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不简单
    莹莹说话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感觉,这时候我的注意力完全被现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吸引了。

    头发并不算长,显得油腻腻的。脸上的胡子也不知道多少天没刮过了,而且在这个季节里他竟然穿着一件皮衣服。

    他在这里看上去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晚上我会带她去我哪儿。”这男人说道。

    他这一开口我就听出来了,没错,确实是之前在电话里那个家伙。

    这时候屋子里的女子都各有神态了看着莹莹。莹莹此时还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他是?”那个男人注意到了我。

    “哦,他是我请来的先生。我最近好像遇到什么东西了。”莹莹对着他解释道。

    这男人只是点了点头。

    “那啥,我吃完这些东西就走。”我解释了一遍。

    免得这个男人对我产生什么误会。莹莹能找到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就已经很不错了,虽然这男人看起来不太正常,但别因为我的原因让人家产生什么误会。

    “嗯?”这男人本来对我没什么注意了,就因为我说话,所以这男人的目光又回到了我的身上。

    这男人不知为何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这下子让我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我靠,怎么忘了这一茬了。上次莹莹好像是让我帮着她气这个男人的。这下子不会被人家认出来了吧?

    我只好端起了盒饭一口一口的尝了起来。

    试图用吃盒饭掩盖自己的尴尬。

    “我们先走了。”莹莹对着我说道。

    我嘴里嚼着饭,点着头。

    “行了咱们走吧。”那男人对着莹莹说道。

    这两个人走了出去,让我一时之间有些不适应,终于是把这盒饭吃完了。

    “那啥,我也走了啊。”我说道。

    这时候娟姐却是拉住了我的衣服。

    “留个电话呗。”娟姐对我说道。

    留我电话干嘛?虽然我自己心里挺疑惑的,但是我还是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了下来。

    随后我走下楼,打了个车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我没有选择回老头哪里,毕竟时间不算早。

    但是我还是给老头打了一个电话。

    我回到家中的时候猫小姐在沙发上慵懒的躺着,阿荼也忙着自己的事情。

    “陈叔,之前你跟我说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呀?我以前为啥没有听过这东西呢?”我说道。

    老头在电话那头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忙什么呢,总之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发现他好像挺累的,就好像是一口气上六楼的一样。

    “什么?那个,那个敛阴的阵法?咳咳,累死我了。”老头在电话那头说道。

    这时候的我根本就不在乎他到底在干什么,只希望老头快点把这个阵法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对啊陈叔。”我对着老头说道。

    “好小子,说好的早点回来,到现在你都没个人影,这店里头的东西还得我自己去搬。”老头说道。

    “哎呀,陈叔,不好意思了。我在你那里倒腾一下我晚上就别想睡觉了。明天连班都上不了了。陈叔,你行行好赶快告诉我吧。”我对老头说道。

    “行,告诉你没啥。那阵法不是正道上的人用的。看那做法,可能是个邪性的人布置的。”老头对我说道。

    我咳嗽了一声。

    “陈叔,我问你个问题啊。今天那个叫莹莹的也问了一个跟我同样的问题。”我说道。

    “问。”

    “这东西他哪怕是盗过去了,有啥用呢?”我不解的问道。

    “阴气?”老头问我。

    “对啊。要是想要阴气的话为啥不去鬼魂身上弄呢?在活人身上弄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我说。

    “哼,鬼魂身上的阴气虽然不少,但那也就仅仅是个阴气而已,是死的。这个布置阵法的人肯定是想要活着的,从活人身上敛来的阴气可是活的。这活着的阴气跟死了的阴气,用处可是完全不一样的。”老头在电话那头说道。

    我叹了口气,这老头说话怎么从来不一次性说完,总是弄得人有些心里痒痒。

    “陈叔,您就别卖关子了,直接告诉我把。这两种阴气到底有什么作用?”我说道。

    老头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小会。

    “先把那些死掉的阴气扔在一边,光说这些活着的阴气。这活着的阴气,可以救人。”老头说。

    “救,救人?人快死的时候不是需要阳气吗?往那人身体里打阴气那不是死的更快了吗?”我十分不解的问。

    “不,我说的不够清楚。这敛阴敛来的阴气能养鬼。”老头在电话那头说道,别看老头说话说的挺慢的,但是这几句话却是给了我一种震撼的感觉。

    养鬼?谁闲的没事回去养鬼?

    正常人听到哪里有鬼还不是早就跑的跑逃的逃?所以我认为这能养的了鬼的人,肯定都不是什么庸才。如果真的不强的话早就被人家弄死了。

    “你是说,有人把莹莹当成是饲料了?”我咽了口唾沫。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也没啥错。而且还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饲料库。”老头对着我说道。

    “这样的话莹莹也太惨了吧?”我说道。

    “这怪不得别人,能被人家这样做的人自己也是有问题的。今天你给我打过来的那个照片我看了,那么精密的阵法不是一般人能布置出来的。敛阴只是这阵法其中的一种用途。还有别的用途,只不过我现在还没弄明白,想弄明白的话还得需要些时间。”老头对着我说道。

    “嗯。辛苦陈叔了。”我说。

    “这倒是没啥,只是这次遇到了一个修邪的,谁也不知道这些家伙的脑袋里想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总之你小心一点,还有,你今天在她家里面除了这个东西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发现吗?”老头问我。

    我想了想。

    “对了,陈叔。还有一个事情。”随后我把那个事情跟老头说了。

    就是那个男人要进来的时候那些女子全都双眼无神盯着我的事情跟老头说了。

    老头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愣了愣。

    “全部?”老头在电话那头的语气有些不淡定了。

    “嗯呐,全部。”我说。

    “等我把这阵法的具体内容整出来之后我再给你答复,你最好跟那个莹莹说一下,别让她乱跑了,那个行家的本事还不小。”老头说。

    “陈叔,那些女子那样看着我有啥说道吗?”我不解的问。北方有妖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