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6. 事了拂衣去【二更】
    木质的浴桶很大,放在狭小的浴室便没什么可供人活动的区域了,莫燃早已昏昏沉沉没了意识,但她似乎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便预先在浴桶上支了一块横板,拦住了她的身体,要不然在半昏迷的情况下被淹死那就太冤了。

    过高的水温让莫燃的皮肤呈现着不正常的红色,水面上漂浮着大量的草药和毒虫,遮住了水下曼妙的身体,微微摇晃的水面在那纤细的锁骨上沉沉浮浮,那张本来苍白的小脸此刻却是一片桃红,沾满了汗水,莫燃眉头皱紧,即便意识不清,体内的疼痛也是不可忽略的。

    近距离看到如此画面,即便没有如何裸露,视觉冲击依然不小。

    脚步停顿了半晌,男子依然走了过去,视线不可抑制的在那张素净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小巧的鼻子,泛白的嘴唇,闭着眼睛时,狭长的眼线更加凸显,其实这张脸很美,五官更是无一不精致,只是她睁开眼睛时,那云淡风轻的气质,很容易让人忽略她的皮囊,专注她的灵魂。

    如果,如果她只是一副毫不起眼的外表,想必也并没有什么影响吧?

    这种人的人格魅力有点可怕,可怕的好,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环境,才会培养出如此洒脱的女子?她看似温和,温和的对待所有人,可这温和背后分明是冷漠,如果哪天她要走,谁都不会成为让她留下的理由……

    偏偏,这种温和却叫接近她的人如食罂粟,越来越上瘾。

    微微垂眸,男子索性脱了外套,白衬衫在雾气中显的旖旎,卷起袖子捞起水中的药看了看,又从水下拿出莫燃的胳膊探了探她的脉搏,英气的眉宇拢起,经脉大乱,气息时轻时重,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断了,男子眯眼盯着莫燃,那星眸中竟有些恼怒的危险,“真敢冒险,再救你一命,这恩情你准备怎么还?”

    将莫燃的身体扶正,男子绕到莫燃身后,掌心贴在莫燃后心,白色的灵气缓缓溢出,很快被导入了莫燃的身体,那灵气流淌在莫燃经脉之中,温和的修复着被强烈的药效损伤的地方,男子耐心极好,等他收回手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

    试了试水温,男子只掐了个诀,一道金色的符印扔进水中,那水温顿时蹭蹭升高!

    取过毛巾擦了擦手,男子这才开门出去,离开了温度极高的浴室,男子微微吐了口气,自顾自的在房间转了起来,看过那些品形各异的标本,转而拿起书架上的书来看,就近坐在莫燃常坐的那个沙发上,显的有些百无聊赖。

    直到拿起一个粉色的硬皮本,本子上系着一根绳子,这粉粉的本子对于男生来说,本来是没什么看的**的,但许是真的太无聊了,男子拉开那根绳子,随意的翻看着。

    连续看了几页之后,男子方知这是个日记本,记录的都是女孩子的琐事,他可没有探听别人**的癖好,更没兴趣了解女生稀奇百怪的心情。

    正打算合上时,却忽然顿住了。

    如果是别的女生也就算了,可莫燃那种人,会有什么样的心思呢?耐着性子又看了一会儿,可都是女生莫名其妙的心情变化,来个大姨妈都能抱怨一整页,更别说为了一件衣服一个发型一个男人或者一大堆八卦了。

    渐渐没了耐心,一下子翻到了最后,可最后的日期也只是在去年的九月,之后便再也没有了,星眸微微眯起,记得她说她高烧生病就是在去年九月,难道她失忆之后就没再写日记了?

    修长的手指落在那个小巧的夹子上,那夹子把厚厚的一沓纸都隔离起来,既然都看了,也不差这么点了,取下那夹子,只看了几行,眉毛一挑,星眸中流露出一丝兴味,为那频繁出现的‘张恪’和字里行间浓烈的感情。

    沙发旁只开了一盏小灯,柔和的光线下,男子竟极有耐心的把那厚厚的一部分日记都看完了!

    摸了摸下巴,男子牵起了唇角,笑的意味不明,“爱的这么死去活来,真能忘的一干二净?”

    语气中的兴味好像在看热闹,丝毫没有一点那个被爱的死去活来又忘的一干二净的人是他自己的自觉!没错,这深夜来人家屋里晃的男子,正是张恪。

    合上日记本,放回了原处,张恪起身进了浴室,再次调节了水温,又帮莫燃修复了一次经脉,一直等到第三次水温降下,沐浴的水也变成黑漆漆的颜色才算结束。

    站在浴桶边看了一会儿,张恪取下浴巾搭在胳膊上,即便莫燃听不到,他依然道:“事急从权,你这豆芽身材小爷并不稀罕,更何况伺候人洗澡这种事情,小爷还是初次,你就偷着乐吧……”

    说完,张恪弯腰将莫燃的身体抱了出来,刚才分明淡定得很,都什么时代了,暴露的女人他见多了,也自认为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那白里透红的酮体一点点脱离水面,玲珑有致的身体完全呈现在眼前时,那双星眸还是不可抑制的直了!

    即便他真没想乱看,可那一眼扫去,该看的不该看的还是尽收眼底了,好不容易将自己的视线移开,张恪将莫燃抱在怀里,那温软的身体毫无遮掩的靠了过来,本来还闲散无比的张恪此时整个身体都不由得紧绷起来,僵着手拿浴巾擦莫燃的身体。

    眼睛看着天花板,手却不可抑制的擦到了不该擦的地方,“**!”张恪低咒了一声,为自己凌乱的反应感到心烦,好不容易将莫燃包了起来,找到莫燃的房间把她安置在床上。

    看着依然酣睡的莫燃,张恪一双星眸一沉再沉,神色不停变幻,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打湿的衬衫,就那么披上外套,忽然撑在莫燃头顶阴恻恻道:“你倒是睡的挺香……小爷就在京城等你,可别叫小爷失望。”

    本是满身郁气,可转身走时,却还是鬼使神差的掖了掖莫燃的被角。

    ------题外话------

    天,差点忘记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