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 准备出发
    “那知道……他们在哪里吗?”莫燃还是问道,莫非竟然也走上了修炼的路,这让莫燃有点意外,也有点隐隐猜中的感觉,可以说,在她知道莫家村的不寻常时,便觉得很多事情都不平凡起来,包括莫非执意进入西三省的原始森林,也许他一开始就是奔着那里的神秘去的……

    “金刚寂的行踪飘忽不定,从来不会有人知道,否则,他仇家遍地,还能活到现在吗?”苏雨夜道,此刻那双深邃的眼睛也在观察着莫燃的表情,很有意思的小朋友呢……那么坚定的眼神,这个年纪的小朋友眼里不应该都是天真的幻想吗?可她眼睛里却找不到一点杂质,专注的有种让人……心慌的感觉呢。

    眼看莫燃似乎有些失望的感觉,苏雨夜不知为何改变了主意,给了她一点希望,“莫非可是我救下的小朋友,而且他是从我手里丢的,我肯定不会不管,金刚寂的行踪我会留意的,到时候只要你们不碍事,叔叔就带你们去冒险……另外,莫非小朋友如果逮到机会,也会跟我联系的。”

    莫燃眼中果然亮了一些,“谢谢你……”

    苏雨夜却笑了笑,深邃的眼睛眯着,军人的严谨和他自身隐隐恶劣的因子结合在一起,让人有种看到他笑时便下意识警惕的感觉,却听他道:“乖,叫声叔叔一切都好说。”

    莫燃抽了抽嘴角,瞥到苏文哲不忍直视的表情,他这位小叔似乎格外热衷于把自己往长辈那个位置划拉……

    莫燃不叫,她绝对是叫不出口的,尤其是面对那张棱角分明相貌堂堂的脸。

    “小叔,您能不见人就认亲吗……”苏文哲无语的说道,结果刚说完就被苏雨夜一掌拍了过去。

    “苏小叔,要不你就给个期限呗,如果你实在太忙……嘿嘿,我们可以去帮你啊!”柳洋说道,苏雨夜却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柳洋,“柳洋小朋友这是怕我说了空话啊……”

    “哪敢哪敢啊?谁不知道苏小叔日理万机,我这也是想为你分忧啊!”柳洋立刻澄清。

    苏雨夜却不再理他,“莫燃小朋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也走了这条路,但是……可要活着哦。”苏雨夜站起身来,看着莫燃微微停顿了几秒,还是可见他的犹豫,以他的观察,莫燃已经不是别人让她不要修炼她就可以停止的了,莫非的嘱托他注定是做不到了。

    只是兄妹两个各自走向可不同的人生,谁都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到底是修真家族的人,知道修者的一生里世俗的牵绊会越来越少,各自活的好好的才是对家人最好的安慰。

    只是这些话说出来莫燃也不会懂,苏雨夜看了看张恪和柳洋,想来莫燃的事情用不着他操心了……

    莫燃点了点头,也跟着站起来,“如果……你再见到我哥,让他一定保护好自己,告诉他我们会团聚的。”

    “团聚”这个词说出口的时候,莫燃心中有些微妙的温暖的感觉,她从来没有见过莫非,可也许是几个月来的暗示,让她潜意识里觉得莫非就是她的亲人,无关血缘,无关前世今生,她还有一个家人,在她还没有能力找到前世的家人时,莫非便是她如今对家人的寄托……

    苏雨夜点了点头便打算走了,真的一刻都不在老宅耽搁,只是走之前看似随意的撩过莫燃银色的发丝,轻笑道:“啧,莫非可没说莫燃小朋友的头发是银色的呢……”

    柳洋的反应很大,直接跳过去了,“苏雨夜你不要毛手毛脚的!”

    可苏雨夜已经迈着一双长腿出门了,隐约还能听到他低低的笑声。

    交流会持续了半个月,后来的半月莫燃是一边上学一边在老宅看擂台度过的,而交流会结束之后马上便是十年一会的历练,莫燃暂时搬回了鬼镇,等着张家那边的安排。

    “虽然觉得历练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是这好歹也是你第一次出门,如果被哪路小妖暗算了或者中了人家的陷阱,我们脸上也挂不住……”

    在莫燃告诉艳三娘她出发的时间之后,艳三娘就在她房间里碎碎念了,已经很长时间了,桌子上摆着许多法器,还有一沓一沓的符箓和一堆一堆的灵药。

    莫燃嘴角抽搐的看着这一对东西,就这符箓,每天扔着玩也够她仍一年了吧?这灵药,就当糖豆吃也够她吃一个月了吧?还有这法器,给她三头六臂也不见得都能用到啊……

    “你打劫了多少人才搞来这么多东西?”莫燃忍不住嘴角抽搐的问。

    “不多,我还没打劫胡铁拳就自己交出来了,判官有钱的很,他的灵药都是公款,随便挤出点就够你用的,这种低级符箓让贾秀才随便画一个晚上就搞定了……”艳三娘无所谓的说道,说着说着忽然瞪眼,美目射向莫燃,“姐是那种打劫的人吗?这还不都是怕你学艺不精,还没出师就被一些无名小鬼勾了小命?一点都不懂姐的良苦用心!”

