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降头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叔,醒醒。”我对着老头说。

    可是这个时候的老头就好像一个睡死的人猪一样,不管我怎么跟他说话他都不会理我。

    “陈叔?”我又推了推他,这个时候他终于是醒了。

    “干什么呀?没看我这边正忙着呢吗?睡个觉都不让我睡安稳,真是的。”老头对着我一顿发牢骚。

    “来生意了,陈叔你确定不要下来吗?”我对着老头说道。

    “不管是什么生意,这个时候都没有我睡觉重要。”老头的态度决定了一切。

    我看老头竟然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就没什么好问的了。

    “那行,这次的生意我就自己做主了啊。”我对着老头说。

    “行行行,我跟你说,这生意到时候这钱可得三七分。”老头说。

    “行啊,陈叔,这钱哪怕你就是不说我都会给你分的。”我对着老头说。

    我走了出来,这个时候的谢家淼还在一旁看着。

    “这么快就商量好了?”这里怪不得谢家淼这样问。

    我走的时候给她倒好的茶水他都没有喝完我就出来了。

    “嗯,商量好了,这生意就由我来承担。我接了。”我对着他说道。

    “好,没有问题,钱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我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亏待过朋友。”谢家淼说道。

    “嗯。”我对着谢家淼说。

    “那郁哥我就给你先说一下。那栋大厦的事情,你看怎么样?”谢家淼对我说。

    我在这个时候点了点头。

    “你就捡一些重点跟我说。”我对着谢家淼说。

    “郁哥,是这样的,前一段时间呢我们公司死了两个人。这些人的死都特别的奇怪。我都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如果说我们公司没有鬼我都不会信。”谢家淼说。

    “重点,重点啊。”我无奈的说。

    这个家伙在这个时候跟我说的全部都是废话,一句重点都没有,这还想让我帮他。

    “行行行。公司里,死了第一个人是跳楼的。我之前也很郁哥你说清楚了,可是那个人死的时候身边出现了一些数字,你知道吗?”谢家淼对我说。

    “有数字?什么数字?”我疑惑的说道。

    “二。”谢家淼说。

    “二?什么二?”我有些疑惑,这个家伙不可能说那个死了的员工二这样的话。他毕竟不可能这样绝情。

    “行了。就这样吧,我考虑一下吧。”我说道。

    这个时候我想到了一些事情,不是别的,正是古时候建房子时候的那种说法。

    我们的住房风水与个人的健康有密切的关系,假如你普通很少仔细房屋的风水,生病的时候,去看医生,可医生却诊断不出是何病。那在这时,你不防看一下你家的房屋风水,可能是这影响了你和家人的健康。

    这栋大楼甚至都有可能犯了这样的错误。

    但是也不全是。

    “其他的人死时也有那些数字吗?”我问。

    “有。以此出现的,后面的是三,四,五。”谢家淼说。

    我一愣,难不成是邪术?

    邪术就是“不正当的方术”、“妖术”的意思。在中国以及世界各地,自古以来就存在许多神秘的方术,其中一些是由宗教方术或由巫医演变而来的邪术。无论是黑道或白道邪术,都是用邪灵、低灵或者阴鬼的力量来施法。所谓黑道,是指为求个人经济上的利益,或复仇、夺权、夺爱或被人雇用而施术加害于人;白道则是指用以治病、收惊、保护、御防、寻求水源、求雨、谋求个人或别人之好处而施术。邪术害人也害己,即便是白道邪术,往往也会招引附体、危害自身。东西方史书、典籍多有记载。

    这样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联想到了一个东西,这么邪性的东西估摸就是降头术吧?前两天我还看到了呢。

    降头术在东南亚以及南洋一带流传很广,与中国云南贵州一带“蛊术”类似。降头术本是源于宗教的一种法术,一说来源于中国的茅山道术,脱离正道修练而用于害人则成为邪术,属于真实存在的超自越力量。据说,此术可使孩子啼笑反常、夫妇反目、贞**乱、家庭骨肉不睦、老幼奇异病痛、精神病狂、事业遇险等。降头术会使一个人离奇地死亡,中降而死的人,都是健康的,而事前也没有什么疾病的病征。

    降头师下降头需要当事人的头发等或用的东西来作为引子,配以符咒和药水起作用。为加强效果,会加入一些自然界毒性比较强的动物来制作药引,例如蛇,蜘蛛,毒蝎子,蜈蚣等。解除降头的方法一般是以毒攻毒的办法,同样需要蛇、蜘蛛、毒蝎子、蜈蚣等做药引,然后用符咒反攻下降头的人,让他自吃其果,这样的办法比较彻底。唯一缺陷是要知道谁下的降头。如果用符咒解除降头,方法快但不治本,只要对方继续下降头,就会继续中招。最厉害的降头,一般方术解决不了。

    “我琢磨着可能是降头。”我说。

    “降头?我也没得罪什么人啊,怎么会会有人下这种东西。”他说。

    我能理解他说的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

    毕竟这些人都是他的员工,总不可能这些全部都得罪了一些吧?

    “我不太确定。我得查点东西,你等我一会,这事情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你觉得呢?”我说。

    “郁哥,这时候我公司的安危全部都交到你的手里了。你可千万得给我弄好了。”谢家淼说。

    我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但是我隐隐约约的感觉不太对。

    “那个,到时候我陪你去看看吧。怎么样?”我皱着眉头说。

    这个时候还是实地造访来的好一点。

    “我公司现在阴森森的,我都不敢过去。”谢家淼说。

    我点了点头,我能理解。

    毕竟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这种情况下,他要是还敢去公司就真的奇怪了。

    “那些员工呢?”我不解的问。

    “那些员工不在了呗,我给他们都放假了,这样的环境中没有人愿意待下去。”谢家淼说。

    “我在你身上看了看,你身上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得看看那些死了的人了有办法吗?”我问。

    “第一个估计不可能了,他已经火化了。”谢家淼对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