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5. 欢脱三人行,将军醒来
    呵呵,是莫燃同学吗?你先跟我出来一趟。”那中年男人站定,直接就对莫燃道。

    莫燃强撑困意弥漫的身体站起来,如果是在鬼镇,就算跟艳三娘大战几十回合,她的睡觉时间也不容剥夺!

    有些晃晃悠悠的往出走,刚走到门口,却迎面撞上了一堵人墙,莫燃紧紧的皱眉,有点火大了,不知道开学第一天揍了年级主任会有什么后果?心里虽然凉凉的想着,可真没打算憋着这口气,脚下一伸,打算给那年级主任一下,可自己那么隐蔽又迅速的动作却被对方轻巧的避开了!

    紧接着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对方似乎盯着她瞧了瞧,然后嗤笑一声,“梦游呐?”

    吓!莫燃扣住对方的力道顿时轻了,勉强睁大眼睛,那个帅气的轮廓越来越清晰,碎发下一双星眸似笑非笑,璀璨惑人,“张恪?”她刚才撞到的人是张恪?

    瞄了眼那年级主任,现在正石化在门口,那被大家称作刘师太的老师也惊讶的站在过道上,更别提九班的那么多学生了!

    看着出现在门口的风云人物,再看他对莫燃做出的疑似调戏的动作,众人呆呆的,有点反应不过来。

    半晌,班上的女生炸锅了,也不管什么刘师太什么年级主任了,对着张恪就是一通流口水,有大胆的直接站起来喊话了。

    “张、张恪同学,你也是九班的学生吗?我旁边没人,我们可以做同桌啊!”旁边的胖子风中凌乱,他两百斤的体重存在感那么弱吗?!

    “坐我这里吧!我把我的位置让给你!”

    “天哪!最后一个同学难道真的是张恪吗?那我们以后就可以每天见到他了吗?快掐我一下,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

    “嗷呜……才刚刚庆幸了一下九班美女多,这就来了个张恪,还让不让人活了……”

    女生莫名其妙的兴奋,男生莫名其妙的哀嚎,莫燃面无表情的退开两步跟张恪拉开距离,心里其实郁闷之极,这么快就遇到了张恪!为什么!而且是在同一个班级!她想低调一点都不行!

    张恪眯眼看了看莫燃,却忽然直接拉着她的手走出去了!

    那刘师太和年级主任相视一眼,反应过来赶紧追了上去,天哪,那个莫燃怎么会跟张恪那么亲密?谁不知道张小爷的名号,那可是动动嘴皮子就等让这所学校从上到下都换一次血的主!

    张恪拉着莫燃在楼梯口站定,等着年级主任和刘师太走过来,正巧楼梯上还有个胖子急急忙忙上来,抬头看到上面站着的人,顿时笑着迎上来,“张、张恪同学,我今天一大早就在办公室等着,没成想莫燃同学直接来了教室,哈、哈哈……这就是莫燃同学吧?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

    看着某个故作镇定却依然掩饰不了讨好嫌疑的胖子,莫燃还不知道他是谁……

    张恪却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邹校长在办公室等啊。”

    那胖子顿时紧张的冷汗都下来了,“是我考虑不周,是我考虑不周,我应该在校门口等的,莫燃同学一年没来学校,学校又变化这么大,怎么能找到我的办公室呢?呵……呵……对了,不知道莫燃同学想去哪个班级呢?我可以马上调整。”

    而此时站在后面的刘师太和年级主任已经欲哭无泪了,校长都这样战战兢兢的,别说他俩了,恐怕此时都已经想到被踢出学校从此没人敢用流落街头的凄惨下场了。

    原来这个胖子是校长……莫燃默默想着,瞧了瞧闲适站着的张恪,明明一个年轻人,只往那一杵,却让三个中年人头都抬不起来,不仅因为他的身份,也有他本身疏离而矜贵的气场。

    “就刚刚那个班级。”莫燃缓缓道,她对这里又不熟,去哪都一个样。

    那刘师太终于找到机会插嘴:“太、太好了!我这就为莫燃同学开一个欢迎班会,能有莫燃同学这么优秀的学生是我的荣幸!”

