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被虫子控制的尸体
    ,精彩小说免费!

    因为我害怕,所以我在这个时候就没有躲避。正是因为我没有躲避,这才避开了这个家伙给我扔过来的这道铁门。

    我的胸口在不断的起伏着,刚才那么大的这门要是结结实实的给我砸到身上的话,那我也就别想别的东西了。祈祷老头他们能给我办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就行了。

    “你大爷的,差点给老子砸死!”我狠狠的说道。

    这时候我的凶性被这个家伙给激发了出来。人在恐惧的时候是软弱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偏偏又是最能激发自己斗志的。

    我手中的难离可不是吃素的,这时候要是狠狠的给上这个家伙一下,它哪怕不死也得躺在这里。

    这就是我经历了这么长时间战斗之后才产生的自信。

    但是偏偏当我要拼命的时候敌人不给我机会。

    它往后退了一步,虽然看上去是没有什么智商,但是这一退却是显出它有足够的本能来。

    它肚子上在之前的时候是被难离刺了一下的,但是这时候它肚子上的伤口却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着。

    “你给我过来!”我狠狠的说道。

    并且在这个时候我也没有闲着,手上的符咒不停的朝它扔过去。这时候就算是这个家伙的自愈能力再强也抵挡不住我这样的进攻呀。

    这个家伙在几个照面之间就被我打的节节败退。我心中充满了自信,这个房间中的煞气在不断的显现着,我也不知道这上面的煞气是不是这个家伙身上发出来的,不管怎么说,我都要用这样一种别样的态度去面对它。哪怕它是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我都要使用浑身解数。

    那些故事已经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虽然人有许许多多的手段,但是如果你不足够小心的话还是会被这些家伙给整死的。历史上那么多牛逼哄哄的道长,不就是死在了一些无名之辈上吗?

    我不是那些牛逼哄哄的道长,我既然没有他们的实力就更不能这么坦然的面对了。

    只要不择手段,只有小心谨慎才有可能做到万无一失。

    那家伙吃痛之下想要往后面撤退,但是这停尸房里面放着的尸体可不少,而且都是在那种铁床上躺着的,房间里的设施极度的复杂,它的行动不能算是利落。被我这么一逼,它竟然直直的躺在了一道铁床之上。

    “你大爷的,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刚才差点给我砸死,你给我去死!”我说着说着就把自己身上的那些东西解了下来。身上的符咒被我裹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类似于棍子的东西,棍子上面全是符咒,我想这些符咒足够把这个家伙给整死了吧?

    我把自己手中的符咒往这个家伙的脑门上砸去。但是这个家伙好像已经提前预感到了我的想法。它轻轻的往后面一退,竟然在这个时候将我手上的符咒躲了过去。

    我咬了咬牙。

    难离也不甘示弱,冲着这个家伙打过去的瞬间也默默往自己身上整出了一个剑指符。这符咒当然是我在操控着的,现在我已经能作用的相当熟练了,难离跟剑指符搭配起来之后,那效果真的是谁用谁知道,不用吓一跳。

    那个家伙吼叫着,这时候我已经不能去多说什么了。这个家伙看上去绝对是疯了,不然他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它朝着我冲过来了,对没错。他朝着我冲过来。

    我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楞多长时间。如果我真的要楞了很长时间的话,我早就被这个家伙给打死了。

    跟这个家伙并不能做多大的停留,过多的消耗始终是不好的。我先往后闪了一下,躲开了这个家伙的进攻。

    这家伙直直的装了出去,正好碰到了刚才它给我扔出来的那道大铁门身上。

    它的身下就是大铁门,但是那门并没有把他砸烂。反而一直在那上面躺着。我咬了一口唾沫,好说这里面没有明说,不然的话也不会发生现在的情况。

    那个家伙好像挺能照顾自己的情绪的。这时候的它没有一点失落。反而是将那铁门扛起来的自己把那门修出了一把长刀来。

    这刀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凶残,但是却能给袭击的人一种威慑感。

    我自己当然是不能被这些东西给吓到了啊,硬着头皮,只能往前面走。

    我的时间可不多了,要知道我们此时可没有什么结界啊。过一会这下面这么大的响动,我就不相信这大白天的没有会过来,我里个去的啊。

    “你说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我挣扎的站了起来。

    这个家伙拿着那道铁门弄出来的长刀,凶神恶煞的盯着我。

    这个家伙虽然死了也是那么的让人讨厌。

    他的上衣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身上的皮肤在不断的翻滚着,让人一看就觉得恶心,那皮肤之下一定隐藏着一些东西,但是那些东西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我不敢大意,难离身上的剑指符被我撤了下来。另一只手上使用了剑指符,只用远程的攻击在击打着这个家伙。

    这个家伙不断的拿着长刀进行着抵挡,一次两次还好,这攻击的多了就被我刺激到了。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了。

    它冲着我怒吼一声,身上的皮肤似乎也被这声怒吼弄破了不少。

    要知道它本来就是死去多时了,这时候它哪怕能动都不能说明什么。

    这些皮肤的破裂正是它死去多时的证明。

    这时候它的身上不断的掉下一些东西来。

    我没有在意,但是我却发现那些掉下来的东西竟然有自己的行动能力。

    我忍不住看了一眼,没想到这一眼竟然让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家伙身上掉下来的不是旁的东西,正是我眼睛中的那些小虫子。

    我,我靠?这是啥玩意儿啊?

    这个家伙身上掉下来这么多虫子也就算了。偏偏这些白色的虫子让我陷入到了之前的那种痛苦回忆中。

    在宛家岗,就在那里。

    那天晚上,那些村民身上不就是被这些东西控制了吗?

    怎么,怎么会?

    这时候那些白虫子为什么会从它身上掉下来?

    而且这房间里这么强烈的煞气究竟是怎么出现的?那些虫子身上可不会携带这么浓烈的煞气,这时候不会是有一只鬼王藏在这里呢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