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他很温柔
    那绳子也不知道怎么绕的,紧的很,狐玖自己挣扎了许久,背上留下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红痕,莫燃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半晌才决定先把他的胳膊弄出来,手按在狐玖背上,不可避免的摸到那一片光滑的肌肤,其实触感很好,结实,也很有弹性。

    可那肌肤上一片火热,再加上狐玖隐隐的喘息,莫燃不敢分心,飞快解起那绳子。她按着狐玖的胳膊,带着绳子想要绕过他的臂弯,可拉至一半,狐玖忽然急促的喘息起来,身体也有些颤抖,在终于弄出来的时候,狐玖忽然呻吟一声,那性感撩人的嗓音让莫燃无语之极。

    “你能不能不叫?”莫燃冷硬的问。

    狐玖趴在床上,他的一只胳膊终于恢复了自由,手慢慢的伸到了身下,有衣服挡着,莫燃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那个画面实在太火爆,莫燃不禁咬牙又道:“我好心帮你,你能不能不要给我增加难度?”

    狐玖的气息平复了一些,这才道:“我这不是在配合姑娘吗?这绳子从头到尾就那么一根,你在上面拽,下面也跟着收紧,姑娘既然不想听我叫,我也只好护着我自己……姑娘继续吧。”

    莫燃不知道这绳子还有什么用,但听狐玖隐晦的言语,似乎有点明白了,抽了抽嘴角,她硬着头皮继续。

    过了一会,她把他另一只手也弄了出来,狐玖似乎还受不了,刚开始忍着,后来咬着被子,当真一声都没叫,不过却瞬间出了一身的汗。

    莫燃是不敢再耽误了,拖得越久她越是下不了手,干脆屏蔽了狐玖的种种反应,半晌,终于把他背上的绳子都弄了下来。

    瞥一眼好像筋疲力尽的狐玖,莫燃自己也累的不轻,他两只手灵活的动作一会,那桃花结终于完整的离开了他的身体。

    “多谢姑娘。”狐玖有气无力的说道。

    莫燃没说话,她是累的说不出话了,这一番折腾,好像比一场战斗都耗人心神,她想出去,可刚要走时腿却一软,坐在了地上,她靠在床上,干脆歇了起来。

    半晌,狐玖爬起来,慢慢穿上了那件被蹂躏的乱七八糟的红衣,莫燃也抓着床上镂空的木头,要站起来时,只听窗户吱呀一声,眨眼间便掠进来一人,从窗外吹进了一阵凉风,将屋里的高温和暧昧都吹散不少。

    一袭青衫的沐风提着一坛酒站在窗沿下,似乎被眼前的一幕吓得不轻,空气凝滞了一会,沐风才慢慢道:“我只是去打了坛酒,你们这么快吗?”

    莫燃也诧异的看着沐风,此时几乎心力交瘁,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巧的她都不想解释了!最后深深的叹了口气,“都是误会……”

    沐风的眼神在慵懒的狐玖身上滑过,又看了看一脸颓丧的莫燃,最后视线落在被扔在地上的桃花结上,浓眉高高扬起,笑道:“什么误会?该不会是九公子不小心用桃花结把自己绑了,小奶娃你仗义帮忙吧?”

    莫燃点了点头,由衷道:“是啊,你有一双看穿真相的眼睛啊。”

    “呵呵……”沐风轻笑一声,眼睛颇有深意的看了看狐玖,果然狐狸是狡猾的,一番诱惑下来,还能装的如此不经意,瞧莫燃的样子,定是被他引诱的不轻吧。

    不过狐玖可真沉得住气,把自己也折磨一回,却愣是没吃莫燃……今日若非他临时改变主意回来,还看不到如此精彩的一出吧。

    沐风随手一推,把窗户大敞,好尽快散一下屋子里那闷热劲,提着酒晃了进来,见莫燃始终坐在那里,脚步一转,走过去一把拽起她,“能抵挡住九公子的魅力,小奶娃也算有些定力。”

    沐风这是夸她吧?莫燃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反正她挺后悔的,就应该让狐玖自己去折腾,就算在床上折腾死了,那也是他的事,而不是现在,这忙帮的,现在脑海里萦绕的都是狐玖的叫声……

    “沐风说笑了,姑娘家中不缺男色,岂会把我放在眼里?”狐玖声音有些沙哑,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叫太嗨导致的,他披了衣服跟出来,坐在软垫上往后一靠,说不出的慵懒,仿佛浑身的骨头都被抽走了一样,狐狸眼半垂着,明明是受了一番折磨,却是一脸餍足的模样。

    莫燃叹了口气,她家中男色是多,但没有这么骚的,狐玖真的不必如此贬低自己,可莫燃实在是一句话都不想说了,只听着沐风和狐玖不知道扯了些什么,她才忽然道:

    “狐玖,今天晚上来找你,是有件事要问。”

    狐玖看向莫燃,笑道:“姑娘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有什么直接问就是。”

    “凤鸣国的祭司是怎么回事?他是什么人?你知道吗?”莫燃问道。

    狐玖微微掀开眼帘,稍微提起些精神,“姑娘这是……见过凤鸣国的祭司大人了?”

