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她回来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阵阵的,我都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去怎么处理了。

    “这个东西也不是你的本体吧?”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这个家伙既然是个梦魔,那我看到的这些东西也不一定是真的。其实梦境和幻境基本上差不多,都是虚假的,让人在其中分辨不清自己。

    “原来你也不笨。那你就更不需要白费力气了。”梦魔笑着,这声音让我产生了一种想要打人的感觉。

    “那一定有别的办法。”我紧皱着眉头。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我总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交代在这里吧。

    “梦魇,远方的钟声,残缺的夜晚,入眠吧,在死一般的寂静中。”梦魔突然说了一段我听不懂的话。

    咒语吗?

    虽然我不是很明白其中的原理,但是符咒和咒语这种东西为什么可以发挥出一些特别的威力呢?

    算了,这个时候可不是应该考虑这个的时候。

    “叨逼叨叨逼叨呢,瞎念什么呢。”这个时候一个让我无比熟悉的声音出现了。

    我一愣,随后猛然向身后看了过去。

    “依依!”我大喊。

    胡依依!胡依依回来了!

    我猛然间感觉内心出现了一种酸楚的感觉。胡依依的出现像是给我的内心打了一剂强心针。我记得第一次对付这种类似于幻术的东西就是她和我一块的。

    可是这个时候胡依依不是应该在她家里面待着吗?可她为什么提前回来了?

    “我要是不提前回来,你今天不得交代在这里啊?”胡依依说。

    胡依依很随意的一挥,刚才那个梦魔召唤出来的那些白色东西就消失了一片。

    我很惊讶,可是我惊讶的不是胡依依的手段有多高明,而是这次胡依依回来了时候身上的那些气息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就好像是一种让人无法正视的存在。

    梦魔在很多情况下都会出现,不只是一个影视剧,而是很多作品中都会出现这样的东西。

    但是梦境这个东西有很深层次的定义。

    梦是潜意识**的满足,人在清醒的状态中可以有效地压抑潜意识,使那些违背道德习俗的**不能为所欲为。但当人进入睡眠状态或放松状态时,有些**就会避开潜意识的检查作用,偷偷地浮出意识层面,以各种各样的形象表现自己,这就是梦的形成。梦是人的**的替代物,它是释放压抑的主要途径,以一种幻想的形式,体验到这种梦寐以求的本能的满足。比如有一部作品,是说杜丽娘的,其实隐藏在杜丽娘潜意识中的**之火由于现实的原因遭受压抑不能满足,而潜意识中的冲动与压抑不断斗争,形成一对矛盾,进而形成一种动力。这种动力使**寻找另外一种途径或满足,这就是梦。

    这是梦境的一种解释,说到这种解释不得不提的就是最重要的一本书《周公解梦》了。

    里面把梦境的各种寓意解释出来,让人可以更好的理解自己的梦境。

    入帝王官行大吉,拜朝廷者主富贵。

    入王侯府主大吉,行道宫见仙主吉

    坐官府中主大吉。

    神庙广大事事吉,上楼阁坛俱大吉,上高堂大富贵至。

    高楼饮酒富贵至,家起高楼安稳,上城为人所拽吉,上城被执官职显。

    城郭广大财喜多,城中行凶出门吉连城青色有喜吉登赤城郭主大吉

    盖城上屋大吉,上屋主富出园吉,上屋破坏家道凶,堂上有棺身安乐。

    正堂倒陷家主凶,覆盖屋宇长命吉,屋宅更新主大吉,风吹屋动主迁移。

    迁入他人新宅吉,居田宅主妻喜事,搬移破屋主美妻,人或典房主官让。

    家道贫穷大吉利,洒扫宅舍远人来,典卖田舍主失位,屋宅无人主死亡。

    屋下穿身有暗昧,逾墙度宅险事去,与人争屋主大凶,与妇人争屋主吉。

    房梁忽折主大凶,院宅坑下主死亡,妻男墙下官位至,墙上掘土主更改。

    军人入宅主大吉,死央瓦落妇争斗,屋中生马男信至,尾中生草家欲空。

    屋上生松柏益寿,修理田舍有大喜,入寺院中生贵子,寺舍看经病人痊。

    迁移尼寺主病至,超盖仓库福禄至,仓库崩坏百事凶,入仓库中大吉昌。

    这是对于一些正常梦境的理解,但是梦魔的神奇之处就是可以自己安排梦境内容。

    那些梦境中出现的意象都是让人难以捉摸的,虽然解梦不一定准确,但是基本上还是可以预知一下吉凶的。最怕的就是现在这个情况了。

    “狐仙?你和胡琴是什么关系?”这个梦魔也不简单。

    在这个时候竟然可以直接可以看出胡依依和胡琴之间的关系来。

    “她是我姐,你有什么疑问吗?”胡依依恶狠狠的说。

    “哦,那怪不得,连说话的语气都这像。”梦魔说道。

    突然,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困意。难不成梦魔出手了?可是梦魔是什么时候动手的?

    “你是不是太不把我当回事了?这个时候我还在这里呢你说动手就动手,我玩这个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胡依依说。

    一阵粉色的光晕让我没有一瞬间有了一种清醒的韩剧。

    胡依依的右手轻轻的搭在了我的身上。

    “有意思。我原本也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出现,不然的话我本体在这里你以为你能斗得过我?”梦魔说道。

    “呵,那你倒是动手啊。”胡依依说。

    梦魔那边没有了任何声音。

    胡依依眉头一皱。

    “李郁,准备走。”胡依依很冷静的和我说道。

    但是我这个时候明白可能是那些魔赶过来了。

    “好,他怎么办?”我说道。

    这时候我指的当然是在一边躺着的谢家淼的,这个时候的他完全处于昏迷状态,我要是这么硬生生扛着他的话那可要费不少力气。

    活人好背,死人难扛。

    这个时候的谢家淼虽然不是死了,但是昏迷状态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真麻烦。”胡依依说完之后就好像施了一个法术。

    我能感觉到谢家淼的体重变轻了不少。

    “赶紧走,这个地方还是不要多停留了。我们回去再说。”胡依依说。

    那边的梦魔好像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根本连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胡依依回来了,我的心里很乱,一时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