    莫燃连忙点头,“是是,我现在懂了,那这些我就不客气都收了啊……”

    艳三娘哼了一声,“这些东西要是拿去卖,也能让你成为一个暴发户了,你还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要不是你现在这个修为用不了高级的宝贝,也就只能给你准备这些了。”

    莫燃却是笑了,“其实你们完全不用考虑我用不用得了,反正现在也用不了以后也会用到的,有什么好东西尽管往我这里仍就是了……”

    边说便仔细收起了那些东西,艳三娘闻言斜了莫燃一眼,“你这小算盘打的倒是响亮!”说着,妖娆的身体站起来往出走,“就算要历练也不能耽搁训练,你还有半个小时。”

    莫燃的动作停了停,看着艳三娘似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视线在门外停顿了一会才收回。

    眼神有那么一瞬间变的有些恍惚,莫燃这次历练是跟着张家去的,混在无数家族子弟当中,虽然她没有什么所谓的背景和家世,但是起码张恪会始终站在她旁边,而艳三娘今天这一番举动,又何尝不是告诉她,即便离开鬼镇,她背后也有鬼镇……

    莫燃将符箓分类放好,艳三娘说的不错,这些东西可都是好东西,若是全靠她自己置办,她肯定花不起这个钱。

    之前她一直都不知道,修者之间流通的钱币也不同于华夏,他们使用的是金币,而且为了简化流通,商会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而在华夏,最大的商会掌握在秦家和柳家,基本上所有的修者都会持有商会统一开放的金卡,用以各种场合的消费。

    说起来莫燃还没有这种金卡,因为她还从来没有消费过修者常用的东西,也不清楚它们的行情,但所谓奇货可居,越是稀少的东西价值越高,如果只是低阶的符箓和灵药,价格定然不会太贵,可若是上了些品级的,价钱自然低不了。

    而要劳驾元婴期修者画的符箓或是炼制的灵器,那价格肯定就贵的很了,更别说这里还有那么多判官友情赞助的灵药。

    莫燃不禁有点心动,她这么穷,若是真有必要,她可以把这些东西卖一部分换金币用啊……

    ……

    “小黑,你既然已经是尸王,我是不是应该让你自己去找目标?你想去吗?”从重力室出来之后,莫燃问小黑,自从那天小黑把贾秀才院子里的棺材都给弄出来之后,他似乎就很想找自己的傀儡了,作为一个尸王,没有小弟的话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莫燃也不是不放小黑走,虽然知道他很厉害了,但她已经契约了他,把他纳入了自己人的范围,莫燃就下意识的不想让他再孤零零的在荒野跑了,就像将军,既然决定带着他,莫燃就准备一辈子都带着他。

    小黑还穿着那件黑色的小恐龙衣服,大帽子戴在头上,把那有点吓人的身体完全遮了起来,听到莫燃这么说,那双呆滞的眼睛望向莫燃,像是经过仔细思考一般,慢慢的、认真的摇了摇头,他不想走。

    “呵呵,不想就不去,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去,可以去很多地方!”莫燃顿时笑了,刚才她那么一问也只是想尊重小黑的意见,可心里是真舍不得呢……摸了摸小黑的脸,她已经习惯了小黑脸上有点瘦有点膈手的触感。

    心里想着好像上次小黑晋级之后身体长胖了不少,也没有刚见他的时候可怕了,又想起判官说小黑其实是吞了成年尸王的内丹,力量无法自己发挥出来,也许让他晋级就是释放力量的一种办法,那么,如果她下次晋级,小黑也跟着晋级,那也许小黑会再胖一圈?

    抬眸时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个孤单而清冷的院子,它明明就坐落在鬼镇中央,周围也有很多其它修士的房间,但是所有人经过那个院子的时候几乎都是绕远路离开的,而那个院子就是鬼医的院子。

    那院子就像是鬼医,即便一动不动,也带着拒人千里的冷,鬼镇的人见着阴童就躲,那不是因为怕,而是因为阴童总是恶作剧整人,众人避之唯恐不及。

    而众人躲着鬼医,却真是因为怕了,据阴童说,整个鬼镇也就他、判官、鬼母敢跟鬼医说话,敢进鬼医的房间,就算鬼医不是洪水猛兽,众人也不敢找他。

    自上次晋级之后匆匆见了一面,莫燃便没见过鬼医了,鬼医也从来不会主动走出那间院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也许只是好奇鬼医成天待在房里干什么,莫燃脚步一转,朝那边走去。

    ------题外话------

    今天第一天上班……所以更新有点手忙脚乱了……早上感受了一下帝都的早高峰,虽然顺利下了地铁,但是,但是!就在去公司的时候走错了方向,被坑爹的导航绕了半个小时!差点在寒风中鬼打墙……

    纠结了一会儿,打算今天只更一章,然后码明天的……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