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说话了
    ,精彩小说免费!

    可是这时候发生的事情确实让我傻眼了,那符咒对于这个家伙一点作用都没有。反倒是把这边停尸房的煞气都弄灭了。整个停尸房本来是一种十分寒冷的状态,但是这个时候被符咒烧灭之后整体的气温也变得很高了。原本停尸房是有冷气的,但是这时候确实一点都没有体现出来。好像本来的冷气已经被破坏掉了。

    似乎这边的温度已经被恒定了下来。

    我擦了擦自己的脑袋。准备迎接下面发生的大战。

    我叹了一口气。怎么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那些虫子,好像符咒本来就对它们作用不大,而且那些虫子在这个东西的身上似乎比在我身上还要契合。那些掉落在地上的虫子也不朝我这边爬来了,反而继续钻到了那个家伙的身体中。

    具体的过称大家可以自行体会,那些虫子爬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让我受不了了,这时候更不用说是在钻进去了。

    我干呕了一声吗,但是中午也没吃什么东西,所以这时候我就算是想吐都吐不出什么来。

    “你,真,弱。”那个家伙突然开口了。并且脸上还露出来一种狰狞的表情来。

    我里个去?

    这个家伙竟然还会说话?而且这个家伙冷冷的看着我,让我浑身不自在。

    “你他大爷的会说话啊。”我咽了一口唾沫。

    “他们都说,只有你,才能做到最后的那步。现在,哈哈哈。”那个家伙狰狞的笑了起来,他的手中抓着一把地上散落的虫子,那些虫子在他的手掌上不停的爬动着,爬着爬着就在他的手上撕开了一道口子,缓缓的钻了进去。

    “你是谁?这个东西,不是你的本体吧?”我愣愣的问道。

    虽然这个家伙看上去并没有别的举动,但是这个时候的他我却是非常的警惕。这不是我危言耸听,这样的家伙别看他已经足够膨胀了,这说不定就是他给你营造出来的假象,就等着你不防备的时候狠狠的给你来上那么一下。这一下可能就是要你小命的时候。

    这时候由于手上的虫子实在是太多了,所以那些虫子不得不转换了行动的方向,他的手臂上沾满了虫子。他就用着这条手臂握着那把长刀。看上去不光是邪性啊,最关键的是恶心啊。

    我不想这么恶心下去了,我真的想把这个家伙好好的修理一下。但是同时我也被这个家伙嘴里的话吸引到了。什么叫,只有我才能完成最后一步。而且,这个家伙嘴里的他们又是谁?

    但是这样的东西我越是想越是什么东西都想不通透。

    “从今以后,我将,替代你。”那个家伙恶狠狠的说道。

    我真是!

    我这时候都要被这个家伙气的吐出血来了。替代我?你大爷的,别看你长的比我强壮,就能为所欲为了。再说了,这时候你不也就是把我打退了嘛,你做什么了?就想取代我?

    符咒,符咒你会嘛?你跟胡依依有我这么深厚的感情嘛?简直就是一个狂妄到不行的家伙。

    “说句不好听的,我真的想把你的脑袋给你扯下来。”我的声音更加的疯狂了。如果说之前的时候是为了活命,那么这个时候就是咽不下嘴里的那一口气,你说你自己好好的在这边待着,突然冒出了一个这样的东西大言不惭的要取代你,我不知道你们会怎么样,反正这时候给我这样的好脾气都受不了。

    我死死的盯着这么家伙。虽然他的身上是正常人的样貌,但是从之前的情况就可以看的出来,他的身体中现在已经全部都是那些虫子了。那些虫子还不是一种单色的,白的和红的全都有,但是我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个家伙的身体中能有这两种虫子的存在。我身上的嘛,还好解释一些,毕竟我的身体中有兽,而他可以平衡这些东西。但是这个家伙何德何能啊?这两种见面就掐的虫子在他的那副皮囊里竟然可以共存下去,我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而且,这个家伙说话的时候我就可以判断出来,这个家伙绝对不是莹莹男朋友该发出来的声音,虽然样貌是一模一样的,但是,这外貌下的东西真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个家伙怎么让我想起了宛家岗那边的东西来了?那时候不也是有一个傀儡吗?虽然看上去十分的奇怪,但是对比现在的这一切又是那么的自然。这个家伙,不会也是从宛家岗出来的吧?

    “死吧,你安心的死吧。你死了,我会帮你完成接下来的一切。”那个家伙的声音中竟然还带有了一种蛊惑的东西。

    我咬着牙。

    “死,死还能安心的死?我去你大爷的。”其实从一开始的时候我的情绪就不是很好,一直在骂着这个家伙。我不是没有提过,人在害怕的时候会产生两种情绪,一种是愤怒,另一种就是害怕本身。

    通常,我先产生的就是愤怒这种情绪,刚才那种压抑的环境中你还能让我怎么办?只能骂了呗。而且哪怕我骂了,这效果也不是那么好。你看这个家伙还是那么的嚣张。

    我将难离狠狠的砍了过去,这下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这种愤怒的感觉在发挥着作用,总之,这个时候难离将那个家伙手中的长刀打坏了一个缺口。

    我喘了口气,就在这个时候我愣住了。

    等等,这是?

    好臭啊。这是?

    我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明白过来,但是这时候我突然明白了什么。

    那些尸体!因为没有冷气的作用,那些被冻住的尸体现在全都化了。这样的温度,而且是夏天,我相信过不了多长时间那些尸体的恶臭就会散发出来。我闻着这股恶心的气味,心中的感觉自然也是十分难受的。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吗?我没有办法。

    现在还得忍受着这样的痛苦跟这个神经病打上一场。

    我,我特么的真冤啊。

    “大人,你太保守了,他不过如此。”那个家伙说的东西肯定不是冲着我说的。一定是跟某个我不知道的存在讲的。

    这时候我想到了之前充斥在这个房间中的煞气。

    果然,这煞气是有主的。

    “别嚷嚷了,有本事叫你主人出来,我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是孙子!”我说。

    这家伙肯定不会是过来跟我聊天的,这时候我怎么可能再把这士气输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