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连连得逞
    “你什么来路?报上姓名,摘下面巾,老娘看情形给你留个全尸。”凤佳人冷笑着说道。

    那人却不慌不忙,“什么情况能留全尸?”

    听声儿还不错,凤佳人道:“要是长得好看,老娘可以破例。”

    那人却把黑色的布系的更紧了些,“得了吧,我担心你**熏心,不杀我了。”

    说罢,那人直接攻了过来,招式凌厉,而且异常凶悍,凤佳人收起了轻视之心,仔细应对起来,发现这人的修为与她在伯仲之间,但是他的招式显然杀气更浓,一看便是在血腥的战斗中历练出来的。

    昭阳城哪里来的这样的高手?

    凤佳人隔开对方,冷哼一声问道:“你不是来杀我的,直接说你的目的吧。”

    那人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把追魂草给我,便可以走了。”

    凤佳人挑了挑眉,原来是抢东西的,不过凤佳人冷哼道:“真是不巧,你可以杀我,但想从我身上抢东西,门都没有!”

    说罢,凤佳人不给对方任何商量的余地,又攻了上去,而且是下了死手,招式异常凶猛。

    凤佳人本就是个土匪性格,越是来硬的她越是不吃,在这世上,唯一让她服软的,至今也只有一个莫燃,凤佳人安慰自己,莫燃那是命中终有一劫,可眼前这个人竟然敢抢她的东西,在今天晚上这个特别的时候,简直刺激到凤佳人了。

    两人在僻静的巷子里打的难舍难分,两人都受了伤,但是凤佳人隐隐占了上风。

    对面的人见久战不下,忽然剑招变的极为凌厉,而且异常诡异,凤佳人竟被那人震的长剑脱手飞出,那人的剑刺了过来,却偏了一下,没有伤到她的要害,紧接着一手点在了她的脖子上,凤佳人便一腔怒气的晕过去了。

    男子在她身上搜了一下,摘下她手中的戒指,那储物戒也是个六品空间戒指,里面的好东西也不少,不过男子只拿了追魂草。

    ……

    莫燃知道凤佳人被抢,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唐甜跟她说的时候笑的那个愉快,说凤佳人快气死了,阴沟里翻了船,现在见谁都想杀,不过最后还是收拾了一身的伤回凤凰城了。

    莫燃也没想到有人会去抢凤佳人,虽然追魂草丢了,但也不是什么大事,她并不担心。

    莫燃静下心来修炼,每日找洛川练剑,抽空带着将军去历练,将军已经可以跟他修为相当的妖兽打了,不必专门挑一些修为低的妖兽了,这让莫燃很是欣慰。

    除了历练之外,莫燃让将军化成人形学习御剑,妖兽都有天赋技能,因此不会修习什么功法和御剑,但也有例外,张恪他们不就是吗,虽然难度大的了点,但是完全可以弥补将军天赋上的缺陷。

    好在将军向来是莫燃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而且异常认真。

    这天,莫燃在三藤戒炼丹,炼丹最忌手生,莫燃不敢懈怠,在练完几炉丹药之后,眼神移到一旁,看到那个静静放置的洪荒巨鼎,不由得伸手拿了过来。

    她端详了片刻,不由得道:“这么一个先天法器却只能束之高阁,到底是你太清高,还是凡夫俗子配不上你。”

    说罢,她将经脉中的异火注入了丹炉之中,她的经脉中已经融合了五中异火,不过烧了许久,那洪荒巨鼎还是毫无反应,莫燃慢慢收回了异火,倒也不意外,毕竟当年天帝九种异火都没有让这个鼎‘动容’呢。

    把它重新放回架子上,莫燃伸了个懒腰举步朝三叶居后面的浴池走去,那里的水灵气太过浓郁,在里面泡着就跟打坐修炼也没两样了,只是平时莫燃没有多少闲工夫在这里泡,何况她若是泡的久了,一定会被偷袭的。

    不过今天莫燃很放心,因为她家里那些妖孽都不在三藤戒里。

    不过莫燃真的太小瞧自己身边的人了,也真应了那句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了,当一只黑影跳进来的时候,莫燃还趴在水池边上,睡的全无知觉呢。

    黑猫小小的身影轻盈而优雅的踱步在莹润的玉石地面上,它渐渐靠近了莫燃,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复杂的看着莫燃,半晌伸出舌头在莫燃脸上舔了舔,猫的舌头有些粗糙,莫燃似乎感觉到了,微微一动,黑猫顿时惊到一般跳向了远处。

