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命悬一线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个结界之中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现在我的心里面都不太清楚。这时候如果冒冒失失的打开结界对我来说也有可能是一场灾难。

    这个家伙的体积好像已经固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吸收够了能量,三米多高的个头还是让我有些吃力的。

    这时候我忽然发现一个事情,这个家伙这么着急要弄死我究竟是图什么呢?刚才的时候还跟我说会话呢。

    难道是刚才出现的那些煞气的原因?

    我越想越觉得靠谱。可是刚才的那股煞气不光是对付它,而且也对付了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结界之中藏了一个想要将我们两个人都整死的人?

    我来不及多想,这红色的粉末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我不想让自己消耗过大,那个家伙身边漂浮的白色粉末比我的规模要大多了。

    相比而言我就好像是一个吃着馒头的穷孩子,这边可是一个吃着海鲜的大土豪啊。你大爷的,这些虫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在别人的身上出现呢。没想到这出现之后并没有像宛家岗的那些村民一样失去意识变成僵尸,反而是像我一样拥有着自己的意识。

    “喂,你说的和我一样是不是说拥有这些虫子之后可以保持自己意识的事情?你说话呀。”我躲避着这个家伙的攻击,同时也在开口说道。

    这个家伙的攻击虽然还是恐怖无比,但是我是能直观了解这家伙比较细微的变化的,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这刀上的力道却不是少了一丁半点。

    嘿!有门。

    这时候我总算是明白这个家伙的力量来源了。我之前怀疑是煞气,现在看来这煞气不是要帮它,而是在害它啊。

    它的身形很大,要抵挡这些煞气自然要花费不少的白虫子。但是我这边就不一样了啊。

    它之所以这么着急要弄死我,就是因为那些煞气会对它进行削弱。这些煞气撒在了它的身上就好像是水遇到了火一般。

    这时候我自己进行猜测,从而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家伙别看咋咋呼呼的能一直再生,身体还跟石头一样。但是遇到了这些煞气,它的这些能力至少得费一半。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开心了。你在着急弄死我,可我这边偏偏就不跟你死磕。我就耗死你。

    可能我这样一直跑的动作让这个家伙着急了,现在的它可有些不管不顾了。狠狠的朝着地面猛砸啊。这地面哪里能经得住这个家伙的攻击啊。就跟个绿巨人似得,这地面在它的手下愣是连三下都扛不住。

    我乘着这个空隙给自己弄了一张隐身符。原本我是打算逃跑的,但是我他大爷这么一跑这个兔崽子准压上来,到时候我是生是死还是小事。要知道我们头顶上还有那么多条人命呢。

    这家伙在这地下就已经这么不老实了,谁知道它到了地面上会有什么作妖的事情出现。

    它并不是虚体,这才是让我感到头疼的地方。它不是虚体就意味着它可以被正常人看见。普通人虽然也看不到这些虫子,但是这时候被这个家伙一吓,明天准能登个头条。

    就是不知道哥们我能不能看到。

    这家伙在别人的眼里怎么着也算是一个小怪兽了吧?可惜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奥特曼,有的只是我们这些傻子。

    我不能跑。

    隐身符瞬间发动。这时候我得缓缓的接近接近这个家伙,必须用难离试一试这个家伙的虚实,不然的话这样下去实在是太累了。

    我是想跟这个家伙耗,但是我的眼睛实在是坚持不了了。我怕这么耗下去一会我的眼睛一黑,对付这个家伙真可谓是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就在我刚走了一步的时候面门上就迎来了一阵恐怖的刀风。

    吓得我转头就往往相反的位置跑去。散乱不堪的铁桌子就在地面上铺着。这么一跑我的腰狠狠的磕在了铁桌子上。

    在这样的撞击之下我的牙齿正好咬到了自己的嘴唇,虽说没有咬掉一块肉,但是那血仍旧是流了出来。

    由于破的位置是嘴唇,我刚想喘口气一股腥甜的味道就出现在了我的口中。一下子我被这股味道呛的咳嗽起来。

    但是,但是刚刚我的腰正好磕了一下啊。我刚咳了一下这动静就扯到了我腰上的伤处。

    这下子给我疼的龇牙咧嘴的。

    你,你大爷的。我都隐身了,你居然还能看得到我。这时候我感觉世界都欺骗了我一样。

    疼,撕心裂肺的疼。腰部受了伤的我,似乎做任何一个动作都会疼的受不了,因为任何一个动作都是需要腰部配合的。没有腰部的肌肉,想动一步,难啊!

    那个家伙又是一刀。

    我心中喊道,“完了!”

    就在我整个人感觉自己的生命要消失的时候才发现,似乎,似乎这刀并没有落在我的身上啊。

    我侧身一看,这刀砍在了我的旁边。离我是那么的近。

    我大气都不敢出,这时候我算是明白了。刚才我的隐身符其实是有效果的,只不过这个家伙那一刀正好瞎猫撞上死耗子了。

    它又试探性的砍了几下。虽然没有一刀是落在我身上的,但是这每一刀离我都是那么的近。

    我屏住呼吸,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湿透了。

    我去你大爷的,这也太折磨人了吧?

    它看我不在这里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就停了下来。

    我可不认为这个家伙是在休息。这时候的它一定是在想办法找到我的踪迹呢。

    越是这样,我就越不敢有所动静了呀。

    周围在这个时候开始变得静悄悄的,就连尸体解冻之后落到地上的水滴声都能听的到。

    我快要憋死了。

    这时候我无比怀念起平日里讨厌的车水马龙声,那些声音平时虽然很吵,但是至少比较安全呐。

    别看这个时候安静,但是这时候的安静能当饭吃吗?并不能啊。反而有个什么动静就会被这家伙一刀砍死。

    这家伙好死不死的就盯着我这块看。我都快要哭出来了,就连呼吸都是特别小声的,而且还要跟随着水滴的节奏。

    有什么东西碎了?

    我隐隐约约的好像听到了有什么东西在碎裂的一样。

    我还没有做出反应呢,那个家伙就冲着那个方向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