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5. 莫氏渊源【一更】
    在莫三爷说完之后,莫燃下意识的看了看张恪,结果张恪给了她一个很不友好的笑容,得,刚刚还在跟她计较说谎的事情,现在莫燃一副把他当成外人的意思,似乎一不小心又把张恪得罪了。

    莫燃无语的避开了张恪冷冷的视线,上次莫三爷找她谈话的时候是故意支开张恪的,这一次怎么就让他留下来了呢,总觉得有些事情宁愿不让张恪知道。

    顿了顿,莫燃还是说道:“三爷爷,当初在莫家村的时候,我一直好奇为什么莫九爷他们当初放弃了功名和前途回到莫家村,您对我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以为在修炼上亦如此,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让我来参加十年一会。

    今天我测试出了火属性的能量偏向,您不让我去炼药公会或者是炼器公会,定是还有别的安排,我相信您不会害我,但我不明白,如此一来,我的日子一定平静不了。

    事已至此,我不怕麻烦上门,只是您要问实话,我并不会去任何公会,也不会……要张家的庇护。”

    莫燃终是说出了考虑了一晚上的决定,莫三爷若是想以他在张家的权利护她,莫燃不想给莫三爷添这个麻烦,更不想搅入张家内部的漩涡,她只想能够顺利结束历练方可。

    眼看莫三爷和张恪的神色都有了微妙的变化,莫燃垂眸,让自己眼中深沉的暗色隐藏起来,声音变的有些低沉,“实话就是,我会找到前去须弥界的办法,迟早都会,华夏的一切都不能绊住我的脚步。”

    莫燃的话音落下之后,三人之间呈现出久久的沉默,莫三爷手指扣在扶手上,一下一下的,那双精明的眼睛中也带着深沉的思索,张恪则是死死的盯着莫燃的头顶,那银发柔顺的垂下,明明每一根发丝都那么温婉,可它们的主人却那么坚决,坚决的几近无情,她说,华夏的一切都不能拌住她的脚步……

    许久,莫三爷忽然挥手在茶棚之内设下一个隔音结界,这才说道:“莫燃,当初你问三爷爷为什么老九他们在仕途的巅峰回到莫家村,我没有告诉你,是因为莫家村有些事情,是永远都不能让人知道的,可我没想到,你会走上修炼这条路,如今告诉你也无妨了……

    老九是我们几个当中修炼天赋最高的,当初二十岁的时候已经到了驭物期,老四与生俱来的御兽能力能让百兽臣服,修炼之后本可以成为受人尊敬的御兽师,可也回到了莫家村。

    这是我们共同商量的结果,我留在张家,他们回莫家村,是为了保护莫家村,也是为了保全张家。”

    莫三爷主动提起这些往事,让莫燃稍稍有些意外,张恪不由得唤道:“爷爷……”

    他似乎想阻止莫三爷说下去,毕竟莫三爷几十年来所受的非议已经够多了,他很清楚,莫三爷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流言蜚语、尤其是张家内部的流言蜚语,那是会伤到莫三爷的,所以对于他尊敬的爷爷,他不愿意让他说起他不开心的事情。

    可莫三爷却摆了摆手,继续道:“你们都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也不必爷爷一直守着了……天下莫家千千万,可传承了上古莫氏家族血脉的却只有一支,就是如今名不见经传的莫家村。”

    “上古?”

    “上古?”

    莫燃和张恪同时疑惑出声,莫三爷点了点头:“没错,是上古。”

    自古三界分为五个发展阶段,天地鸿蒙、万物孕育之时为混元时期,人类出现,种族快速丰富的时期为太古时期,力量争夺、斗争最为激烈的时期为上古时期,种族修复,三界复苏的时期为太始时期,而天界一统,三界稳定之后为元皇时期,而当初一统天界的人就是元皇天帝。

    上古时期的莫氏血脉?那不就是那个战争最为频繁的时期?那个时期距今起码有几十万年,莫家村的血脉竟然传承了如此久远?!

    微微停顿了一会,却听莫三爷又道:“莫家村有很多人有着很出色的修炼天赋,但是无一不恪守着先祖留下的祖训,绝不能有光耀门楣的想法,莫家村永远都是平凡普通的村子,如若违背了祖训,莫家村定会收到牵连,家毁人亡……

    这个祖训很可怕,我们确实不敢违背,直到上一辈的老人离世时才将隐瞒的事情告诉我们……

    莫家本是仙家,却因在上古时期,莫家得到了一本来自于混元时期的宝典,据说得此宝典能得天下,莫家短时间内成为了众矢之的,可想而知,在当时那种天下混乱亟待一统的时候,这样一句话能让多少人疯狂!

    莫家因此被追杀的四分五裂,在此后的几百几千年都没有停歇,甚至于很多人见到姓莫的便痛下杀手,但莫家真正的血统却在几个上古家族的掩护下保留了血脉,被送入纷争最少的世俗界,灭族之灾让莫氏根本无法复苏,唯有等待着宝典的传说彻底过去。

    这一等,就是几十万年,莫家村祖训一代一代口口相传,从未间断,而如今告诉你们的原因便是,也许这个秘密已经不需要再继续守下去了……”

    莫燃已经被莫三爷的话震惊了,疯老九怎么没有跟她说过这些?虽然听起来很不可置信,可联想到疯老九带她去的莫氏祠堂,还有莫氏碑林,如若莫氏传承于上古,似乎也有迹可循了……

    张恪却还第一次听到这些,可这厮的脑回路强悍啊,星眸在莫燃身上看了看,又转向莫三爷,问题犀利的回到了最初,“爷爷,那你为何要说您留在张家是为了保全张家?张家跟莫氏又有什么关系?”

