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8章 背后心思
    听她这么说,凤佳人才稍微轻松一点。

    晚饭是可青做的,凤佳人参加过的宴席无数,吃过的山珍海味也数不清了,但今天的感觉却哪里都那么特别,且不管桌子上都坐了些什么人,那感觉却的确是一家人的感觉。

    而那些饭菜,虽然平时也吃,但从来没觉得如此好吃过,以至于一顿饭吃的,凤佳人都快泪洒当场了。

    “你至于吗?凤鸣国的太子的俸禄待遇是有多差,连顿饱饭都吃不上吗?”莫燃给凤佳人夹了菜,还不忘给她伤口上撒盐。

    凤佳人瞪一眼莫燃,这厮是一点都不给人留情面,“老娘这是感动的,感动你懂不懂啊!”

    莫燃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那还不是因为你的太子当的惨淡。”

    凤佳人忍了,谁叫对方人多呢,她堂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在莫燃口中就变成了一个可怜虫,想想都窝囊。

    莫燃忽然取出了一个困兽石,递给莫云枫道:“爹爹,这是那天在不死丛林碰到的,已经驯化了,给你做生辰礼物。”

    莫云枫一看,却见是一只三百七十二星的赤血雷豹,那豹子被放出来的时候还有些高傲,对于莫燃要把他送给人这件事他一直是不服的,但是那高傲连一秒都没有维持住,就被几个帝王级的威压碾的一丝不剩了。

    赤血雷豹化出人形小心的站在一旁,战战兢兢的看着坐在一个桌子上用餐的大佬们,还有些云里雾里的。

    以至于在莫云枫契约他的时候他是一点都没反抗,乖的像只兔子。

    “我也要这么厉害的契约兽,不过我要自己去打。”莫伊伊兴奋的说道,她始终觉得有自己的契约兽的是一件很拉风的事情,但是至今为止她还没有。

    凤佳人不由的再次感慨,三百七十二星的赤血雷豹,真的是好‘低调’啊……

    饭后,莫燃也没忘了凤佳人的事情,不过她还有一个疑惑,“既然你们没有打开过传承之境,又怎么肯定那颗石头就是所谓的钥匙?”

    凤佳人道:“是祭司说的。”

    言语间是完完全全的信任,凤鸣国重祭祀,祭司更是神秘而尊贵的存在,祭司说的话,没有人会怀疑,连向来跳脱的凤佳人也是笃信不疑。

    如此,莫燃就明白了,“你无非是要抢回那颗石头,现在那石头在哪里都不确定,就算你找到了凤宜人,你能怎么办?”

    凤佳人皱了皱眉,“我让她交出来,她要是不交,我打到她交出来。”

    莫燃摇了摇头,这么粗暴的凤佳人到底是怎么当上太子的?是不是一手打下来的?“且不说你能不能打过凤宜人,凤宜人必定是有备而来,你就是证据十足的上去要,她只要一口咬定没有,你也照样没辙。”

    凤佳人显然不善应对这样的局面,皱眉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莫燃瞧了一眼唐甜,道:“你问唐甜。”

    凤佳人把目光投向唐甜。

    而唐甜眯了眯眼,那杏眸算计起来的时候直让人心里嗖嗖的寒,“你还是先去问问你母皇吧,凤宜人要是来报仇的,你母皇打算怎么办?毕竟一个是凤鸣国的国主,一个是神音派的掌门,要是真干起来了,那就要干脆利落,一次性处理干净,不能留下后患,所以,要争起来,必定是你死我活的。”

    凤佳人眼神也是一凛,被唐甜带上道了,“母皇就是再顾念姐妹情分,也不可能拿家国大事儿戏,此事绝没退让的余地。”

    唐甜道:“那就不必找人了,带着你的人回凤凰城,准备觉醒仪式,在觉醒仪式上一较高下。”

    凤佳人惊道,“觉醒仪式非同小可,不能出差错,那个时候动手太晚了。”

    唐甜却道:“若是布置的万无一失,晚又何惧?关键是,只有在那个时候,凤宜人才会拿着石头出现,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你才是有的放矢,现在着急有什么用?”

    凤佳人仔细思索了半晌,颇有些醍醐灌顶之感,“唐二小姐名不虚传,果然够阴险,不过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要不唐二小姐跟我去一趟凤凰城?凤凰城比朝阳成不知道繁华了多少啊。”

    凤佳人是看中唐甜的谋略了,不过唐甜却摇了摇头,“走不开。”

    唐甜还要在这里守着离火,那才是大事,当然不能走。

    凤佳人顿时有点苦瓜脸了,不等她央求唐甜,莫燃就道:“距离觉醒仪式还有两个多月,不急在这几天,你先回凤凰城,一边准备觉醒仪式,一边注意神音派的动向,唐甜说不定过几天就有空了,到时她再去找你,如果有事拿捏不定,除了女皇,你也可以去找我娘亲商量,或者送信给我。”

