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生或死
    “莹莹别忙活了。”我说道。

    莹莹扭过头来冲着我笑了一下。

    “哪能呀,这要是不收拾了。待会来客人了怎么办?”莹莹说道。

    “额,你这店铺不是还没有装修好呢吗?”我疑问道。

    莹莹的店铺可是还没有装修好呢,今天早上过来的时候莹莹还跟我说过这件事呢。

    莹莹拍了下自己。

    “你看我这脑子,想开业都想疯了。”莹莹说道。

    这时候莹莹可能没有注意到,但是我却注意到了老头的一声长叹。

    “你们先坐着。我把这些垃圾倒了去,垃圾桶都满了。”莹莹说道。

    我对着莹莹微笑着点头。直到莹莹走出了我的视线范围。

    这时,我转头看了一眼老头。

    “陈叔,您刚才叹气什么呀?”我不解的问道。

    老头又叹了一口气。

    “孽缘,孽缘!”老头重复着这两个字。

    这时候我顿时就明白了老头的意思。

    “陈叔你是说莹莹跟那个家伙吗?”我楞楞的说道。

    老头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看了我一眼。

    “她已经怀了身孕,但你知道她腹中的胎儿是什么吗?”老头对我说道。

    我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老头这么跟我说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反正老头这样的态度我是知道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又不是透视眼,哪里能知道她肚子里怀的是什么呀。反正那样子不像是人就对了。

    老头看我半天没说话也就没有吱声。

    但是他不说话行,我不说话不行呀。

    遇见莹莹之后我对她的感觉当然不是什么喜欢的感觉。但是就是不愿意看着她受罪。就好像是一种无聊的责任感一般。

    “陈叔,肚子里怀的是什么呀?不会害了她的性命吧?”我咽了一口唾沫后说道。

    老头摇了摇头。

    “不知道。但怀的不是人就对了,可能,真的会害了她的性命呀。”老头说道。

    我心中陷入了一种犹豫的情绪之中。这时候我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个事情告诉莹莹。但是一想到莹莹以前遭遇就有些不忍。虽然我们没有明说,但是莹莹听到了我跟猫小姐谈话时脸上露出的笑容就代表了她真的很想有个孩子,但是这孩子却有可能要了她的命。

    现在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莹莹就是出去倒个垃圾而已,但是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有回来?

    “你想告诉她?”老头好像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想法。

    我点了点头。

    “哎,是啊。当然想告诉她了。”我说道。

    老头苦笑了一下。

    “你打算怎么告诉她?”老头说。

    我挠了挠脑袋。哎呀,这还真的是个难办的事情啊。

    告诉莹莹吧怕她伤心,一蹶不振。不告诉她吧,又可能会害了她的性命。要说母性这种东西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她可以让那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做出任何事情来。这,不是不可能。

    我无奈的看着老头。

    “那个,陈叔,您能不能……”我叫了老头一声。

    老头坐在椅子上,一边用手挡住了自己的口袋一边想着些什么。

    因为我叫了他一声所以他不得不把目光转向了我这边。

    “干什么?”老头不解的看着我。

    其实我觉得自己这时候有一种特别无奈的感觉,想告诉她吧,但是又有点难以启齿。

    “说呀。”老头对着我说道。

    我心中拿定了主意。

    “陈叔,你能不能,让她的那个孩子直接,直接消失了。”我说道。

    老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特别无奈的看着我。

    “你把你陈叔当成什么了?专业打胎的呀?这事你还是告诉她吧,不管怎么样都让她有个选择的权利。她肚子里的这个东西跟人怀胎可不一样。这可不是说怀十个月就怀十个月的。有可能比十个月长,也有可能比这个时间短。总之,你还是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老头看着我说道。

    我咬紧了嘴唇。你,你大爷啊。

    这让我好好考虑一下,我,我怎么能考虑的清楚啊。这可不是把莹莹肚子里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小家伙让我审判,而是让我审判莹莹的性命啊。

    “陈叔,这事就没有啥折中的办法吗?”我问道。

    老头的眼珠子轻轻一转。心中似乎是有了主意?

    “办法不是没有。只是,这办法可能比你告诉莹莹这件事情又难让人接受。”老头对我说道。

    我心里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些什么。

    “没事,陈叔您说吧。不管你说啥我都能接受。”我对着老头说道。

    “抓住她的男朋友,也就是那个傀儡。”老头对我说道。

    我一愣。

    “抓住她的男朋友?为啥呀?抓住她的男朋友有什么用呢?”我不解的看着他。

    “我们不知道她怀的是什么,但是她男朋友一定知道。”老头对我说道。

    就在这时候,我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这,这叫什么理论?

    为啥那个傀儡会知道呢?

    那个男人在懵着的情况下会知道自己媳妇怀着的是什么呢?

    “陈叔,这就是正常人也做不到啊。”我说道。

    老头摇了摇头。

    “正是因为正常人做不到所以他才可以。你忘了么,这个傀儡就是那个家伙造出来的。”老头看着我说道。

    “真复杂。抓到以后,就算是问清楚了也逃不掉告诉莹莹这一关啊。”我说道。

    “抓到了我们至少可以问个清楚。”老头说。

    我抓起了放在桌子上的吹风机不住的皱着眉头。

    “那,那问清楚之后呢?”我说。

    “杀了他。这个傀儡,不能留啊。”老头说。

    我心中顿时一惊。

    “陈,陈叔,这样不好吧。莹莹现在活着的资本就是这个傀儡呀。要是他死了,莹莹可怎么办啊?”我在这时候可不能犯傻了。

    我的情绪略微有也激动,但是就在我要站起来的时候被老头轻轻的压回了座位上。

    “别激动,我想过了。如果到时候这女娃娃表现正常点还好说。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念头,就直接把孟婆汤给她灌下去。”老头说道。

    我摇了摇头,表示这个计划是不可行的。

    “不行。万一莹莹不肯喝呢。”我说道。

    “喝?喝什么呀?”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莹莹的声音。

    我跟老头对视了一眼。

    莹莹这时候正好把东西倒完。看着莹莹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北方有妖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