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不死
    a ,最快更新北方有妖来最新章节!

    此时苏白羽身上的那些怨气已经消失殆尽了。我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去叫醒她,因为她在这个时候似乎是陷入了一种昏迷的状态,一般来说正常人进去昏迷状态的话直接直接打一巴掌就可以了。

    但是苏白羽这个时候的状态实在是有些奇怪。不论我怎么整她都不醒,婉怜一直在一旁看着。这时候她终于是开口了,“不知道这怨气在她身上存在了多长时间了,按照她的情况一时半会应该醒不过来了。”婉怜说道。

    我低着头沉思了挺长时间的。

    “师叔,我先把她抱进去吧。”我说道。

    婉怜点了点头。

    我将苏白羽抱了起来,她并没有多重,所以我这时候把她起来也并没有多少阻力。

    我将她放在了胡依依的房间里。好在我昨天晚上进行了打扫不然的话这个时候我还真的没办法把她放进来。

    我给她还上了被子,关上了门。随后就走了出来。

    此时婉怜正坐在沙发上,我其实挺奇怪的。婉怜这个时候操控的不是一个鬼仆吗?怎么她也会感觉到累呢?还一直在这里坐着。

    后来的时候我才明白了,这东西原来仅仅是一个习惯的问题。当你的一个习惯保持的够久,那么你有很大的可能是要一直执行这个习惯的。所以正常人在死去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保持自己生前的一些习惯。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闹鬼的事件经常可以听到死去的人在他之前活着的地方进行工作的问题。

    “师叔,已经把她放下了。”我看着婉怜说。

    对于今天的事情我是真的挺感激她的,今天她不管怎么说都是救了我一命。之前的时候可能对她这个师叔我甚至还有些不认同,但是这个时候我很明显的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嗯,这次的事件不是偶然事件。这么长时间里它们已经瞄上你了。”婉怜说。

    “它们?”

    “魔。”婉怜眼神平静的看了我一眼。

    我低下了头这个是牛我我不知道自己的心里究竟在想着些什么。我只知道这时候的我心里特别复杂,我脑子处于一种很凌乱的状态。那些魔我之前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并且我发现很多事件中都有这些所谓魔的身影。

    从之前第一次救苏白羽来看胡琴跟这些魔是有联系的。甚至胡琴在的那个地方就有那些魔的存在。

    还有穆诗诗。穆诗诗虽然只是那个女子的影子,但是她的实力甚至要比真正的鬼王强悍。从一个特别的方面来看,穆诗诗好像就是一种与怨气结合出来的产物一样,那个女子在死去的时候必然有很多的怨气,这些怨气去哪儿了我不知道。但是为什么偏偏知我她的影子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真的是我以前想象不到的地方。倒是不知道为啥这时候在婉怜面前我竟然可以想象到当初没有想到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而且当初穆诗诗事件的时候该出现了一个叫做沙魔的东西。

    “师叔,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整死我。”我特别委屈。我也没有去随便招惹别人啊。我作为一个良好的青年,当我好对这些事件的时候我还有没有任何经验的。

    特别是这些人的目地是要杀了我。

    “不需要你明白。”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怜说道。

    我一愣。

    “他们要杀我我还不需要明白是为什么?”我不解的说。

    “当然不需要。它们想要杀你,你把它们杀了就好了。”婉怜的语气平淡,但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在听到婉怜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感觉到了莫名其妙的阴冷。

    她说的是容易,但是让我去杀了它们谈何容易。

    不说我实力的事情,这随便打打杀杀的,不会犯法吗?

    “师叔,这,不犯法吗?”我脸色难看的说道。

    婉怜看了我一眼,这时候我竟然看到了婉怜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婉怜平常的时候是不经常笑的。这个时候她竟然笑了出来,难不成是我的这种想法把她给逗乐了?我

    “你杀它们为什么会犯法?”婉怜突然的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

    我一愣。

    “不犯法吗?”我说道。

    “它们本来就是不是人,再说了谁能证明它们的存在?”婉怜说道。

    我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不得不说这习惯的力量真的是太伟大了。我到现在这个时候还固守着他们也是人的观念。而且正常人谁能知道他们的存在?嗯?

    就算是那些知道了的也证明不了。或许它们在阳间有一些身份。但它们还要去跟我打官司对峙公堂不成?一个魔要跟一个驱魔的打官司,想想都觉得好笑。

    “师叔,我习惯了。”我尴尬的笑了笑。

    “没事,这些魔本来已经沉寂多年了,不知道为什么它们在这个时候又变得如此活跃。”婉怜说道。

    “师叔,你对这些东西很了解啊。”我说。

    婉怜点了点头,“这些东西跟我,还有你师父都算是老对手了。我们很想把它们除掉,但是却做不到。这些东西的生命力很顽强,无论你杀它们多少次,只要有怨气就可以活过来。”婉怜说。

    我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只要有怨气?并且这个时候我也联想到了刚才那个魔逃跑时候的样子,感觉似曾相识。

    那不就是之前黑魔死去时候的样子吗?难道之前的黑魔也是这样逃跑了?并不是真正的死亡?

    我越想这种可能性越大。

    “师叔,这魔是不是怎么样都杀不死?”我皱着眉头问。

    “嗯,魔只能封印,它们是杀不死的。”婉怜说。

    我顿时觉得好笑起来,既然那些魔是杀不死的,那婉怜之前的时候还告诉我要把这些魔给杀死。但是这不是杀不死吗?婉怜恐怕也只是通过那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情绪而已。

    “师叔,这么说起来。最一开始我们杀死的那个魔还会活过来?”我问道。

    婉怜点了点头。

    我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难道是之前的那个黑魔来报仇的?

    “那师叔,这些东西会在什么时候来找我?”我不安的说道。

    “不知道,任何时候都有可能,你最好做好准备吧。”婉怜说。

    不是吧?

    任何时候?这样的话我难不成要天天提心吊胆的?

    这种情况我想想都恐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