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3. 祭祀之乱【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鬼王离开莫燃的唇,趴在她肩膀上舔了舔唇,低低的、愉悦的笑着,扫了一眼路人的丑态,鬼王轻轻舔着莫燃的耳垂,笑道:“真刺激,亲爱的主人,这是你给我的惊喜吗?”

    莫燃却还在解鬼王的腰带,再扒下去,鬼王的衣服都快被她扒下来了,她也不知道那根神经突然被搭上了,平日里笨拙的动作此时变的异常灵活起来,那只手在鬼王衣服里很有节奏的挑逗,鬼王的身体一下子便紧绷起来了。

    “冷羽……”莫燃唤道,在成功解开了鬼王的腰带之后,那只手很大胆的往下钻去,可刚一进去就被鬼王抓住了。

    那低沉的声音更多了几分暗哑,“亲爱的主人,你若这么做了,今日便不能跳舞了。”

    莫燃挣扎了一下,鬼王若被她挑起了**,定然不会轻易就饶了她的……她也不知道为何,好像只有这么做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一样。

    莫燃这里的动静迟迟不停,惊动了前面的凤佳人和郑雨薇,两人都从娇子里飞了出来,不一会便来到莫燃轿前,看到轿子里的人,凤佳人惊讶之下有些愤怒,“你们俩能不能注意点场合?”

    郑雨薇认出了鬼王的背影,她虽有些震惊,却并不觉得莫燃和鬼王是那种不分场合的人,她只是淡淡的提醒了一句,“小燃,你今日还有大事未做。”

    郑雨薇的声音传进莫燃的耳朵,让莫燃热闹的脑子也顿时冷静了下来,清冷的声音传了出去,“我知道了,娘亲。”

    郑雨薇听到面的话,她了解自家女儿,转身便拉着凤佳人走了,同时对一脸怒气的凤佳人道:“太子殿下还是安抚一下路人吧。”

    凤佳人惊醒过来,朝凤舞才最重要,现在根本不是责怪莫燃的时候。

    而此时,莫燃又慢慢把鬼王的衣服穿好了,也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可鬼王却幽幽的叹息一声,好不失望的样子,“亲爱的主人,你把我弄的欲火焚身,说停就停了啊。”

    莫燃看了看鬼王,这次是真觉得有些歉意,“我错了,以后补偿你。”

    鬼王顿时追问,“以后是何时?”

    莫燃难得的好说话,“你说何时便何时。”

    鬼王这才笑了,忽然又在莫燃唇上狠狠吸了一下,他离开时莫燃只感觉一阵火辣辣的肿胀,却鬼王修长的手指按在莫燃的唇上,很是满意道:“比胭脂好看多了。”

    莫燃抬眸,却是问他:“我今日美吗?”

    鬼王挑眉道,“你哪日都美。”

    莫燃又道:“只说今日。”

    鬼王悠悠的笑,“不若你一丝不挂在我身下美。”

    这厮一不留神就荡漾起来了,莫燃早习惯了他动不动就这般下流,平时总是白眼一翻,今日却并不觉得生气,反而隐隐笑了笑,那神情看的鬼王稍一挑眉,有些后悔起刚刚制止莫燃了,他的主人今天格外热情呢。

    眼看祭坛要到了,鬼王在莫燃唇上快速一吻,闪身消失了,不过走时却在周围留下一个隔音结界。

    莫燃心中顿时更加安定,鬼王定是早就看出她不舒服了,听不到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也罢,闭上眼,看也不看了。

    轿辇被停在祭坛下方,莫燃三人踏上那高高的台阶,在万众瞩目之下缓缓前行,那长长的衣摆摇曳在身后,有厚重的祭祀号角吹响。

    不一会,三人走到最高处,向下望去,下面是上千上万的等待觉醒的修者,而在隔了几米的另一个平台上,女皇和几个亲王站在那里,最前方是主持觉醒仪式的老者,依然是祭司的助手,竟不是祭司本人。

    入口处传来一阵骚动,隐隐听到有人大喊莫燃不配再跳朝凤舞,她亵渎了传承,亵渎了兽魂。

    凤佳人皱了皱眉,而女皇已经派人去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一会那人便来回禀,女皇和那些朝臣闻言,都是又惊又怒的看向莫燃,没想到在觉醒仪式马上要开始的时候她竟还会弄这么一出!

    凤佳人连忙解释道:“母皇,刚刚的男子是莫燃的夫君,不是别人。”

    女皇却是低声喝止,言语之间满是怒气,帝王的威严也一并显露出来,“荒唐!是夫君又如何!如此不洁之人,怎可再跳朝凤舞!”

    闻言,凤佳人脸色僵了一瞬,郑雨薇则的脸则直接阴沉下去,莫燃倒是轻哼一声,并无异样。

    凤佳人又道:“母皇息怒,今日朝凤舞必须莫燃来跳,您……”

    那女皇却坚决道:“今日大庭广众,莫燃不雅之举有目共睹,如若让她继续跳,如何能堵国中悠悠之口?去,让玲之代替莫燃!”

