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9. 厅堂议事【一更】
    莫三爷的决定着实让莫燃震惊了一下,莫三爷在张家虽然地位显赫,受人尊崇,但他毕竟是姓莫,张家既然是修真大家,如今当家的人为何却是莫三爷?当真如在莫家村时听说的那般吗?因为张家男丁凋零?

    这些涉及到了张家的隐秘,莫燃自然不好去问,从张恪和张婷两人惊讶的表情就可以看出,莫三爷这个决定不寻常,果然,张婷是藏不住心思的人,等莫三爷走了之后她就喃喃道:“爷爷竟然让你以莫家人的身份参加灵力测试……”

    莫燃趁机问道:“我本就姓莫,自然是以莫家人的身份参加,你怎么这么惊讶?”

    张婷却皱眉道:“你不懂,爷爷虽然是莫家人,但从未提拔过莫家的的子孙,听说当年有些很有潜力的莫家修者,凡是前来投奔爷爷的,都被拒之门外,久而久之,莫家也就只有爷爷一个高阶修者,再无人能出其右。

    参加十年一会的家族都是众多一流修真家族反复斟酌选出来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十年一会上测试灵力,更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参加历练的!

    爷爷亲自安排一个人测试灵力自然不会有人敢阻止,只是莫燃你就……”

    就怎样?莫燃没问,但她点了点头表示清楚了,如此一来,她定会成为那个万众瞩目的人。

    张恪没阻止张婷,说明张婷说的的确是事实,过了一会,莫燃只问道:“历练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是张恪给她解释的,修炼的世界不缺少洞天福地,自古以来遗留下的不知有多少,只是多数宝地都有上古大阵掩护,内部的机关又有千千万,要么进不去,要么没命进去。

    修真便是逆天而为,为此修者一生不只要耗费多少心血,寻宝,夺宝,炼宝,借以宝物提升修为,可据说修为登顶,堪破一切的时候,这些宝物又如破铜烂铁,不再闪耀,据说飞升天界时,除去本命法器,一切宝物皆要还给世间。

    许久以前,凡间界便有这么一位了不起的散修,飞升天界时,将自己的毕生收藏留在了他修炼生涯开始的地方——华夏,以上古大阵封印,只是早年间被以张家、秦家、柳家为首的多个一流修真家族联手破除那上古大阵。

    那散修设计的秘境精妙绝伦,未免众多家族为此争的头破血流,张、秦、柳三家的老祖出面定下规矩,秘境十年开启一次,且只允许融火期以下的修士进入,这是培养年轻后辈之意。

    十年一会就此形成,且内容越来越丰富,办起来也越来越盛大,逐渐成为华夏各大修真家族最重要的聚会。

    “这样的历练听起来很不错啊。”莫燃笑道,事实上她很想参加这样的历练,她想面对真正的修者、妖物、鬼物,战士只有在不断地战斗中才会成长。

    张婷却是急道:“可这样的历练也是很危险的!莫燃你才修炼多久啊,怎么能跟那些家族弟子比拟?更何况,你若进了秘境,爷爷便不能护着你了,光凭张恪,我可不放心!”

    虽然她的话很直白,可都说到了重点上,参加历练的都是以家族为单位的,莫燃突然杀出来自然很扎眼,要承担的风险自然也更大了……

    张恪星眸看向莫燃,若是平时张婷这么说他,他定会插两句的,可奇怪的是,这一次却并未反驳,只是唇角微抿,神色间难辨喜怒。

    “不行,这事儿我得再找爷爷说说,莫燃你等着,我去长老院那里堵爷爷,不然一会儿他铁定没时间再见咱们了。”

    说着,不顾莫燃阻拦就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了。

    只留下莫燃跟张恪,张恪也不说话,而且以这段时间莫燃对他的了解来看,他现在应该是心情疑似不佳,而且是跟她有关的,低气压已经蔓延到她那了,否则,以他腹黑的性子来说,有什么不爽也绝对不会表现出来了,难不成她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所以连张恪都懒的在她面前掩饰了?

    过了一会儿,莫燃觉得自己得说点什么,要不然真得被这低气压给闷坏了,“你们参加历练该不会还要签生死状吧?一旦进入,生死由天?”

    张恪勾了勾唇角,可没多少笑的意思,“当然不会,每个人都会随身携带传送令牌,一旦遇到危险,会被自动送出来。”

    莫燃挑眉,“那不就结了。”这些后辈可都是各大家族的宝贝疙瘩,要真有个三长两短还了得?总有保命的方案的。

    张恪却干脆嗤笑一声,“你当历练真是那么循规蹈矩的?即便有传送令牌在手,也照样可以发生很多‘意外’!”

    莫燃沉默一阵,忽然站起来道,“刚进来就急着来见三爷爷了,还没好好看看这四大家族的老宅,你不带我去开开眼界吗?”