    莫燃淡淡瞧了眼她,刚才也不知道是谁说她不规矩来着……

    刘师太似乎明白了那一眼的意义,顿时满脸尴尬,要是莫燃说那么一两句,她刚刚评定的优秀教室肯定泡汤了!紧张半天,却只听到莫燃道:“刚才大家已经欢迎过了,不用麻烦。”

    “不、不麻烦!我……”那刘师太急着说道,刚才非但没有欢迎,连给莫燃自我介绍的时间都没有,刘师太本想弥补一下作为班主任的热情,结果被张恪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就歇菜了,却听张恪道:“莫燃说,不用了。”

    那刘师太顿时紧张莫名,脑子里都空白了,“哦,哦,不开,不开……”

    张恪转而又道:“邹校长,我们该去上课了。”

    那邹校长忙道:“是,是,是该去上课了。”

    说话间张恪已经越过三人从从教室后门进去了,教室里的很多人都趴在窗户上偷听,猛的见张恪进来,又是一阵兴奋,张恪却站在门口,等到莫燃进来,径直坐在窗户旁边时,他才无比自然的把书包甩在莫燃旁边的桌子上,拉开椅子坐下。

    “哎……”莫燃拄着脸侧头看向张恪,竟幽幽叹了口气。

    “你这是什么反应?又发现小爷英俊无双了?”张恪挑眉看向莫燃,丝毫不介意被观察。

    “哎……”莫燃却又叹了口气,“这次不是,张小爷,你太招蜂引蝶了,被你如此迷人的光环照耀着,我压力很大……”

    张恪嘴角轻轻牵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魔方有一下没一下的玩着,瞧了一眼盯着莫燃发愣的男生们,好像她不知道她也在招蜂引蝶?

    星眸忽然间变得冰冷刺骨,淡淡的扫过教室里的人们,瞬间冰冷的气息传达出无形更胜有形的不悦,教室里议论的声音诡异的停顿,刚刚还发热的脑袋顿时冷却下来,忽然间想起了一些被忽略的事情,张恪虽是校园的风云人物,但最讨厌叽叽喳喳的女生,自以为是的人总会在第二天悄悄从这个学校消失,张恪的名字可不是那么好消遣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正襟危坐,低头看书,亦或是抬头看刚刚进门的刘师太,总之再也没有向张恪和莫燃的那个角落看了。

    “啧啧……”莫燃挑了挑眉,张恪的气势都来吓唬小孩子了……瞧,由于张恪多次出乎她意料的表现,莫燃已经将他的心理年龄提升到了跟她相当的位置,而教室里坐着的这些学生,却成了小孩子了。

    经过刚才一段插曲,莫燃正式回归学校了,只是有了张恪这位爷,莫燃的校园生活想必会很精彩……

    正在莫燃无聊的听着众人选班委的时候,一张纸推到了莫燃眼前,修长白皙的手指刚刚收回,莫燃看了看继续玩魔方的张恪,张恪只抬了抬下巴让她看纸条。

    莫燃低头一看,却见洁白的纸张上面写道:“手机呢?”

    莫燃一顿,想了想才意识到张恪问的是什么,从书包里取出上次见面时张恪给她的手机,按了开机键,示意她忘了开机了。

    只是刚刚开机莫燃就愣了,短信的地方明晃晃的显示73条未读信息,莫燃翻了翻了,大多数都是张恪发来的,内容也基本上一样,刚开始还会有简单的几个字让她开机,后来都变成了空白短信,好像完全是刷存在感的。

    柳洋也有几条信息,他的信息倒很丰富,都是在跟她罗列一些好玩的地方,让她有时间就联系他。

    秦歌的信息比较简洁,但都是问她有没有时间出去吃个饭喝杯茶什么的。

    莫燃汗颜,自上次拿走张恪的手机之后,她还没开过机……被张恪盯着,莫燃真不好解释了,最后只在纸上回了三个字,“我错了……”

    张恪却又写道:“不是说让你开学的时候联系我吗?”

    莫燃一顿,第二次了,再次见面,怎么又被审问了?她原来就没把张恪的话放在心上这种大实话她敢说吗?只好写道:“路上堵车,我这不着急来学校吗?”