    不过莫燃并没有醒,过了一会,黑猫才又走过来,这做贼一般的行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忽然,那小小的身影一闪,很快变成了一身白衣的刑天,那轻盈的衣料浸在水中,他半趴在地上,衣服湿了许多也不自知,屏住气息又在莫燃脸上舔了舔,依旧可口……

    眼眸看到水下玲珑有致的身体,那幽暗的眸子里顿时刮起了狂风,他手中掐了个诀,轻轻在莫燃额头上一点,莫燃的身体一软,险些滑下水去,刑天连忙伸手把她拉住。

    刑天很快也走下水去,他搂着莫燃,目光仔细的在莫燃身上游走,心中好奇又惊叹,他觉得他遇上了此生最大的‘对手’,在莫燃身上,他真的会失去理智,会疯,他甚至有点害怕,这么柔软的身体,他若是弄坏了怎么办……

    那日是莫燃喝醉了,几乎没有警觉,今天他却不敢保证莫燃不会醒过来,所以直接用法术让她睡了,他也从来没想过,他的法术有一天会用来偷香窃玉……

    即便心里说不出的矛盾,可手却有自己的意识一般伸到了莫燃身上,刑天不禁粗喘一声,把头埋在了莫燃脖颈,轻轻舔着那细腻的肌肤,他早就想这么做了,那日太急,他都没有好好品尝。

    眼前的人对他的吸引力太大了,刑天险些失控,深吸了几口气压下心里的冲动,忆起前段时间翻看的一些春宫图册,不禁耐着性子研究起来,虽然莫燃昏睡了,但他想让她梦里有他,将许多伺候人的方法都用了一遍,在他发现连莫燃都忍不住的时候,才终于欺身而上。

    ……

    莫燃睡了一觉,醒来时一张脸却跟调色盘似的,不断的变换着颜色,她只是睡个觉而已,为什么又做了那么香艳的春梦,为什么这一次还是刑天!而且为什么她会梦到那只黑猫也在她身上舔来舔去?她到底对刑天有什么执念?

    莫燃飞快的爬出浴池,她有点无法直视这里了,穿衣服也飞快,她甚至怀疑自己脱的太干净才会有那样的幻想。

    闪身离开三藤戒,天都没黑,那她到底做什么白日梦?

    “喵……”窗口传来一声软软的猫叫,黑猫小小一只卧在窗台上,夕阳在那蓬松的毛发上面渡了一层暖黄,使得黑猫看起来温顺极了。

    其实不只看起来温顺极了,黑猫现在的确温顺极了,他正在试探莫燃的反应,莫燃却只看了它一眼就冲出门去了。

    黑猫看向窗外,见莫燃径直到了别处,不由得又是一阵复杂,她好像没发现什么,他是不是该感慨一下自己的手段高明,一点马脚都没有留下……

    而莫燃之所以跑那么快,是不敢见刑天了,那种诡异的做贼心虚的感觉,她怎么都忽略不了。

    她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柳洋却正要上来,他手里捧着一束花,许是在山上摘的野花,不过他肯定也精心挑选过,整整齐齐的,再用硬皮的宣纸一包,还挺好看的。

    柳洋抬头见到莫燃,脚下顿时快了一些,连跨几个台阶跑了上来,把花往莫燃跟前一送,“送你的,鲜花配美人。”

    莫燃把花接了过来,看他一眼,“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柳洋道:“想你了呗。”他是不会说他是溜回来的,苏雨夜那种变态,不能指望他良心发现,趁着他还没派任务,他就趁早溜了啊。

    莫燃却盯着柳洋看了一会,那眼神柳洋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有些恶狠狠的,又有些犹豫的,柳洋不禁迅速回想了一下他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可他明明还没说什么话啊。

    莫燃却忽然拉着柳洋就走,柳洋一头雾水,“莫燃,有话好好说啊……”

    莫燃这个气势,柳洋是真的怀疑莫燃要打他了。

    不一会,两人进了房间,莫燃把门反锁之后拽着他向里面走去,最后动作很是粗鲁的把他推到了床上。

    床那么软,柳洋皮糙肉厚的当然也不可能摔疼,他只是愈发不确定的看着逆光站着的莫燃,犹豫道:“我虽然是……是打算下点药助……助兴的,但是我还什么都没做啊。”

    莫燃皱眉,“下什么药?”

    柳洋略一迟疑,还是拿出来了,是一包粉状的药,莫燃问道:“这是什么药?”

    柳洋破罐子破摔道:“是催情药,据说是无色无味,能药人于无形,我打算倒在花上面的,但是天地良心,我可什么都没做,那束花干净着呢。”

    莫燃顿时了然,“你打算给我下药?”

    柳洋肩膀都垮了下来,早知道莫燃眼睛如此敏锐,他就不该去买这个东西的,“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