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4. 变天【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快拦住她!”女皇喊道,得神石可得传承一直以来都是传说,但她却知道是真的,只是因为神石一直都没有出现而已。

    莫燃忽然祭出了灭神剑,脚下凌云步诡异而迅速,不一会就追到了凤宜人近前,长剑攻去,凤佳人用那拂尘一挡,两人飞快的过了几招,被那凤宜人逃了,她举着石头,跑的更快!

    不一会,只见花海深处出现一个两米多高的能量门,凤宜人面上狂喜,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群臣大惊,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不仅凤宜人不见了,莫燃、凤佳人、女皇也都跟着不见了!

    “凤宜人,看你还能往哪逃!”女皇震怒的声音随后传来,她也在那能量门落下的前一刻进来了。

    凤宜人一甩拂尘,看向女皇时充满了憎恨,一个是一国之君,一个是一派掌门,都该是稳重大气之人,可此时两人呢可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谁都顾不上仪态了。

    “哼,你来了也好,让你安稳的做了这么多年皇帝,你欠下的账,也该还了!”凤宜人同样怒道。

    女皇却哼道:“可笑,朕不欠你的。”

    凤宜人的脸色顿时有些狰狞,“你害死堂兄,竟然还能厚着脸皮说出这样的话!我今日就杀了你,你在黄泉路上对堂兄忏悔吧!”

    “若不是你一封封催命的传讯,他又怎会抑郁成疾!”

    那边两人吵得不可开交,把陈年旧账一下子都翻了出来,莫燃没兴趣听,却是打量起这个传说中的兽魂殿来,正前方是一座高高的凤凰雕像,栩栩如生,这里似乎也是一个祭坛的样子,只是感觉上荒废许久,到处都透出着一股苍凉的味道。

    那结了蜘蛛网的石柱上,萧索又破败,与传说中的华丽相差太远。

    忽然的打斗声让莫燃回了神,却是女皇和凤宜人动起手来,两人出手都是毫不留情,想要置对方于死地,可这样激烈的打斗没有持续多久,女皇就渐渐落入下风,她的修为本就不如凤宜人,在皇帝的位置上养尊处优,更加不比得凤宜人身经百战。

    莫燃这才飞身去帮忙,几招之内便把凤宜人锁在了自己的攻击之下,女皇得以逃开,她在一旁调息片刻,忽然走上前去,站在那凤凰雕像下面观察,凤佳人也跟了过去。

    凤宜人隐隐有些着急,对着莫燃喊道:“莫燃!这里没你的事!你若就此罢手,我成为凤鸣国的女皇,你该有的地位一样都少不了,甚至比现在更多!”

    “那可多谢了,不过我不需要。”莫燃直接拒绝,能将凤宜人引到这里,这机会千载难逢,她怎么可能听她胡说八道。

    凤宜人见莫燃的杀气越来越浓,她对这个莫燃有些了解,但一直认为她年纪尚轻,而且离她那么远,没什么可以威胁到她的,便从未放在眼中,却没想到今日竟成了她最大的绊脚石!

    可恨的是,莫燃的剑术精湛又刁钻,力量也远远超出一个元婴期修者该有的极限,再加上那把诡异的黑剑,让她的拂尘都断了许多!凤宜人眼看不敌莫燃,却不甘心败在最后一刻,招式猛的一变,狂猛而凌厉,大开大合,竟是不要命的打法!

    而恰在此时,前面不知为何出现一束金光,凤宜人回头一看,顿时目呲欲裂!只见那凤凰雕塑的眼中射出金光,落在了地上!正是她费尽心思要找的传承!现在竟是要为他人做嫁衣了!

    凤宜人忽然不管不顾的朝着那里奔去,莫燃一剑挥去,凤宜人拿着拂尘的手臂也一并被斩了下来,鲜血直喷,可她还是发狂一般奔向了那里!

    凤宜人的目标很明确,她勒住了女皇的脖子,神色狰狞的喊道:“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放过你!”

    说着,她又祭出一把剑,那长剑飞出老远之后,在空中猛的调转方向往回冲去!女皇用尽了办法想要挣脱,可凤宜人却好像长在她身上一样,纹丝不动!

    很快,那长剑刺入了女皇的轮海,一并将她身后的凤佳人也捅了个对穿!

    两人的身体一同滑下,女皇的脸上是震惊,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死去,而凤宜人脸上却是狰狞,还有一丝疯狂,她紧紧的勒着女皇的脖子,到死都没有松开。

    两人的恩怨隔了那么多年,竟然还是清算了,只是清算的异常惨烈而已,竟是同归于尽。

    莫燃就在不远处看着两人慢慢死去,毫无知觉。

    凤宜人是必须死,女皇的死虽有些意外,但对这个见过的面用一个手掌都能数过来的人,莫燃无悲无喜,只是眼神慢慢落在了凤佳人身上。

    她沐浴在金光之中,神色平和,也许根本不知道她背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现在、是在接受凤鸣国至高无上的传承吗?