    张恪玩着魔方,那闲适的动作别提多帅,莫燃就盯着他的手指看,那修长的手指舞动起来格外好看,张恪也是神了,根本没看莫燃,可魔方却能准确的在他手中一次次的复原。

    过了一会儿,张恪才继续写道:“上次在兰语阁,你放了我鸽子。”

    好啊,刚见面的时候没说,莫燃以为五十天也足够他忘了,没成想还是问了!只好写:“上次有急事……”

    张恪又是沉默好半天,最后在纸上写下一行潇洒整洁的字迹,“你的所有回答,都得去九成水分。”

    莫燃盯着那一行字,顿时无语,九成水分!还不如说她的话完全没可信度呢!不过这也不能怪她,谁让张恪总问些她不能如实回答的问题。

    张恪的盘问算是结束了,可困意再次涌上,莫燃不禁拄着下巴闭目养神起来,朦朦胧胧之间听到张恪的声音就在耳边,“想睡就睡。”

    此时此刻天大地大睡觉最大,莫燃连最后那点小犹豫也抛弃了,反正跟张恪站在一起,就没什么低调可言了,顿时趴在桌子上睡了,不管周围多少声音,也难以阻止她昏昏沉沉的入眠了。

    后来她似乎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喊她,即便只听到了声音,似乎也带着无限的朝气,只是那人还想再接再厉叫莫燃的时候,却被张恪阻止了,俩人在一旁说了一堆什么,莫燃就没听到了。

    中午放学的时候莫燃还是被张恪捞起来的,真的是捞起来的,虽然张恪不厌其烦的叫了她很多次,但一向习惯了艳三娘每天防不胜防的偷袭叫醒方式,仅仅叫她名字简直算是无比温柔了,结果就是全部被莫燃自动忽略了。

    直到张恪也有些不耐烦,直接搂住她的腰强行带走的时候,莫燃才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待渐渐看到人影的时候,就见一张英俊的笑脸凑在她面前,“嗨,莫燃,终于又见面了!你可真行啊,睡了一上午了吧?

    比我都能睡!上次大半夜的你真忍心把我跟张恪丢大马路上啊,要不是开学,是不是还见不到你了?快别睡了,想吃什么?哥带你去!”

    男子清亮的眼睛好似一轮弯月,仿佛带着永远都用不完的能量,热情的,率真的,亦步亦趋的跟在莫燃旁边。

    莫燃这才发现她正走在路上,说是走,其实基本上是有人抱着她走,那一只搂在她腰上的手轻巧的将身体的重量托起,而那手臂的主人自然是张恪了。

    不停试图唤醒她的人,却是柳洋。

    “唔……张恪你先放开我吧。”莫燃先道,竟然以这样的姿势走了这么久!远远看去就像是莫燃主动依偎在张恪怀里,而张恪一点都没排斥的样子,俨然一副热恋中情侣的样子!

    穿过走廊和楼梯,不知道多少人看到了这一幕,一路上不知道惊掉了多少下巴,想必明天,哦不,也许用不了明天,今天下午就会传出向来不近女色的张恪校草已经被某个横空杀出的银发女子摘了!

    至于他昔日的黄金cp、另一位校草柳洋,非但没有回避,反而三人相处融洽的样子!

    “醒了?”张恪问了一句。

    “醒了。”莫燃点了点头,说话间使劲儿晃了晃脑袋,强迫自己清醒一点。

    张恪自然的松手,结果柳洋立刻哥俩好的搭上了莫燃的肩膀,众人刚刚捡起的下巴再一次重重的砸在地上,可柳洋似是完全没看到,“莫燃啊,不带手机可不是个好习惯,以后手机得常常在线啊,要不然想找你都找不到。”

    “柳洋,你能不能先把你胳膊拿开……”很重的好吗?

    “唉,好吧,亏哥这么惦记你,你是一点都没把哥放在心上啊,莫燃,你伤了哥哥的心了……”

    似乎被莫燃的冷淡反应刺激到了,柳洋一脸幽怨,话说他那天被放了鸽子后一个人别扭了好几天,成天跟张恪问东问西,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被这么对待,柳洋大爷虽然应该生气,但事实是,他似乎还挺高兴?

