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御物
    a ,最快更新北方有妖来最新章节!

    “师叔我脑袋快要炸了。”我说。

    婉怜眉头一皱,似乎充满了一种不可违抗的威严。

    “区区这种小事都驾驭不住?真是丢人。”婉怜说。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简直连肺都要气炸了。你可真是我的好师叔啊,我可是被人追杀啊,这种日子我又没有过过,我哪里能受得了这种生活啊。

    “师叔,你要不赶紧教我点东西吧。我那个未谋面的师傅没有教给我多少东西啊。这样下去我怕你会失去我这个师侄。”我无奈的说道。

    我会的这点东西好像并不能阻挡那些魔来杀我。以后我总得生活吧?难不成我睡觉的时候也得时刻防备着?万一这些魔在我睡觉的时候给我抹了脖子怎么办?

    “师门道法最忌讳急躁,你这样的心态我没办法教。”婉怜说。

    “不急躁不急躁。师叔你随便教我一些就好了。”我连忙说道。

    婉怜不知为何叹了一口气,但是声音并不大。

    “你莫要说你师父没有教你多少东西,书上的内容你学会了多少?”婉怜说道。

    我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我感觉自己掌握的差不多之后就没有把那本古书当成一回事了。所以这才导致那些古书上的一些内容我没有真正的掌握。别的不说,古书上的那么多阵法我就没有掌握完全。

    这么一说我那个未谋面的师傅教了我不少东西反而是我没有好好的去学吗?

    “并没有掌握多少。”我不好意思的说。

    “算了,那些东西对于这些魔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你的思想应该并没有那么迂腐,所以我教给你的一些东西可能看上去并不是正派的东西,但是只要能起到作用就好。”婉怜先给我打了一剂预防针。

    这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肯定是欣然接受啊。啥叫正派啊,电视上得到的经验教训还少吗?那些看上去是正派的人有多少是龌龊的?反派的那些人也不一定全部都是邪恶的。

    这个想法我仅仅只是在自己心里想了想,但是之前的时候我已经说出了自己对于力量的看法,所以婉怜不管教我什么我都能接受。

    他大爷的,只要能对付那些想要杀了我的东西。

    “行,师叔。你是我师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才没有那么矫情呢。”我说道。

    婉怜点了点头,“嗯,你要有这种想法就好。”婉怜说。

    “那师叔,这,怎么教啊?”我尴尬的说。

    之前的时候我学那些东西完全是因为身边有一个胡依依,这种正是授课的方法我还没有见识过呢。

    “我当师叔的还有担心你这个当师侄的有什么好担心的?”婉怜说。

    我叹了一口气。这不是谁是师叔谁是师侄的事情。我总觉得这种东西应该是很神圣的。总得隆重的搞一个仪式才好吧?

    “今天我没有准备那些东西,所以今天就先教你一个最简单的东西吧。”婉怜说。

    婉怜这就是要打算教我东西了,我这么一想还是略微有些兴奋的。但是婉怜到底要教我什么呢?

    “师叔,我明白,做什么事情都得先打好基础。”我说。

    “嗯。那我就教你一些御物的方法吧。”婉怜说。

    我一愣,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脑海中顿时就浮现出了一种叫做御剑飞行的东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靠,这东西不是那些传说中剑仙才会的东西吗?而且刚才的时候婉怜还说了这事最简单的东西。

    那么复杂的东西是什么?

    “你在想些什么?”婉怜看到我的表情之询问道我。

    “师叔啊,这御物到后面是不是可以御剑飞行啊?”我问道。

    这时候我也不隐瞒了。

    婉怜一听先是愣了愣,随后说道,!“谁跟你说御物就是御剑飞行了?”婉怜说道。

    “啊?不可以吗?”我的心顿时就跌倒了谷底。刚才我听到她说这个东西的时候我是非常兴奋的。想到刚开始的时候和老头认识的时候他一口一个道友的叫着我。

    这时候要是我真的学会这些东西了,那可不就真的变成修道者了吗?

    “不是不行,而且几乎没有人做到。不要被那些传说给迷惑了。”婉怜说。

    额,好吧。虽然传说是传说,但是这也太……

    “那师叔说的御物是?”我开口询问道。

    “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就好了。”婉怜说道。

    虽然不一定能御剑飞行,但是按照那个意思来理解的话也未尝不可。我这么想到。

    御物,就是驾御万物的意思吗?

    我在心里想到。

    “你的法器何在?”婉怜问我。

    我的法器?难离从刚才的时候就落到了地上。我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去拿起来,真是该死!

    难离就在地上,但是之前的时候不是有一番打斗嘛,所以我也没有去注意,但是下一次的时候可不能这样了,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我将难离拾了起来。

    “在这里。”我起来放到了婉怜眼前。

    不知道为何,我好像发现婉怜在看到难离的时候眉头皱了皱。但是仅仅只有一瞬间,并没有多长时间。如果不是我细心我都怀疑是我自己看错了。

    “你能在一边操控它吗?”婉怜说道。

    我回想起了之前婉怜控制那些符咒的模样。那种就连御物吧?

    难离虽然有灵性,就好比之前的时候主动出来救我的那个表现。但是这毕竟不是自己开操控的。

    “不能。”我很诚实的说。

    “你试试。”婉怜有些不负责任的说。

    我听到婉怜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有些懵了,啥叫我试试吧?我这不是什么都不会吗?难不成这样的情况下都可以试?

    “师叔,你就别难为我了。好不好?我这什么都不会啊。”我说。

    婉怜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你会画符咒吗?既然你会画符咒那这御物也并没有多难。”婉怜说。

    “不是御物吗?怎么又跟符咒扯上关系了?”我十分的不解。但是在婉怜这边好像是十分正常的情况一样。

    “你画符咒的方法就可以运用到这上面。符咒需要阳气的配合。御物也是这个道理,需要通过阳气来御物。你只要把世间万物当成黄纸,你自身的阳气当做朱砂就好。”婉怜说。

    这下子,别看婉怜说的容易,但是这要做起来可真的很难了。

    怎么才能把世间万物当成是黄纸啊。我哪儿有那种想象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