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3章 血杀的请求
    这天,莫燃带着将军去昭阳城城外的丛林里历练,不过基本上是将军自己找猎物,莫燃在一块干燥的地上坐着,眼睛盯着地面上的一根树枝,许久都没有动了,那样子就跟雕塑一样。

    虽然身体一动不动,可莫燃的神识却一直在动,神识密密麻麻的裹住了那根细小的树枝,妄图把它拿起来,可过了很久,那树枝最多也就稍微抖动了一下而已。

    不过那种暗中的较劲却是挺累的,莫燃深一口气,身体往后一靠,暂时放弃了。

    眼神透过茂密的树叶,看到了晴空万里的蓝天,也看到了藏在树上的人,那绣着红色暗纹的衣摆从树枝间落了下来,衣服的主人藏在那里也不知道多久了。

    能丝毫不惊动她就这么猖狂的接近她的人,真的很少,这一点对一个修者来说太危险了,但好在,这些人对她来说都没有危险性。

    “你来了怎么也不出声?”莫燃仰头望着那人。

    一身玄衣的男子飞身落下,墨发用一根红绸高高束起,面具下的异色瞳孔看向莫燃,“我见你太投入,所以没有打扰。”

    说着,他也席地而坐,视线跟莫燃保持在了一样的高度,那血腥味都收敛了许多,来人却是血杀。

    不等莫燃问,血杀就先道:“我是来送图纸的,你把这个东西交给苏雨夜吧。”

    说着,血杀递过来一个玉简,莫燃打开看了看,输入灵力之后,那玉简之上渐渐浮现了一个地图,忆起那日苏雨夜让血杀找的地方,看来这就是了,血杀的效率真的无话可说。

    她把玉简收起来,看向血杀道,“你不亲自去找苏雨夜吗?”

    血杀却道:“我没什么时间了,想来看看你。”

    莫燃眼神闪了闪,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弄的心跳都乱了一拍,不禁有点尴尬的看着血杀,这厮到底是故意在挑逗她,还是无意间把话说的如此暧昧?

    “呵呵,什么……什么没时间了?蜘蛛门殿主很忙吗?”莫燃试图转移话题。

    血杀却道:“不是蜘蛛门,我打算晋级。”

    莫燃这才直视血杀,“晋级……是晋级归仙境,不对,晋级魔尊吗?”

    血杀点头,他的神色跟平时无异,那张带了面具的脸上从来都是那般冷硬又无情,红眸似血,墨眸如夜,诡异而危险,可莫燃看的习惯了,竟也觉得这一黑一红的异色瞳孔好看的很。

    可莫燃此时却有些紧张,“你刚刚拿到魔莲子,已经准备好了吗?你要在哪里晋级?可有把握?”

    魔尊在魔物的修炼等级当中便是相当于人类修者的归仙境,而晋级魔尊,可是有九道雷劫的啊!道道皆是催命符,魔物修炼大成比人类修者要逆天的多,天劫也比人类修者可怕的多。

    “于我而言,准备再多也无意义,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说着,血杀看着莫燃有些紧张的神色,声音低了一些,“你担心我吗?”

    “当然担心!九道雷劫,为何你说的如此轻松?”莫燃道。

    血杀那凌厉的薄唇微微软化一些,道:“我是天魔,只有历劫成为魔尊,才有资格成为一个合格的天魔,也才能重新回到魔域,我是魔,终究要回去的。”

    是啊,血杀是魔,他终究要回到那个血腥的无间界的,在那里,血腥和煞气是魔的养分,而他也不是异类,反而是天生的领袖!

    “我会去墨河渡劫,那里的水不会枯竭,只要不离开水,我的肉身就不会灭。”血杀接着说道。

    莫燃这才明白,所以即便血杀不准备丹药法器亦或是抵抗雷劫的阵法,他也能靠着肉身的再生硬生生抗过雷劫,可那种痛苦岂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我帮你准备一些……”莫燃说道。

    只是不等她把话说完,血杀便道:“你什么都不用帮我准备,我能吃掉多少雷劫,日后便能有多强,而我想全部吃下。”

    血杀的语气坚定而霸气,不需要掷地有声,却让人灵魂也跟着颤栗,最怕的便是强者的心,他们能够做出旁人不敢做的疯狂决定,所以修炼的路到底能走多远,都是自己选择的,要么万劫不复,要么万众瞩目。

    半晌,莫燃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血杀道:“见过你之后就走。”

    莫燃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她其实想说她可以陪血杀去魔域,可血杀一定会拒绝的,他不想让她见到狼狈的一面,也不想让她看到他做的事情,就像自从他们认识以来,也只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才见过他杀人,而后来,不管他杀了多少人,沾了多少血,都是在她的视线之外做的。

    这次历劫也一样,再见面的时候,他便是魔尊了,天魔身体里流淌的是魔王之血,晋级魔尊之后才能得到魔王的传承,才有资格角逐魔王之位,想来,血杀的目的一直都是这样。

    那双异瞳望着莫燃,不知为何犹疑的闪了闪,忽然问道:“莫燃,你能……跟我双修吗?”