    柳洋是搞不懂也不会去钻研这点小心思的,在怎么都找不到莫燃之后,只好专心等着开学了,可还是晚了一步,张恪明明早就知道莫燃在哪个班,却没有告诉他!想到这里,柳洋暗暗瞪了一眼张恪。

    莫燃则是瞥了一眼柳洋,“你的心是什么做的,也太容易伤了吧。”

    柳洋立刻道:“那要看对什么人了,对别人那就是石头,对你那就是玻璃,是泡沫,一碰就碎!所以莫燃你可得呵护我的小心灵,不然我默默地拼凑碎了一地的心,那得多疼啊!”顿了顿,柳洋又道:“天哪,我真是一个诗一样的男人!”

    莫燃嫌弃的看了一眼自称诗一样的男人,张恪则直接加快脚步进了餐厅。

    学校有专门的高级餐厅,而张恪和柳洋在这里有长期包厢,听说曾经也是张婷、秦歌、苏文哲的。

    莫燃靠在柔软的沙发上,太阳晒得她又有些昏昏欲睡了,要放在之前,这个时间就是她睡觉的时间,昼夜颠倒的她,白天对她来说就是晚上,哪有大半夜吃饭的?因此在柳洋点了一堆菜之后,她只淡淡的吃了一点。

    可她的习惯柳洋不知道啊,见她基本上没动筷子,柳洋直接道:“不是吧莫燃,你吃的也太少了吧,而且一点肉都不沾的,你这是减肥还是厌食症啊?还是饭菜不合胃口?不应该啊,这里的厨子都是一个朋友钦点的,手艺都不错啊。”

    “不想吃,你不要瞎猜。”莫燃只道。

    “可你吃的太少了,听哥的,你再吃点。”说着,柳洋给她一通夹菜,看着一脸鼓励的柳洋,莫燃只好勉强自己又吃了点。

    见莫燃是真吃不下了,柳洋只好退一步道:“好吧,你要是饿了,我随时带你过来吃。”

    饭后三人就坐在餐厅小坐,柳洋一边玩游戏一边不时找话题跟莫燃聊天,“对了莫燃,你住在学校宿舍还是家里?”

    “艳三娘家里。”

    “艳三娘?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绑架了你又成了你朋友的女人,这人真的可靠吗?你不是晕车吗?龙湖区那么远,你晚上怎么回去?”

    “坐公交。”

    “坐公交?那怎么行!要不我帮你在附近找个公寓,你搬过来住吧,实在不行让那个艳三娘也跟着。”说着,视线从手机上移开,嘿嘿的笑着看向莫燃,“其实最方便的是跟着哥住,反正哥的房子很大,能放下好多个你了,只要你点头,哥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

    “谢谢。”

    “哎,就在刚刚,哥的玻璃心又碎了一次,你怎么就忍心拒绝呢?难道是我的魅力不够?”

    “……”

    上课的时候莫燃、张恪、柳洋是一起走进九班教室的,当莫燃看到她后面又多了一张课桌,而柳洋一脸笑容的坐在那之后,莫燃立刻便明白了,从此以后,柳洋也成了她的同窗。

    而九班的同学们当然再一次被惊吓了,刚刚消化了张恪在他们班的事实,转眼间又来一个柳洋!学校最惹不起和最具话题性的两人就这么进驻九班了!

    睡了一上午再加上中午的小憩,莫燃下午倒是没有再睡了,精神百倍,只是她发现,那所谓的课程她是完全听不懂的,不管是英语数学还是物理化学,她从未接触过好吗……

    如果每天如此,她坐在这里非得无聊死,可她也是答应了莫三爷按部就班来上课的,不能才一天就打退堂鼓……

    如果张恪和柳洋没坐在旁边,她还可以看看疯老九给她留下的书,现在显然是不能了……

    张恪一边玩魔方,一边听课,闲适的靠在椅子上,似乎还很认真的样子,有女生时不时偷偷看一眼,见张恪这样子简直要流口水了,而讲台上的老师见此,简直激动的要手舞足蹈了。

    莫燃也很佩服这厮,耐心不是一般的好,瞧瞧柳洋,从上课开始就戴着耳机开着游戏大杀四方了。

    也许是莫燃无聊的样子连张恪也受不了了,压低声音问他,“不想听这些?”

    莫燃点了点头。

    张恪又问:“你不困了?”

    莫燃再次点头,上午都睡够了,长时间以来高强度的训练,虽然累的要死,但忽然这么闲,她还真有点不习惯。

    张恪却道:“不困也可以睡。”

    莫燃看他,张恪这么一本正经的建议她睡觉,很奇怪好吗?