    莫燃不语,但狐玖却明白了,这显然是默认了,莫燃在凤凰城待了一个多月,这还是第一次问起这个祭司……狐玖仔细瞧了瞧莫燃的神色,才发现她今天本就心事重重,此时顿时知道原因了。

    “凤鸣国的祭司神秘,从来不会离开观星阁,也没人见过他,我自然也无从查起,我怕是要让姑娘失望了。”狐玖如是说道。

    虽然心中有所猜测,但是听到的时候还是有些泄气,“他那样一个人……不该是籍籍无名之辈才是。”

    狐玖笑了笑,道:“当然,凤鸣国之所以能够偏安一隅,跟他们的祭司大人有莫大的关系,只是此人与世无争,对须弥界的局势没有什么野心,即便他再厉害,也不曾被人注意到过,不过……姑娘的运气向来超群,竟能见到此人真容,怕是凤鸣国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被狐玖这么一说,莫燃压力更大,“到底是他有看破天机的本事,还是他并非世外之人,我怎么感觉他对我很了解?”

    狐玖眼睛一眯,“此话怎讲?”

    莫燃道:“他叫我别去沧月国,似乎知道我要做什么。”

    狐玖此时已经精神了许多,也不似方才那般懒洋洋的模样了,“他为何见你?”

    显然狐玖很肯定,是祭司召见了莫燃,不是莫燃主动过去找的。

    莫燃皱眉,竟然犹豫了一会,若仔细说来,那人找她就是为了让她别去沧月国,还有就是把封印碎片给她,可莫燃总觉得找两件事都不是他见她的原因,而他为什么要见她,她也说不清楚……

    “或许,他就只是为了见我一面。”许久,莫燃皱着眉头说道。

    这话听起来自恋,可一看莫燃严肃的神态,便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

    “呵呵……”一旁的沐风忽然笑了一声,他一边自饮自酌,一边安静的听了半晌,听到此刻终于忍不住道:“凤鸣国的祭司见你一面,不问你为何在凤鸣国兴风作浪,却说些别的,此人不是认识你,便是知晓天下大势,劝你或是助你,都是逆天而为,你不如去问问,是不是何方妖孽到了这里装神弄鬼,说不定还是故人。”

    沐风是用玩笑的口吻说的,可莫燃却是一震,猛的坐直了身体,对啊,她应该先去确定一下这个祭司的身份,万一自家男人真的知道呢。

    对了,他既然有封印碎片,那就先去找离火。

    莫燃毫无预兆的站起身来,说走就走,沐风嗤笑的声音传来,“夜已深了,你这么着急做什么?你且说说那祭司有什么特征,说不定爷就认识呢。”

    莫燃犹豫了一会,又坐下了,过了一会她道:“他很温柔……”

    沐风端到嘴边的酒硬生生停下了,狐玖也瞥了过来,他们等了半晌,就等来这样的描述?

    “是个男人啊。”狐玖眯着眼睛说道。

    沐风却是打趣道:“小奶娃,对一个才见过一面的男人,你说他温柔……”

    莫燃却是皱眉,看着两人道:“我说的是实话,他的确很温柔。”

    过了一会,莫燃又道:“我也没有见过那么温柔的人,我无法怀疑他,也无从判断,他的长相太具欺骗性了。”

    莫燃说完,沐风和狐玖半晌都没有说话,一个喝酒,一个玩自己的手指,莫燃道:“你们不信就算了,我先走了,另外,我打算去沧月国了。”

    沐风却道:“爷又没说不信。”

    莫燃瞥他一眼,这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可沐风却笑道:“小奶娃,爷奉劝你去哪里都好,只是走之前别再见那个祭司了。”

    莫燃问道:“为什么?”

    沐风摇了摇头,“他若对你有所图,自然会再去找你,否则当然没有见的必要,依你对他的防备如此之弱来看,当然要敬而远之。”

    莫燃点了点头,沐风这话倒是说对了,她还真不敢再去见那个人了。

    等莫燃走了之后,狐玖才去把那根桃花结收好,就算还不能把这东西绑在莫燃身上,今天也算聊解干渴了……他看了一眼还在那喝酒的沐风,问道:“你不是说去祭奠故人了吗?”

    沐风笑道:“祭奠过了,也不知道日子记对了没有,若不是我来打扰,你该不会把小奶娃吃了吧?”

    狐玖道:“想吃,但现在还不能吃。”

    沐风回首,提着酒也出门去了,这只狐狸这么惦记小奶娃,那嫩生生的女子,迟早得被他吃干抹净,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早点提醒一下她……

    小奶娃看似精明,却对身边的人毫无防备,也不知道要为此吃多少亏……还有那祭司,到底是有多温柔,还能让小奶娃那般念念不忘?说起温柔,还真有一个故人就是那般,不过世上已经再也没有那人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