是这样认为的。

    我站在了婉怜后面,只要婉怜没事那个家伙就一定能保得住我。哎,这个师叔可真是我的救星。

    这时候我也算是看出来了。婉怜完全是压着这个家伙打得,这时候那些黑色的丝带在不停的舞动着。苏白羽不说话,这时候她压根就没有说话的空间。

    突然苏白羽好像是看出了什么破绽,正要抽身往外面走呢,但是殊不知这是婉怜故意整出来的。

    苏白羽还没有动身就被婉怜给打了回来。

    “哼!”苏白羽闷哼一声好像对婉怜的这个做法十分的不屑。

    “为何要伤我师侄!”婉怜说道。

    这时候我听到之后整个人感觉特别的舒服,这时候终于是有一个体谅我的人。

    “你师侄?”苏白羽在这一瞬间整个脸上的表情就怪异了起来。

    “有何不可。”婉怜皱着眉头说道。

    “哈哈哈哈哈!你可知道他是谁?”苏白羽狠狠的说。整个脸上充满了一种叫做怨毒的情绪。

    我在一旁听的有些懵,我是谁?

    这还用问吗?我自己难道还不知道自己是谁?

    但是这家伙这么一说我整个人还开始紧张起来。这家伙一见我就想杀了我。

    我知道自己的身上藏着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实况啊。

    这个家伙看起来好像十分了解内情一样。

    难不成我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非要这样打死我?

    “我不管他是谁,哪怕就是当年的那个人,只要他是我师侄我就会护他周全。”婉怜说。

    我在这个时候突然注意到了婉怜口中的那句话。什么是当年的那个人?难不成当年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很特别的人?我暗自将这个东西记在了心里。

    “是非不分也妄称正派。”苏白羽用剑弦断了一截黑丝带。

    我一愣,这黑丝带难道给能被斩断?

    之前的时候我怎么感觉这黑丝带是无坚不摧的?就跟难离似得,这时候发生了眼前的这一幕还让我整个人都诧异了起来。

    “妖邪还敢这样这样说话?”婉怜说道。

    “你这兵刃也不像当年那么厉害了,你已经老了。何不早点离去?这样还能安度晚年,打打杀杀的事情你已经不适合了。”苏白羽出言嘲讽道。

    但这时候我竟然看到一个让我十分惊讶的东西。

    婉怜笑了。这时候的她竟然没有恼羞成怒。这个笑容究竟是一个什么意思?

    “你错了。”婉怜笑着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我好像从这边的正中央感受到了一个特别熟悉的东西。

    这好像,是阵法?

    “李郁,你看好了,这才是阵法!”婉怜声音不大,但是这句话在我心里却是如同一道惊雷。

    婉怜到底是什么时候布置下来的阵法?我根本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