    张恪却忽然笑了笑,近距离释放的魅力着实让莫燃惊艳了一把,心道此人妖孽啊,而张恪压低的声音更带着些平日里少有的磁性,“如果看我就不无聊的话,小爷允许你一直看着……”

    莫燃一顿,干脆利索的趴下了,以前她还能耐心应对张恪时不时冒出的妖孽属性,许是现在熟了,她干脆不想理会了。

    张恪笑了笑,也没在意被无视。

    倒是趴在桌子上的莫燃,闭着眼睛,无意识的内视自己的经脉,看到那薄薄的轮海和小小一团灵力,忽然想到妖禁的修炼无需特定的场合,心下一喜,所以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默默修炼了。

    一直玩游戏的柳洋抬头看了看莫燃,又看了看张恪,悄悄在莫燃身边下了一个屏蔽灵力外泄的结界,嘴里嘟囔了什么,没发出声音,可事实上他说的是“什么师傅啊,一点常识都不教的吗?真以为这学校那么简单啊……”

    过了一会又嘟囔了一句,“嘿嘿,反正以后有哥罩着你……”

    ……

    沉浸在修炼中,下午的时间也就没那么难熬了,放学的时候柳洋说想带她玩一圈,可莫燃坚持要回去,结果就被柳洋一直唠叨她太听话,在这大京城里没有夜生活怎么行。

    “晚上真有很多有趣的地方,也有很多有趣的事,白天见不到的,你真不打算跟我看看去?”柳洋不想放弃,不停的劝啊劝。

    “改天吧,至少今天我必须回去。”莫燃的语气稍微软了一点。

    柳洋也只好叹气了,“好吧……”

    柳洋看着莫燃,心里一万个好奇莫燃到底跟着什么人修炼?这一次见面虽然身上的阴气和修为被掩饰了,定是她的师傅也意识到了长时间在人类中待着不妥,给了她法宝掩饰修为,可她的常识还是少的可怜。

    他是真想带莫燃见见京城的牛鬼蛇神,最好找个机会一不小心暴露一下自己的身份哈哈哈……但是莫燃不给机会啊喂!

    正说着,张恪已经开车过来,让莫燃意外的是,他开的是敞篷车!

    张恪看向莫燃,“上车,我送你回去。”

    莫燃顿了顿,张恪这厮……知道她晕车,所以这辆敞篷车是他专门准备?确实,莫燃也发现她只是不喜欢在狭小的空间高速移动罢了,如果换成这样的车,也许就不存在晕车的问题了。

    如果让他送,她就不用跑那一段山路了,可这也意味着,她得告诉张恪鬼镇的位置了……可要是她拒绝,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啊?就算今天混过去了,以后呢?

    见莫燃没动,柳洋忍不住催她了,“快上车啊莫燃,有人给你当司机,难不成放着兰博基尼不坐,你要去坐公交?况且据我所知公交到不了山上,走吧走吧,我也正好想认认你家门儿呢。”

    莫燃只好打开车门,心想如果不晕车的话,还是让艳三娘给她搞一辆敞篷车好了……

    “诶?我坐哪?”柳洋正想上车,才忽然意识到这车是两人坐的。

    张恪淡定道:“引擎盖?那挺宽敞的。”

    柳洋当即怒了,“张恪你故意的吧!你故意换了车是吧?引擎盖宽敞你怎么不坐呐?”

    “不坐就算了。”张恪道,一踩油门直接冲出去了,气的柳洋直骂张恪太损,只好掏出手机给苏文哲打电话,“苏小三你赶紧来接我,张恪那混蛋又阴了我一把,等着瞧吧,下回准阴回来!”

    “我又不是你司机,凭什么随叫随到啊?”苏文哲在那边漫不经心的问,不过语气一转道,“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了,正好刚从我小叔那打听到点消息,我接你去找秦歌。”

    柳洋郁闷的心情立刻有点好转,“关于莫燃的?”

    苏文哲在那边嗤笑,听声音像是在走动,“这都多久了,刚提到消息你第一时间就想到莫燃?这正常吗?”

    柳洋无所谓道:“怎么不正常啊,天经地义啊,以后我跟莫燃就是同窗了,多么珍贵的经历啊,你是永远不可能明白了。”

    “这话怎么说?”