    “万万不可!”凤佳人急道,她心里清楚的很,今天谁也不能代替莫燃,更何况,郑雨薇是莫燃的母亲,女皇若是这么对莫燃,她也不可能再跳!

    更重要的是,莫燃并非逆来顺受之人,她若受了委屈,定会千百倍的讨回来!外面那些修者怎么说都不重要,可若是女皇这么下令了,才真真是对莫燃的侮辱!她不会善罢甘休的!得罪莫然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宫人已经飞快的去着手换人了,可没想到祭坛上的老者忽然敲了敲那沉重的手杖,使得众人都停了下来,只听老者沙哑的声音道:“祭司大人吩咐了,朝凤舞无人能替,就由燃郡王来跳。”

    “这……”女皇犹疑着,她看了一眼莫燃,可抵不过对祭司的信任,“既然是祭司的意思,便不予追究。”

    说罢,她吩咐宫人去把闹事的修者隔开。

    不一会,那些不和谐的声音便没有了,女皇也开始了她冗长的演讲。

    女皇说了什么莫燃一个字都没有听到,更没兴趣看那些被扇动的少年少女们,她把视线转开,淡淡的看了一眼高台上的老者,她依然穿着那奇怪的服饰,勾着腰,拄着一个高过她头顶的手杖,莫燃心里却在奇怪,那一直未露面的祭司是个什么人物,怎么会在这种场合为她说话?莫不是真的为了觉醒仪式顺利进行?

    也许是吧,那还真是个有远见的祭司。

    今日准备觉醒仪式的便用了满满当当的一天,此时天色慢慢转暗,加之今日阴天,不一会便全黑了,在莫燃面前的祭坛里,那些拥挤的凤凰花悄然绽放,祭坛在瞬间置于火红的花海之中,远远看去定如圣火一般,夺目异常。

    凤凰花开也是祭祀正式开始的预告,女皇的演讲也在那一刻停止,只听她威严无比的声音传至所有等待觉醒的修者耳中,“凤鸣国的子民啊,你们是凤鸣国未来的将军、大臣、圣人!你们前途无量,无人能挡!你们准备好接受伟大的传承了吗?”

    “准备好了!”激动的声音自下方传来,而祭司的号角再度响彻祭坛。

    半晌,那号角声落下,百年听到四面八方传来的鼓声,咚咚——咚咚——

    这是朝凤舞的鼓声,莫燃深吸一口气,缓缓跳了起来,她朝着郑雨薇的方向看了一眼,却见郑雨薇跳的极为认真,莫燃也顿时认真对待起来。

    她不太明白为何如此反感在这里跳这支舞,她只得告诉自己,这支舞不是为凤鸣国所跳,而是为郑雨薇、为郑家所跳,心中的杂乱便顿时消散了不少,动作也随着鼓声渐渐灵动起来。

    所有人都屏息仰望着,花海之中那舞动的身影太过震撼,众人看到几乎失了神,而在鼓声慢慢急促之时,朝凤舞也更加充满力量,待众人仿佛也被那咚咚的鼓声勾去魂魄时,鼓声戛然而止!那张扬的舞蹈也瞬间结束!

    祭坛上三人伏低了身体,虔诚的拜下,而就在那一瞬间,空中顿时落下无数光点!将黑夜点亮,美轮美奂,这一刻定是所有人一生的记忆!

    那光点融入所有人的身体,而一直在做法事的老者也低喝一声,只见那凤凰台上落下一个大大的光束,将祭坛下的众人笼罩在内,那些少年少女们闭上了眼睛,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神色平静舒畅。

    传承开始了,凤佳人欣慰之余却没有放松警惕,她看向莫燃,眼中的担忧很明显。

    莫燃始终都不露声色,使得凤佳人也捉摸不透莫燃在想什么了,因为莫燃今天实在有些反常,可这样的她又有些让人无法克制的忌惮……

    忽然!一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冲进了祭坛,跳进了那片火红的花海之中!

    她来了!凤佳人心中一凛,飞快追去,而莫燃已经先她一步追上去了!

    祭坛上发出一阵低呼,但事先知道安排的众人都不敢妄动,只有女皇飞身跃进了花海!

    “凤宜人,你竟敢回来!”女皇大喊一声,她看清了凤宜人,更看清了她手中拿着的石头,那石头在花海中微微泛着红光。

    凤宜人只回头看了一眼,那美丽的容颜此刻有些扭曲,“我来拿回我的东西,多久都不晚!”

    说着,凤宜人手中举着那发着光的石头,脚下飞快的移动着,而就在那石微弱的光芒之下,花海之中却是奇异的让出一条路来,那拥挤的花朵和枝叶向四周分开,也不知道通向了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