    莫燃惊了一下,血杀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知道这种问题多吓人吗?莫燃僵硬着道,“恐怕不……不能。”

    虽然他们之间有过一夜荒唐,可是她不想再来第二次了,血杀是朋友,她若是总犯这种错误,以后就真的没法见血杀了。

    “为什么?”血杀问道,他的声音依旧那般低沉,却带着些失望的感觉。

    莫燃道:“我们……那样,你我之间的关系岂不是变的很奇怪。”

    血杀道:“什么关系?”

    莫燃看着血杀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也索性摊开了说,“在你心中,我是什么人?”

    血杀毫不犹豫,“我在乎的人。”说完,停顿一秒又重新说道:“我唯一在乎的人。”

    莫燃抚额,这个回答有点犯规啊,你不是应该说家人、朋友这种吗?为什么会是这种回答?而且为什么那声音加上那眼神,逼的她心脏都有点超负荷了……

    血杀似乎明白了莫燃为何拒绝他,不由得反问,“在你心中,我是什么人?”

    看着血杀的眼神,莫燃竟没有底气了,唯一在乎的人啊……那得是多重要的人,就好像他的世界里只剩下她一个人,这让她如何说出‘你是我朋友’这样的话,对比之下悬殊那么大。

    “是朋友,还是家人?总之是不能双修的人,是吗?”血杀道。

    莫燃终是点头。

    血杀很失望,也有点难过,但是说不出为什么,他做不出逼迫莫燃的事情来,所以在听到莫燃拒绝的时候,他心里竟有种死寂悄无声息的蔓延开。

    “我们双修过了,我的身体很想要你,但是你不会帮我的,是吗?”血杀又道。

    莫燃艰难的点了点头,她记得血杀说过,虽然他找她修炼时一直都是双修,但那一直都没有通过身体结合去双修,可上一次这个平衡被莫燃打破了,血杀是魔,魔又重欲,一旦**的闸门被打开了,就不可能关上了。

    他说他的身体想要,那她就跟不能帮他了……她怎么可能因为要帮他就维持这种**的关系?帮别的都可以,只有这样不行。

    血杀只看着莫燃,两人都不说话,空气都变得有些折磨人,血杀却突然抱起了莫燃,有力的手臂搂在莫燃腰上,飞快的往丛林外掠去。

    莫燃皱眉,不知道到血杀在冲动什么,她稳住语气道:“你要带我去哪里?将军还在那。”

    血杀却道:“你告诉他让他自己历练,或者把他召唤回来。”

    反正他是不会放下她就是了。

    虽然血杀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莫燃感觉到血杀的怒气了,他只是不会表达自己的情绪而已,他生气了,莫燃也很生气,因为她知道他们的想法不一样,在是否跟他双修这件事情上,是不可能达成一致的。

    莫燃在血杀怀里没动,也不问他去哪了,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

    过了许久,两人在昭阳城最繁华的三岔路上停下,而血杀直接拉着莫燃进了敛芳阁。

    一个老鸨儿扭着腰迎了上来,正要说话,可血杀扫一眼楼里的人,直接问道:“有女人吗?”

    那老鸨儿连忙道:“有有有,客官您……”

    血杀扔出一袋金币,又道:“多叫几个。”

    那老鸨儿见男人出手如此大方,顿时眉开眼笑的应下了,只是在看到他怀里抱着的莫燃时,有瞬间的犹豫,眼看两人搂着上楼去了,老鸨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去通知九公子了。

    即便她心里在嘀咕,九公子的心上人跟一个男人来楼里玩女人,这种事情她想不通,但谁还没有点特殊需求呢是吧……

    血杀和莫燃进了房间,房间很大,布置的也很暧昧,这些莫燃都不奇怪,她奇怪的是血杀竟然来这种地方找女人,她淡淡道:“这里的女人多数都没有修为,就算你跟她们双修,也未必成功。”

    血杀看着她道:“所以我多叫了几个,反正是鼎炉,我不指望她们能有多大用。”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