    “你老了呗,有本事你再活回来。”

    “还要不要消息了,还要不要车了?要不你自己走过来?”

    “行行行,你不老,你小,就你最小行了吧?你还没说到底是不是关于莫燃的消息。”

    “算是吧,是莫燃她哥,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待会儿见面再聊吧。”

    ……

    再说另一边,都上了张恪的车,莫燃只好告诉了他别墅的地址,等下了车,莫燃去按门铃的时候,张恪却倚在车上漫不经心的观察起周围的环境,回过头的时候见莫燃在看他,张恪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这里挺好的。”

    “我也觉得不错。”如果不好鬼镇也不会选在这儿了……

    正在这时,艳三娘妖娆的身影出现在二人的视野中,高挑的身影款款走来,艳三娘穿的是一件桃红色的袍式睡衣,妖娆的身体曲线着实能让人看的血脉喷张,再加上那张花容月貌的脸,足以让多数男人魂不守舍,但这多数男人里正好没包括张恪。

    张恪站直了身体,只是在艳三娘身上轻轻掠过,然后看向莫燃,似是在等她介绍一样,可艳三娘那边已经先开口了,“呵呵,莫燃,早就说了让你带钥匙了,结果还是忘了?这是你同学还是你男朋友?”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莫燃看了看艳三娘一副很八卦的样子,眼神毫不掩饰的上上下下打量张恪,莫燃只好严肃的咳了一声,提醒她别毒害鬼镇外的人,同时说道:“这是我同学张恪,张恪,她就是艳三娘。”

    “你好。”张恪礼貌的笑道,莫燃想起在莫三爷家里第一次见张恪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看起来就像个谦谦君子,但跟他越熟才会发现他真实的面目可不是如此。

    “呵呵你好,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呢,别在这站着了,进去坐坐吧?”艳三娘邀请道。

    张恪却笑了笑道:“谢谢,但我还有事情,把莫燃送到我就放心了,改天再登门拜访。”

    艳三娘道:“哦,这样啊?那你忙你的,随时欢迎来玩。”

    张恪和艳三娘你来我往几句就结束了对话,张恪也干脆利索的开车下山了,莫燃倒有些奇怪,因为之前张恪明明一副想探探莫燃老窝的样子,这会儿竟然没答应艳三娘的邀请?

    正在这时,艳三娘拍了拍莫燃,“回去了,你行啊,刚第一天就带了个美男回来,而且还是个筑基期八层的美男。”

    “什么?!”莫燃脚步一顿,怀疑她听错了,“你说的是张恪?他是修者?而且已经筑基期八层了?”

    “别那么惊讶了,你的底细早就被人家看穿了。”艳三娘撩了撩头发,转身进门。

    莫燃在原地站了一会,眼见张恪银色的车尾消失在马路尽头,着实吃惊不小,他之前一直怀疑张恪是不是修者,也想着今天如果见到艳三娘的话也可以帮她证实一下,现在证实是证实了,可他已经是筑基期八层了!这样的修为放在一个十八岁的男子身上也算是天才了啊!

    莫燃若有所思的回了鬼镇,坐在酒楼发呆,从莫家村开始,张恪是知道她所有变化的人,这么说上次出去见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她修炼了,今天让她上课睡觉也是提醒她可以修炼,可张恪修为已经这么高了,那莫三爷呢?张家呢?还有柳洋呢?

    她在莫家村的时候还那么弱,忽然间变成了练气期七层的修为,张恪应该会很好奇吧?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送她回来,肯定是想看看是谁让她修为暴涨的,只是艳三娘邀请他进门的时候他却拒绝了!虽然艳三娘说张恪是绝对看不出她的修为和鬼镇的结界的,可莫燃还是觉得张恪像是嗅到了什么似的,故意回避了……

    张恪这厮的心思着实难猜,城府啊城府,不知道什么样的生活环境能培养出这样心思缜密的人,莫燃忽然间有点好奇张家了……

    “艳大美女,你知不知道京城张家?”莫燃侧头问艳三娘。

    艳三娘闲闲的磕着瓜子,闻言瞥了她一眼,“张姓可是大姓,张家也有千千万,京城张家是哪根葱?我为什么要知道?”

