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苏白羽醒来
    最快更新北方有妖来最新章节!

    婉怜看了我一眼。

    “你是个活人,怎么可能与阳气产生不了联系,就算是一个刚死的人都是有阳气存在的。你接收不到不代表不存在。”婉怜说道。

    “额,师叔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真的感觉不到。这该怎么办啊?”我不解的说。

    “多尝试几遍,不可能只试这么几次就成功的。”婉怜说。

    我点了点头,婉怜说的的确在理。

    这时候房间中突然出现了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我愣了愣,这声音难道是苏白羽醒过来了?这也太快了吧?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啊这是。

    “她醒了。”婉怜说道。

    这时候哪怕不用婉怜说我都知道了。

    我走到了门前,开了门。

    这时候苏白羽好像特别虚弱的躺在了床上。

    “你醒了?”我开口说道。

    就在这时候苏白羽却是下意识的做了一个防御的动作。哪怕她变成了这个样子,却还是这么警惕。

    我怕她这么一动对自己的恢复不利,所以我连忙说道,“是我是我,我是李郁,之前救过你的那个。”

    苏白羽好像还没有从刚才的那种状况中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的时间她才反应了过来。

    “是你?”苏白羽说。

    我愣了愣,可不就是我嘛,难不成还有别人?胡依依跟我说苏白羽会来找我,难不成这个家伙现在把这个事情给忘了吗?

    这时候婉怜也走进了屋子。

    正是由于婉怜的出现让苏白羽本来紧张的心情更加严重了。

    苏白羽的眉头皱的死死的。像是防贼一样的看着婉怜。可能是婉怜身上的这股气势惊吓到了她。

    “她又是谁?”苏白羽略微有些紧张的问。

    “我是他师叔,如果我刚才没有留手的话你可能已经死了。”婉怜这个时候又变成了一种面无表情的样子。

    “她是我师叔,之前的时候你好像被那些怨气给附体了。你还记得吗?”我坐在了床边,苏白羽离我的位置挺远的。

    苏白羽左右看了看,我知道她的本体是一只鸟。这个时候尤其是在她受到了惊吓时,这种情况更是如此。她表现得完全就是一只受伤的小鸟。让人忍不住心生爱怜一般。

    这时候苏白羽停住了目光,“我之前是被胡琴大人派来的。好像……”苏白羽这个时候有些痛苦的捂住了脑袋。

    “不要着急,你慢慢想,千万不要着急。”我连忙说道。

    我在这个时候真的害怕她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从而遗漏掉某些事情一样。

    “有人,要杀你。”苏白羽好像突然想到了一样,这样的反应让我猝不及防。

    我摸了摸脑袋。

    “这个事情其实我们已经知道了。”我特别无奈的说道。

    “你们知道了?”苏白羽这个时候特别的惊讶。

    我太无奈了,姐姐你现在都变成这样了你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是那些魔吗?”婉怜在这个时候跟我说道。

    “魔?”苏白羽有些无奈的问。

    “就是那些怨气构成的东西。”婉怜说道。

    苏白羽之前的时候可能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当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是立马坐了起来。

    “没错,就是这个东西!”苏白羽说道。

    “你是怎么遇到这些东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西的?”我无奈的说。这时候的状态可谓是尴尬到了极点。

    因为刚开始的时候是苏白羽跟我在打斗,可这个时候的苏白羽却坐在了这里跟我说这些东西。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苏白羽说。

    这时候我也不知道她是一种怎样的心态。

    但是看她的样子好像是挺痛苦的。谁知道她在之前的时候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她在哪里?”我说道。

    这个时候她肯定是知道的,我说的这个她必然是胡琴无疑。

    “胡琴大人不在这里。她在别的地方,我并不知道她在哪里。”苏白羽说。

    我点了点头。

    “你安心养伤吧。”我对着苏白羽说道。

    “我没有伤。”苏白羽说。

    我往苏白羽身边看了过去,她并没有什么伤,但是那些怨气对她造成了太多的影响。

    “我知道你没有伤,但是那些怨气对你有很大的影响。”我说道。

    苏白羽尝试着站起来,但是这个时候她却根本就站不来似得。我看向了婉怜,婉怜点了点头,我明白婉怜的意思,这种情况实属正常的。

    “好吧。”苏白羽说道。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这个时候你就一直在这里吧。”我对苏白羽说。

    那些魔是想要杀我的。

    但是这个时候既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苏白羽就在我身边还能当一个帮手。

    到时候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她还可以帮一帮我。

    我在心里想了好多的东西。

    “这样也好,我不知道胡琴大人什么时候出现。如果她要是出现的话我会跟着她走的。”苏白羽说。

    我叹了一口气,“胡琴派你出来的时候就没有跟你说明白吗?到时候她要出现哪里?”我说。

    “胡琴大人向来如此,她不会跟我说这些东西的。”婉怜说。

    “嗯。”我点了点头并且把头转向了婉怜。

    婉怜在这个时候却是对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出去。

    “那你现在这里,我先出去了。”我对苏白羽说。

    随后我跟婉怜走了出去。

    “怎么了师叔?”我说。

    “刚才的时候我听到了胡琴这个名字。她是野仙?”婉怜说。

    我点了点头。婉怜这样的人能知道这一切我并不感觉奇怪。

    “她的父亲我倒是十分熟悉。”婉怜对我说。

    我一愣,胡琴的父亲就是胡依依的父亲。也就是胡依依口中的老头子,可是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子呢。我到现在都不太清楚。

    只不过从她们的那些话里我知道这个人也不是一个简单的。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说。

    “你问这个干什么?”婉怜不解的问。

    我这个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难不成我要告诉她我是因为想知道胡依依的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所以才这么说的吗?

    这样的话也太难受了一点。

    “没啥,我这不是觉得人家是个人物嘛,想了解一下。”我刚才的笑着。

    婉怜毕竟是经验丰富的人,她看出我身上的这些举动不正常。

    但是她却并没有说什么。

    “师叔,你刚才说到胡琴,她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