    莫三爷看了看自己这个优秀的孙儿,眼中有欣慰,可竟和有些复杂的心疼,“张家跟莫氏确实有关系,当初在莫氏凋零的时候,护送莫氏离开的家族就有张家,这个秘密在张家每代人只能有一个人知道,可到了梓珍那一代,正好就是梓珍,而这个秘密是绝对不能让张家以外的人知道的,梓珍也不可能一辈子不嫁人而带着这个秘密入土。

    我与老九他们商议,莫家所有兄弟都回莫家村,我留在张家,入赘于此,此乃两全之策。”

    张恪却立刻道:“那爷爷今天将这个秘密告诉我,我就是继奶奶之后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张梓珍是莫三爷的妻子,可她早已过世,张恪不难猜到莫三爷为什么会这么说,张梓珍离开时只让莫三爷保管着这个秘密,可见她对他的信任。

    莫三爷沉沉的点了点头。

    张恪默然,星眸变幻莫测,他似乎在梳理这忽然得知的秘密,事情已经过了几十万年,让他理清楚这个秘密传承下来的意义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为什么要守着这个秘密?爷爷当初离开莫家村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打破这个束缚了莫家村多少代的魔咒吗?”张恪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碎发下的星眸仿佛被卷入了深深的漩涡,深沉的危险,莫燃看了他一眼,她怎么忘了,张恪只是习惯于用温和的表象伪装自己,他的本质妖孽的根本不受任何人掌控,他根本不是那种会乖乖听话的人。

    张恪会这样说也是因为莫三爷在他心中的地位举足轻重,要不然他是决计不会将自己的心事摆出来的,也许他会直接去做,而那样的后果也许是不堪设想的!

    莫三爷叹了口气,他似乎并不意外张恪会这样说,“莫氏从一个仙家大族消亡到如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莫家村,并非没有反抗过,可是每一次的反抗都只会让更多人死于非命而已。

    当初护送莫氏离开的家族并不少,可留下来的几近于无,直到现在,若有莫家崛起的太快,依然会被抹杀,而那只幕后黑手好像从上古一直存在到了如今,从未间断过,在华夏,凡是有姓莫的修真家族崛起,也会在短时间内诡异的消失。

    到底有没有什么宝典没人知道,到底是不是得之而得天下更没人知道。

    可莫家村想要平平安安的,就不能大肆发展,却是我无比肯定的……”

    “啪!”

    莫三爷的话还没说完,莫燃的神色就已经有些不对,她端起茶水掩饰自己的颤抖,可那茶水还没送到嘴边,已经啪的打碎在地上,莫三爷和张恪看过去,莫燃却反应极大的蹲下身去捡地上的陶瓷碎片,眼神却定定的望着某一点,完全没有看地面。

    “别剪了。”张恪也跟着蹲下来,皱眉看着莫燃,因为他忽然发现莫燃好像很不在状态,眨眼之间,却见莫燃手指忽然血流如注,被锋利的陶瓷碎片豁开一个大大的口子,可莫燃却根本感觉不到一般,手还在地上乱摸着,张恪一把抓住莫燃的手,语气加重:“我说别捡了!”

    这一声低吼将莫燃的神志给唤了回来,莫燃却依然有些恍惚的看向张恪,口中喃喃道:“原来他们就是这样死的,原来我就是这样死的……”

    “莫燃,你在说什么?你怎么了?”张恪眉头锁的更紧,动作迅速的取了药撒在莫燃手指的伤口上,又从怀中取出一块手帕仔细包好,听到莫燃模糊不清的呢喃,张恪无意识的抓紧了莫燃的胳膊,心口传来一阵一阵紧缩,似乎很疼……

    莫燃没有说话,可她却渐渐清醒了,她知道了为什么莫家庄会被灭族了,也许就像莫三爷说的,莫家庄的发展太快了,被那只无所不在的幕后黑手给抹杀了,除此之外,她想不到别的解释,莫家庄与修者八竿子打不着,根本不可能是因为仇杀……

    莫燃将自己的双手抽出,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没事”,可张恪的眉头显然皱的更紧了。

    莫燃看向莫三爷,道:“这个秘密的确没必要再守下去了,经过了多少代,死了多少无辜的莫姓家族,虽然不是莫家村动的手,可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莫家村无形之中背负了多少血债!三爷爷,您算过吗?

    死守着这个秘密,莫家村真的能平平安安的,心安理得的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吗?如果只是因为那个也许根本不存在的宝典,如果只是因为那句也许只是危言耸听的得之而得天下,用莫氏的消亡换这个世界的太平,这不划算吗?

    莫家村搏一次又如何,大不了就是灰飞烟灭而已,那些毫不知情就被抹杀的家族,他们死的何其无辜……”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