    莫燃慢吞吞的敲了敲桌面,“我看是你被关在鬼镇太久了,早就跟外界脱轨了吧?现在世俗界谁当家,恐怕你根本不知道吧?”

    “你也别激我,不就是想知道那个美男的底细吗?不用说也是修真家族的子弟,小小年纪就能修炼到筑基期八层,背后没有一个庞大的家族他自己是决计做不到的,这个张家必然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了。”艳三娘一脸‘你好笨’的样子看着莫燃。

    “那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他怀疑这个地方?”

    阴童却忽然飞了过来,坐在莫燃面前的桌子上,大红肚兜看起来很喜庆,“嘻嘻,大姐姐,鬼镇哪有那么容易被发现?就算他察觉到不寻常,也绝对想不出个所以然的,大姐姐,你太小看鬼镇了,区区世俗界,鬼镇还不放在眼里。”

    莫燃挑眉,这话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世俗界这么大,未知数那么多,鬼镇还真敢说,“那我就……找个时间会会张家人。”

    闻言,艳三娘笑着看了看她,“早该如此了,小莫燃啊,你还太嫩了,虽然你现在已经秀色可餐了,但也不至于让一个筑基期八层的美男子鞍前马后,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修真家族手里的资源丰富,接近他们虽然能蹭到一些好处,但也要时刻提防啊,修炼世界的竞争有时候是毫无理由的,也是防不胜防的,有时候一件小小的法器也会成为杀人的理由,一旦进入那个圈子,可没人能提点你了!

    呵呵……不过你还不至于那么笨吧,而且虽然修真家族都很排外,但听你之前提起的,那个莫三爷怕也不是简单人物,你自己权衡吧。”

    莫燃点头,她自然知道这些道理,拥有那样的莫家祠堂和莫氏碑林,莫家怎会简单?那日莫十一问她莫三爷知不知道她修炼,这问法本就有问题,莫三爷铁定是知道修炼这等事情的,又或许莫三爷也是修者呢……

    只是张恪对她……也许终究有些不同的,同是莫家村的人,莫燃不愿意用怀疑的眼光去看……

    “发呆够了没有,够了的话你该去训练了,别想偷懒。”艳三娘紧接着便道。

    “汪汪!”

    莫燃刚刚站起来,却听到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心下一喜,转头看去,正好见到将军从拐角处撒欢儿似的跑过来,一身蓬松的金毛别提多亮眼了。

    “汪汪,汪呜呜……”

    将军两只前爪搭在莫燃手上,人立起来都快跟莫燃一样高了!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看上去像是在笑一般,尾巴在后面疯狂的摇啊摇。

    “呵呵……”莫燃揉了揉将军的头,放开它的前爪,结果将军就跳着一个劲儿往莫燃身上扑,它好像睡了很久很久,也有很久很久没见莫燃了,它不会数到底有多少日子,不过终于见到莫燃的这一刻显然兴奋的不得了。

    “别跳了,我知道你长高了也长大了,呵呵……”莫燃也很开心,将军睡的可真够久的,妖物的修炼方式的确很特别啊。

    “汪汪!”将军忽然凶狠的叫了一声,前爪扑地,做出一副攻击的样子!而它的前爪出伸出一排锋利的指甲,寒森森如刀一般!

    莫燃挑眉,蹲下去摸了摸它的指甲,笑了,将军这是在跟她炫耀它的新战力吗?这一次晋级后将军的变化确实挺大的,身体显然强悍了不少,这锋利的爪子跟寒光烁烁的牙齿,若是在遇到当日的老虎,轻易便能将其撕碎了吧。

    莫燃奖励的揉了揉将军的头,“唔,不错,都这么厉害了,那现在就跟我去杀小鬼吧!”

    将军立刻解除了那一副攻击的姿态,欢脱的跟在莫燃身后往重力室去了。

    艳三娘摇了摇头,“哎,多单纯的妖物啊,你才十星,你家主人让你去跟四十星的鬼物打架,还高兴成这样……”

    ------题外话------

    二萌的布告贴:从明天开始三更啦,万更压力有点大,还是分散开比较好,更新时间为上午十点一更,中午一点二更,晚上七点三更,嗯嗯,如有疑问妞儿们可以随时在书评区跟我交流啊,么么哒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