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布阵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两只海蛤蟆太可怜了。

    这两个家伙如果在海里,并且还跟自己的族群在一块的话我们还真的不好对付它们。可这两个东西完全就是被我们打了一个伏击。

    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数万把刀剑,直勾勾的冲着一只海蛤蟆冲过去了。几乎是在一瞬间,这只海蛤蟆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这数万把刀剑刺了个通透。

    随后倒在地上。我原本还好奇这么大的尸体怎么处理呢,却没想到这只海蛤蟆的身体顿时就化作了虚无。我再望去,这海蛤蟆化成了许多怨气飘散到了天空中。

    我心中一惊。这些海蛤蟆也是由怨气构成的?

    “怨气?”胡依依疑惑的道了一声。

    龙女在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龙的样子,在天空中并没有显现出那种柔美的样子,反而有一种威风凛凛的样子。

    只剩下一只海蛤蟆的话那就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龙女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放火放水什么的。而是生生看着自己的身体在撞。

    为啥龙女跟胡依依一样都是在用这种暴力的手段啊?

    这只海蛤蟆在一声悲哀的惨叫声中结束了它的生命,并且也化作了那种怨气消散在了空气中。

    龙女变成了人形,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真是有趣。”胡依依笑了一声。

    这全程我都是在看戏而已,但是我在这时候心中也有了一些想法。这些海蛤蟆竟然是由怨气构成的。

    “我没想到这东西竟然是这个模样的。”龙女也有些疑惑。

    苏白羽沉默不语,苏白羽什么都不知道。如果她知道的话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来看,她不告诉我们还能告诉谁呢?

    “看来我们要重新定义一下这个事情了。”胡依依说。

    “怨气这种东西我也听说过,是存在于魔身上的东西。这些海蛤蟆到底是什么东西?也是魔吗?”龙女问道。

    “问题不在这里。那些魔可以通过怨气来维持自己的生命,但是我们也见过,数量那么多的海蛤蟆,得需要多少怨气啊?这东西又不是沙土一抓一大把的。”胡依依说。

    “怨气这种东西是人产生的最多,是吧?”我问。

    胡依依点了点头,看向了我。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岛上奇怪的树?这些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呢?”我说。

    “你的意思是?”龙女皱起了眉头。

    “我的意思是。这些树是由人的魂魄构成的,那么这些人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它们肯定有足够的怨气产生。会不会就是这些怨气变成了这些海蛤蟆?”我说道。

    我没想到当我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她们三个人竟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的意思是,有人用它们自己产生的怨气来看管它们?胡依依说。”

    “嗯。”我点了点头。并且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可是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龙女问。

    我摇了摇头。“这个不太清楚。”

    其实这也是我目前为止唯一考虑不清楚的地方。不管是谁做一件事情的话都是有自己的目的的。没有谁会去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哪怕仅仅是让自己心里舒服一点都算是理由。

    “暂且不知道理由,苏白羽你再尝试着跟它们交流一下。而我们就准备一下吧,刚才搞出来的效果也足够了,不过不一定是胡琴会过来,也有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情况不妙的话,我们就得借助你的力量逃跑了。”胡依依看向了龙女。

    龙女点了点头。这时候胡依依说的没错,此刻引来的并不一定是友军,也有可能是妖魔鬼怪。

    胡依依在这个岛上的四周都布置了一些结界。虽然这些结界并不大,但是胡依依布置的位置很巧妙,也不知道胡依依布置出来的这些东西会起到什么意想不到的作用。

    “你也做点什么吧,想想你阵法中的那些东西,布置一些,总好过什么都不做的好。”胡依依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

    之前那本古书中的阵法用来对付鬼怪之类的,含有阴气的东西还好点。可是要对付这些东西的话可能还起不到什么克制的作用。

    这时候我想到婉怜给我的那本书,我隐隐的感觉到这本书中有的阵法会对那些未知的东西起到作用。

    我开始寻找。这时候其中一个阵法引起了我的注意。名字也十分简单,就叫水剑阵。

    这阵法需要大量的水作为引子,并且还需要一些符咒作为支撑,这些符咒用的却是之前那本古书中的符咒。我不禁有些疑惑,这个阵法不管怎么看都应该是那本古书的阵法呀。为啥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阵法需要大量的剑指符,可是这次到了海上我都不知道会遇到这些东西,所以身上经常带着的黄纸也没有了。朱砂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就在我犯难的时候胡依依注意到了我。

    “用树叶吧。”胡依依说。

    我一愣。

    这时候之前出现过的那棵树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并且从自己身上递给了我一大把树叶。

    “这也行?”我楞楞的看着。

    胡依依眉毛一挑。

    “为什么不行?”胡依依说。

    我叹了口气,行吧,树叶就树叶吧。这可真是就地取材,什么东西都可以呀。

    我只好将自己的手指咬破往树叶上画了起来。你还别说,这树叶还真的挺光滑的。在正面根本没办法画。

    所以我只好在背面上把这些东西画了上去。

    当我把阵法布置完毕之后我才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快疼死了。这树叶的背面太过粗糙,加上这符咒我绘制的量也很大,所以导致了现在的情况出现。

    胡依依握住了我的手。

    “疼吗?”胡依依问。

    我点了点头。

    “啥叫疼吗,快疼死了。”我说道。

    胡依依笑了笑,随后将自己的一只手放到了我的伤口处,很快,手指旁边就出现了一种痒痒的感觉。

    当我再看向自己的手指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恢复了,不过留下了一道小小的疤痕。

    “还疼吗?”胡依依问。

    我摇了摇头。

    这一幕不知道为什么被龙女看到了。

    “秀什么呢?把心收一收。”龙女说道。

    我尴尬的笑了笑,胡依依对着龙女瞪了一眼。

    此时,苏白羽突然开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