    莫燃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能跟张恪讨论,他显然也一副不同意她进去的样子。

    莫燃虽然很想去,但她现在更好奇的是莫三爷的用意了,莫三爷若真为她着想,张恪顾虑的莫三爷不会想不到,可莫三爷为何依然如此决定?索性这件事情不是马上立刻就执行的,她也得好好想想。

    被莫燃岔开了话题,张恪也没有揪着不放,当真带莫燃四处转去了,而且尽职尽责的当起了导游,给她介绍秦家、柳家、苏家的老宅,又将各大家族的关系说了不少。

    二人站在高高的台阶之上,俯瞰着群山,张恪指着一处宽敞的广场道:“明天就是要在那里测试灵力,届时所有的家族都会到场,那个百丈高的巨石看到了吗,那就是测试灵力的影壁。”

    年轻一辈的修为要当着如此多的家族公开测试,这不仅是为历练人选的公平透明,更是彰显各大家族实力的时候,年轻一被辈背负着一个家族几十年后的命运,自然马虎不得,这与莫燃前世常常经历的比武大会一个性质。

    “你们平时不经常回老宅这里吗?”莫燃问道。

    “嗯,如果没有什么大事,一般不会回来,像最近的十年一会,所有人必须都回来参加。”张恪道。

    莫燃很不解,“这里不是你们的家吗?”

    张恪却道:“我说过,在世俗界的修者本来就应该拥有两种生活方式,我们先是在世俗界,然后才是修者。”

    莫燃沉默了一会儿,张家、秦家、柳家充当着世俗界所有修者的紧箍咒,让修者明白他们生活的环境是什么,是他们应该适应这个环境,而不是要世俗界去适应他们。

    就像张家,不仅在修炼世家之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在华夏的军政两界亦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

    莫燃还是觉得很奇怪,这些修炼家族似乎太安于眼前了,她觉得奇怪,终是问出了口:“难道你们没想过去须弥界吗?”

    修者跟普通人到底是不同的,不管在普通人的世界伪装的再好,最多百年之后,他们必须遵从自然规律丢开之前的身份,然后呢,回归一个修者?还是继续以另外一种身份伪装下去?

    如果是那样的话,重复不断的生活岂不是很无聊?要知道,炼气期大成之后便会在修者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一百年的寿元,而筑基期大成后便会再增加两百年寿元!

    修者要在寿元将近之时晋入新的境界,为此所需要的际遇必须不断扩充,修者理应在无拘无束的天地间寻求开悟,世俗界终究不是他们的沃土,广阔的须弥界才是,那里才是修者应该去的地方。

    莫燃觉得自己只是问了一个很普通的问题,可张恪的神色却变得有些耐人寻味,那双深邃的星眸忽然深深的望向莫燃,那里面隐隐的探寻让莫燃一阵奇怪,半晌才听他道:

    “世俗界通往须弥界的界门早就被关闭了,没有人能够打开,如若不然,世俗界的修真派系也不会如此庞大。”

    张恪轻描淡写的说完,莫燃却着实吃了一惊!关闭!没有人能够打开?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这样?“你是说,如今的世俗界已经从人间界分割了出来?无法前往须弥界,也无法去无间界?”

    张恪看着莫燃表现在脸上的惊愕,她似乎不单纯是惊讶,点了点头道:“嗯,就是这样,怎么,你很想去须弥界吗?”

    莫燃垂下眼眸,“当然,哪有修者不想去须弥界的?”

    是这样吗?张恪没有再问。

    二人又转了转别的地方,结果一个小道童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说是家主叫所有张家子弟前往议事堂,还特意说道请莫燃也一块过去。

    张恪看向莫燃,“走吧,爷爷应该也在那里。”

    莫燃点了点头,心想莫三爷真不打算让她拒绝了啊,张家弟子议事,竟叫她一个外人前去……

    一路上莫燃的心思都没停下,世俗界通往须弥界的界门关闭,这个消息震的莫燃有些失措,她还要去须弥界找仇人,还要去无间界找家人!怎么可以被困在世俗界?

    当初疯老九为什么没有告诉她这些?鬼镇的人们也没有说!

    为什么会这样?她很想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想知道难道就没有重新开启的办法?可她自己根本想不出个所以然,而此刻二人已经走到了议事堂。

    议事堂布置的很庄严,莫三爷和另外一个中年男子端坐在上位,厅堂内依次坐着几位长者,左右宽敞的地方才是族内弟子的位置。

    张恪看了看莫燃,示意她跟着他走,进门时先向厅堂内的长辈行过礼,这才带着莫燃向右首的弟子席上走过去,议事厅内的气氛很严肃,莫燃不禁轻轻笑了,这与前世庄内的长辈议事时一模一样……虽然只有小小的弧度,可张恪还是挑眉看了她一眼。

    虽然众多弟子们看到陌生的面孔很是好奇,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没人敢东张西望。

    莫燃正色起来,看了看主位上坐着的中年男子,张稳,在华夏的身份是某陆军少将,而在张家,却是这个庞大家族的家主。

    张稳是莫三爷的儿子,莫三爷也只有这一个儿子,但他姓了张。

    莫三爷是张家的大长老,厅堂内的长者都是张家的长老,但莫燃还没来得及知道他们的排位。

    莫三爷的身份在张家真的很微妙,莫燃实在想不出那么铁骨铮铮的老人为什么会这样选择自己的生活……

    正在这时,却听张稳说道:“今天叫大家过来是因为明天开始的十年一会,所有弟子必须回来,先说一件小事,明天张家弟子中会多一人,莫燃,你出来跟大家认识一下。”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