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求死
    那些树木全部拥有人类的表情,并且将这些树木砍掉的话还会从中间露出血液来。那种浓浓的血腥味让人产生了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都到我这里来!”胡依依说道。

    我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迟疑,直接冲着胡依依那边就跑过去了。

    其他的两个人人也是如此。

    这时候那些原本进行着伪装的树木也全部都停止了之前的伪装,现在开始露出原型来。

    它们行动十分缓慢,但是模样还是那些树木的模样。

    虽说万物有灵,这树木也是生命。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树木会变成现在这个状态。

    以前是听说过有一种树被割开之后会流出血液来。可那些树木根本就不是现在这种,再说了流出来的那些血液也并不是真正的血。

    “这什么情况?”我大声喊到。

    此时我用难离做着抵挡,但是那些树木丝毫不理会我。而是缓慢的朝着我们几个人过来。这时候已经对我们形成了一种包围的态势。

    “这些东西不是树精,我从它们身上感觉不到什么气息,如果非要说的话,它们身上好像有一种怨气的感觉。”胡依依说道。

    龙女也点了点头。

    作为我们四个人当中实力最为强大的两个人,自然是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这些树木好像仅仅是把我们包围住一样,随后我却没有发现它们做出什么举动来。这才是让我最好奇的一点。

    “我们就这些东西困在这里是不是有点太蠢了?”龙女显然不愿意让这些丑陋的树木包围她,她有作为一条龙的尊严。

    “还是不要贸然行动的好。”胡依依说。

    “等等,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些树上的那些东西。那些人类面孔!好像是在挣扎着什么。”我在这时候发现了这一点。

    胡依依看向了那边,那正是我指向的方向。

    “好像是真的是这么一回事,那些人类魂魄好像在挣扎着什么。”胡依依说。

    “我感觉这就是吓唬人的东西,用来吓唬你们的。”龙女不屑的说道。

    苏白羽虽然实力不强,但是苏白羽对于这些事物的观察却要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仔细。

    “这些面孔每一个都不一样,我,有一种感觉。”苏白羽说道。

    我心中也隐隐的有了一个答案。

    “你说。”龙女说道。

    “我感觉,每一个树中,至少都有一个人类的魂魄。”苏白羽说道。

    这真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谁知道这个岛上究竟有多少树木,这些树木中如果每一颗都有一个人类魂魄的话那这里究竟有些多少人类的魂魄?

    我随后已经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她说的不是不可能,只不过他们把这么多人类的魂魄放在树中有什么目的?”胡依依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这些树木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这些树木紧紧的靠过来到底要干什么?”我不解的问。

    “谁知道。”胡依依无奈的说。

    “你能不能看看?”我无奈的说。

    “我?我只能看有思想的东西,这些东西又没有思想。你让我怎么看呀?”胡依依无奈的说。

    我顿时就有些茫然了。

    “你们有没有发现那些树木对我们好像没有恶意。只是单纯的想要靠近我们?”苏白羽又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就在苏白羽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那些树木竟然齐齐的哀嚎起来。这声音有一种刺穿灵魂般的感觉,我整个人的脑子都有些疼。不!是灵魂的疼痛。

    “我,我靠,这还没有恶意?”我挣扎着说道。

    苏白羽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嚎叫弄得有些难受。她在这时候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过来!”胡依依将我们拉了过来。

    这时候在我们周围环绕着一层结界,虽然没办法完全阻挡那些声音,但是至少在这个时候起到了一种缓解的作用。

    那些声音听起来也还没有那么恐怖了。

    “这些东西到底是在干什么呀?”我大喘着气说道。

    这些东西在哀嚎过竟然开始哭起来。

    不直达你们能不能想象到这个情景,周围全部都是树,而正是这些树对着你们哭出了人类的声音。

    说实话,我在这时候鸡皮疙瘩都快要掉光了。

    “我虽然在这时候还不知道这些东西具体是什么,但是这些东西我们好像杀不得。刚才光是砍了几根树枝就出现了那么多令人作呕的鲜血,这么多书全部都整完的话这里会变成什么样?”胡依依皱着眉头说道。

    我叹了口气,“都这个时候就不要想爱护环境这回事了呗?”

    “爱护环境?你看那边,之前那些树木流出来的血。”胡依依特意给我指了指。

    我往那边看了过去。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本那些鲜血出现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坑。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正是那些血液将土地腐蚀了。

    “我靠?要不要这么真实?怎么在海上遇到的东西都有这种腐蚀性?”我情不自禁的说道。

    龙女在这时候撇了我一眼,我在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她的意思。

    “这么多树,你能保证杀掉的时候不在自己的身上沾到血吗?”胡依依说。

    我本来还想反驳几句,可是这时候我算是想明白了,胡依依说的没错。

    但是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不做点什么的话,我们很有可能会被这些东西包围死。

    坐以待毙不是办法,主动出击也不成,那现在到底怎样做才行?

    “这些树好像让我们解脱它们。”胡依依苏白羽闭住了眼睛。

    “你咋知道的?”我楞楞的问,就连胡依依的读心术都看不到的东西,没想到一个苏白羽却知道了。

    “我,好像在刚才听到了它们跟我说的话。”苏白羽说道。

    我低下了头,这事情如果是胡依依知道的话我还没什么诧异的,可是这事情是苏白羽说出来的。这就让我产生了一种疑惑。不过联想到之前苏白羽感受到胡琴的事情我就有了一些猜想,只是现在这种想法还不太成熟,不好在胡依依她们这里表达出来。

    “怎么解脱?”胡依依问。

    这时候苏白羽又闭上了眼睛。

    “好像,是杀了它们!”苏白羽说道。

    我愣了愣。

    “开什么玩笑?这东西不是杀不得吗?”我楞楞的说。北方有妖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