    如果是,他们信奉的凤凰族兽魂已经帮他们选了新的女皇,那凤宜人和女皇的死、还有什么好唏嘘的。

    莫燃收起了灭神剑,静静的等着。

    不久,那金光散了,凤佳人慢慢睁开了眼睛,她惊喜的看向莫燃,“莫燃,当真有传……”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阵血腥味吸引了注意,再顺着莫燃的视线看去,瞬间看到了被一支长剑串在一起的女皇和凤宜人,凤佳人大惊失色的扑了过去,颤抖着手将二人分开,却发现她母皇已然死去,回天无数了。

    凤佳人愣愣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而这时,周围的情形渐渐变的模糊起来,不一会那出兽魂殿便完全消失了!他们重新出现在了凤凰花的花海之中,而群臣和无数修者也看到了他们。

    待看清楚情形时,群臣急忙奔了过来,痛哭万岁,修者们都在几十米的高台之下,虽看不到上面具体发生了什么,却听到了那悲痛的哭号。

    加之刚刚外面也有过一场激战,神音派的弟子被凤佳人视线安排的人悉数拿下,众人才知道有人来破坏觉醒仪式。

    此时听到女皇死了,众人都惊慌失措,不敢置信,再不久,一大批军队前来清场,迅速的将所有修者都驱逐在祭坛之外。

    群臣痛哭不已,而就在这时,天空雷声大作,酝酿了一天的大雨也骤然落下,将那些鲜艳的凤凰花摧打的残败之极。

    祭坛笼罩着一股阴郁而低沉的悲愤,似天塌下来一般,众人浸泡在雨水之中,在那群龙无首的慌乱中过了许久,忽然一个苍老而沙哑的声音说道:

    “兽魂已经有了新的指示,它选出了凤鸣国新的女皇,尔等立刻收殓先皇,择日下葬归陵,还需筹备新皇登基事宜,不可懈怠。”

    众人在雨中抬头,被这声音说的有了一丝希望,因为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祭司身边的助手,这个老者的话、便是祭司的话!听祭司的,从来不会错!

    “请大人示下,兽魂选出的新皇是谁?”众人急切的问道。

    而那老者的手杖慢慢一指,指向了凤佳人,“太子殿下已经得到兽魂的传承,是当之无愧的新皇人选。”

    众人面上一惊,又是一喜,纷纷转向凤佳人拜道:“叩见吾皇!”

    过了很久,凤佳人才摆手,声音毫无起伏的说道:“平身。”

    凤佳人本就是皇储,能力超群,现在又得了传承,登上皇位顺理成章,众人自然心服口服。

    果然,群臣心中大定,开始收拾残局,将祭台上的尸体都搬运走,也将女皇的尸体好心的装殓,一繁忙碌,最后只剩下莫燃和凤佳人。

    雨中,凤佳人的神色颓败,妆容也被雨水冲垮,有些凄凉,“莫燃,怎么会这样?”

    莫燃动了动眼眸,见凤佳人凄迷的样子,终是有些于心不忍,死的那个人、是她的母亲,“凤佳人,一切都会好的。”

    凤佳人眼神有些模糊的看向莫燃,又道:“我是不是做错了。”

    她在心安理得的接受传承,而她的母皇就死在她背后。

    莫燃抿了抿唇,“不是你的错。”

    凤宜人杀女皇的心很决绝,不惜同归于尽,在她祭出剑的那一瞬间,即便莫燃有办法阻止,她也迟疑了,就那么一迟疑,便一切都成定局了。

    凤宜人当时已经疯了,如果不杀女皇,她更疯狂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如若她自爆元婴,那会更加麻烦,也许连凤佳人都得死,她保不住女皇,也要保住凤佳人。

    这个凤鸣国,她做国主最合适不过。

    “真的吗?”凤佳人急切的问道,好像莫燃说的就一定是真的一样。

    莫燃走了过去,将地上的凤佳人拽起,两人本来华丽的衣裳之上都是泥泞不堪,莫燃的红色还好,可凤佳人白色的衣服上沾了星星点点的血迹,更加狼狈。

    莫燃抓紧了凤佳人的胳膊,墨眸深深的望进了凤佳人的眼里,沉声道:“凤佳人,不是你的错,你现在已经是凤鸣国的女皇,群臣等着你安葬先皇,早登大典,你的子民等着你宣布觉醒仪式顺利完成的消息,你记住,你已经是一国之主,从现在起,你不能有任何优柔寡断!”

    莫燃的声音一字一字敲进了凤佳人的心里,她似乎听了进去,眼中渐渐变得坚毅起来,最后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异常冷酷起来,她深深的看着莫燃,“对,朕现在是,凤鸣国的女皇。”

    说着,她整了整衣襟,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出了花海,走下了那高高的台阶,等在下面的宫人立刻撑伞跑去,将她迎上了轿辇。

    莫燃就那么看着,一直看着凤佳人的轿辇消失在祭坛。

    一个黑影忽然出现在莫燃身边,鬼王环着莫燃的腰,低声笑道:“亲爱的主人,我们也该走了,再淋下去,我都心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