    凤佳人一把抱住了莫燃,又感动了一把,“你可真是我的亲妹妹,有你这句话,来十个凤宜人老娘都不惧。”

    莫燃忍不住黑线,“就你这样的,你得唤我一声姐姐。”

    凤佳人却豪放道:“计较那么多细节干什么,不都是姐妹吗?”说着,凤佳人不知怎么又伤感了,“只是这样一来我们就分开了,我是真舍不得啊,还有啊,你答应我的事也别松懈啊。”

    莫燃头疼的看了一眼凤佳人,“你是一国太子,能不能稳重一点。”

    凤佳人却道:“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凤佳人虽然大多数时候疯疯癫癫的,但是在正事上面从不拖沓,也没多待,就直接告辞回凤凰城了。

    等凤佳人走了之后,唐甜才挑眉看向莫燃,“你想让我办这件事?”

    莫燃笑着看了看唐甜,唐甜实在太懂她了,“对啊,毕竟我对凤凰城不熟,对凤鸣国也没把握,娘亲和三娘都在凤凰城,你若是去了,我定能放心。”

    “呵……”唐甜笑了一声,就知道是这样,要不然莫燃也不会那么积极了。

    在须弥界这种地方,血脉亲情什么的太扯淡了,更何况是一个王族,子孙无数,让郑雨薇和莫燃认祖归宗,还封王进爵,这种事跟天上掉馅饼似的,女皇是为了朝凤舞,而把郑雨薇留在凤凰城却是因为莫燃了。

    就算莫燃承认自己身上有凤氏一族的血脉,但也要看她认不认,若他们的利益一致,认下这门亲便是锦上添花,而在这过程中,莫燃也必须展现出一定的实力,得让女皇知道,到底是谁高攀谁。

    在莫燃看来,凤宜人出现的时机正好,一方面她可以借此事由征服凤鸣国王族的一大群人,另一方面,神音派太过清高,软硬不吃,这对她以后的布局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障碍,既然凤宜人丢下门派来到凤鸣国,她自然要狠狠敲打一把,就算只收拾一个凤宜人,也能让神音派伤些元气。

    简单来说,这是一箭双雕的事情。她不能亲自去凤凰城,可唐甜却是能完美代替她的不二人选,她信任唐甜,况且,以唐甜雷厉风行的性格来说,处理起来会比她更干脆。

    “那凤佳人呢?你什么态度?”唐甜睨向她。

    莫燃顿了顿道:“凤佳人最大的优点是识时务,你好好调教一下咯。”

    “估计凤佳人现在还在念叨你。”唐甜道。

    莫燃挑眉,“念叨我好还是念叨我坏?”

    唐甜道:“八成是坏。”

    莫燃不语,坏就坏吧,她与凤佳人相识挺意外的,若她不是凤鸣国的太子,她是真的很欣赏那种一肚子坏水但是放得下身段的人,只是后来参杂了凤鸣国王族的事情,这种欣赏也不再那么单纯了。

    今天是她爹爹的生辰,别人可能不记得,可她娘亲和三娘不可能不记得,但她们两人都没有回来,莫燃心里凉了一下,就算不问,她也敢肯定是凤凰城不放人,不是她那两个娘不回来。

    凤佳人可以在她这撒泼打滚的要男人,莫燃就是真的费心思也会给她牵好这个线,可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莫燃那的娘亲那里也乱动心思。

    如果凤佳人意识到她错在哪里也就罢了,可若是她还敢继续……她有太多办法让一切都终止了。

    正如唐甜所想的,凤佳人现在心里可不平静,她在没人的巷子里晃悠着回四海饕林,心里却在想着今天那顿晚饭,那算是莫燃的家宴,不过家宴上少了两个人,郑雨薇和琪琪格南琴,其他人倒是没人提起,只有莫伊伊问了两次,为什么另外两个娘不回来给爹爹过生辰。

    当时凤佳人心里就跟揣了冰块一样,一丝温度都没有了,她真以为莫燃叫她去吃饭,结果分明是吃下马威,她早就知道莫燃是个硬骨头,她要是硬啃肯定得崩一嘴的牙,可还是大意了。

    就连今天下午,莫燃见到了项白蕊,但还是让她跑了,放走这么大个祸害,她要兜一个大圈子才能解决凤宜人,最关键的是,莫燃和唐甜莫名其妙的从旁观者变成了主导者。

    “唉……”凤佳人深深叹了口气,走的时候她可是再三嘱咐母皇给郑雨薇所有自由的,可她那个母皇太过自负了,这下好了,她跟莫燃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忽然,凤佳人眼神一凛,抬头看向前方,一个蒙面男子提着剑挡在路中间,来者不善。

    “老娘正气不顺呢。”凤佳人哼了一声,在昭阳城里竟然有人敢拦她的路,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