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又一本书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可不是,跟他聊天还真的浪费感情。不过我还挺好奇的,这哥们在干嘛呀?他一直是这样吗?”我不解的问。

    “是呗。算了,就这样吧。既然他让你在这里你就呆着吧。”石狮子说。

    今天要是上了这个夜班说不定我以后就得经常上了。过年前老头就跟我说过这个事情,可是我却一直拖着。

    “今天晚上好像是一个不眠夜呀。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就一直看着他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整什么了。”我无奈的说道。

    灰球好像也去睡觉了。

    老头走的时候连一杯茶都没有给我留下。

    这时候胡依依给我发过来一个地址,我一看,好像标注的是新住处的地址。

    这么快就已经找到了?我甚至都有些怀疑。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把那些该拿上的东西拿上。

    我拿起了手机随便的给她回了一个短信。

    随后我就一直盯着眼前的王富贵发呆。

    那个递过来一张纸的家伙也不知道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说你干掉什么不好非要把这里的鬼魂都带走?人家地府的人都没有过来管,可这家伙多管什么闲事?

    这下子好了,然后导致了我现在的无聊。

    “你好像挺无聊的。”这时候一个声音出现了。

    “师叔?”我抬头看了过去。

    “是我,今天你好像挺危险的。”婉怜说道。

    “师叔你怎么来了?”我楞楞的问。

    这里不是老头的店铺吗?虽然这时候老头出去了但是婉怜表现得也太自由了。

    而且我发现自从婉怜进来之后石狮子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惊险呐。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那些家伙就出现了。”我说道。

    “你真不应该多管闲事。”婉怜说。

    嗯?

    我现在最不能听到的就是多管闲事这几个字了。这几个字太有毒了,那张纸的主人就是写了这几个字,连那个人都想不出来呢,婉怜就在这里凑了个热闹。

    “那张纸不会是你留的吧?”我问道。

    “什么纸?”婉怜还挺纳闷的。

    我一看这样的情况心里不禁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不成真的是我想多了?留字条的人真的不是婉怜?

    “没,没事了。师叔你来这里干嘛?”我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来这里干嘛?当然是找你的。给你,把这个拿上。”婉怜说完就给我扔过来一本书。

    我一看这本书整个人的脑袋都快要炸了。

    “又,又一本书啊?”这样子的古书有那一本还不够吗?怎么婉怜在这个时候又给我整了一个?

    “你那本书上的东西是你师父会的,这上面的东西是我会的。我可能教不了你,但你自己看看。可以吧?”婉怜说。

    什么呀这个时候知道自己不会教了?我越想那个我未谋面的师傅就越难受,这个露面的师叔都不知道该怎么教我,这样说的话那个师傅估摸着更是什么都不会了。

    原来这才是我那个师傅从未露面的原因?

    我拿起了那本书,上面的内容更加潦草。有很多我根本不认识的文字。

    “师叔,这些东西有好多我不认识啊。”我说道。

    “不认识?”婉怜好像不太明白。

    “比如这几个字,这是啥意思呀?”我问。

    这时候我在书本上点了几个我不认识的字。

    “你真不知道?”

    “当然了啊,我根本就没有骗您的必要啊。”我说。

    “那你是怎么学会你师父那本书的?”婉怜有些吃惊。

    “上面的字虽然是古文,但是好歹有字典呀,这本书上的字估计连字典都查不出来。”我整个人表现得特别的无奈。

    婉怜拿起了那本书,“那,我知道了。这本书可能根本就不是原版。我说的是你师父的那本,看来是他简化了很多东西。”婉怜想着说道。

    “简化?为什么要简化?”

    “这都不明白,当然是为了让你看懂了。算了我还是回去给你翻译一下吧。我教给你御物的那个本领练习的怎么样了?”婉怜说。

    我叹了一口气。

    “说实话,太难了。”我说。

    “多加练习。差不多就这样吧,一会这里的主人该回来了。”婉怜说。

    我看着她打算走我急忙阻拦了她。

    “嗨,师叔啊,你别这样。你走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老头估摸着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出去找鬼去了。”我说。

    “找鬼?”婉怜不解的问。

    “对对对,就是找鬼。”我说。

    婉怜朝着店铺里看了看,知道看到了王富贵。这时候她好像才理解了我说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意思。

    “你好像挺害怕孤独的。”婉怜说。

    “谁不怕呀,今天这里除了这个鬼基本上也没有人了。我却还要在这里呆那么长时间,真实想想都觉得头疼。”我说。

    “头疼什么,头疼就多练习一下御物的本领。”婉怜说话真是犀利,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哎,说起来容易,但是真的想要实现的话哪有那么轻松啊。算了,师叔你如果有事的话就先走吧。”我想了想后说道。

    “我消散人一个,本来觉得自己可以教你点东西,但是随后我才发现自己没有这个本事。李郁,像今天这样的闲事就再也不要管了。”婉怜说。

    “师叔,为什么你们都觉得这是闲事?我觉得算不上吧?”我问。

    “我们?还有谁?”

    我怕她不知道我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所以这时候我就把那个东西给他递了上去。

    婉怜在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整个人的脸色就变了变。我有些纳闷这个时候婉怜的身体不是一个鬼仆吗?怎么连鬼仆的身体都可以进行这样的表情动作呢?

    看来我之前的时候真的是想的太少了。考虑的也不够全面。

    “是他?”婉怜看到这张纸的时候下意识的说道。

    我发现了这个事实之后就开始穷追猛打。

    “怎么,师叔你认识这个人?”我这个时候的问题已经脱离了好奇。

    “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放心,跟你没多大关系,只是这个家伙的出现也太诡异了。”婉怜想了想后说道。

    “诡异?”我问。

    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明白,我其实光是看这一张纸就知道其中的不同了。

    这纸的材质跟难离差不多,但是难离这东西我用了这么长时间已经很熟悉了,但这张纸居然可以和难离的材质相同,这说明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