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 三河镇【二更】
    直到莫燃抓着那条项链站在鬼医院子的门口,都没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在她拿到这条项链的时候,鬼医就让她离开了,莫燃注意到桌子上那个沙漏只剩下那么一点点可怜的沙子,看了看天色,恍然发现,也许这一天就要结束了,那么……鬼医的记忆也会清空了?

    她发誓今天只是纯粹来看看鬼医成天待在这个百米见方的小院子里干什么,纯粹是串门来的,可她话没说几句,倒是拿走了不少宝贝,尤其是那两个铠甲护卫,莫燃到现在都有点激动。

    可这个项链……她戴着有什么用?

    而且,她怎么觉得自己有点来占便宜的嫌疑?平白拿了人家这么多东西……所谓礼尚往来,可是她一时也想不到有什么能送得出手的。

    还有,现在那个沙漏应该漏完了吧?如果下次见到鬼医,他还记不记得今天的事情了?

    记不记得不重要,只要别觉得她这些东西来路不正就好了……

    莫燃不禁笑了笑,她在笑自己,她好像把鬼医想的太小人了……

    把那个项链戴在了脖子上,万一以后真的会用到呢?又看了看紧闭的院门,莫燃这才打道回府。

    ……

    转眼到了秘境开启的时间,莫燃不知道张恪怎么处理的,反正学校那边是请假了,秘境不在京城,而是在北边的群山之内,各大家族的人自行前去,莫燃则是跟着张家一起出发的。

    一车人以旅游团的名义进入山区,却在进入山区之后直接开往了目的地,用寻路诀进入当地的修者结界之后,却是一个看上去还挺繁华的镇子!

    “这里本来就是一个历练的地方,出入的主要是大小家族的子弟,秘境的入口就在这个镇子里。”下车后张恪给莫燃解释。

    二人站在镇子的牌坊外,看着往来穿梭的人,有的人西装革履,有的人裙裾飘飘,穿什么的都有,但看上去还不错。

    “三河镇——”莫燃望着牌坊上的字念道,“这里很热闹啊。”

    “秘境开启这段时间都会很热闹,走吧,今天要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等所有人到齐之后才能进入秘境。”张恪说道,前面带路走向了张家在这里的宅子。

    在路过镇子琳琅满目的摊位时,莫燃的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张恪挑了挑眉,跟张家的一个子弟说了一声,便脱离了大部队,陪着莫燃慢慢逛了起来。

    有人奇怪的看了看莫燃,那眼神有点嫌弃,想必是觉得莫燃没见过市面,逮着一个小摊都要问很久。

    莫燃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视线,她只是很好奇而已,这里的很多东西她都只在书上看过,没有见过实物,就比如那一张张风干的兽皮、兽齿,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看上去也是从妖兽身上弄下来的,也有出售妖丹的,只是多数都是一些低阶的妖丹,多数不会超过二十星,三十星偶尔会有,但售价很高。

    “这是狼血草吗?一株多少金币?”

    “这是什么丹药?为什么不整瓶卖?”

    “这真的是三十星土熊的妖丹吗?为什么妖力这么弱?这颗妖丹多少金币?”

    “你这里只有一二品的符箓吗?”

    “……”

    莫燃几乎是一路问过去的,一开始那些修者还很热情的回答莫燃的问题,因为她看起来对此一窍不通的样子,而且还很好奇,更重要的是,她是跟张家的人一块来的!她身后那个帅气逼人的男子又一副不论她买什么都会付钱的样子,这根本就是典型的大肥羊啊!

    那些修者本以为会狠狠的赚一笔,可莫燃问了一路,却愣是一件都没有买!每次张恪看不下去准备给她买下的时候都被莫燃阻止了。

    一直走过了那条街,身后几乎要一片骂声了,张恪瞥了她一眼,“好玩吗?”

    莫燃却惊讶的看他,“我什么时候玩了?”回头时看到一个个摊主看着她不善的眼神,恍然明白了,她这样只问价不买东西似乎得罪了不少人?

    “呵呵……”莫燃不禁笑了。

    “笑什么?”张恪问她。

    莫燃道:“我在笑,张小爷肯定没有过这种被人当做穷光蛋的经历?”

    星眸盯着莫燃嘴角扬起的笑,张恪缓缓道:“托你的福,现在经历了。”

    莫燃此刻想的却是,以刚才掌握的行情来看,她真的是暴发户啊!这些摊位出售的都是低阶的东西,但这样的交易就能够养活一个修者的话,她手里那么多高阶的东西足够养活她很长一段时间了啊!

    等她回来之后,也许应该主动找贾秀才多给她画一点符箓?

    “想什么呢?该走了。”张恪叫了她一声,莫燃只心不在焉的答应了一声,没有动,张恪挑了挑眉,直接拉着莫燃的手走了,星眸中划过笑意,感受到手中柔软的触感,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可以一直走神下去……

    而在张恪和莫燃离开之后,身后不远处一家店内缓缓走出三人,一男两女,男子一身休闲服,贵气逼人,笑起来带着浓浓的邪气,其中一个女子窈窕的身姿引的不少眼神垂涎的看来,另一个女子却是优雅的长裙,同样赚足了不少目光。

    “呵……张小公子似乎有心上人了呢……”窈窕女子掩唇笑道,露出鲜红的指甲。

    男子勾唇笑了笑,“心上人吗?很有趣啊。”

    “是啊,张小公子眼睛难道有问题?连二姐这般身份尊贵天生丽质的女子都看不上,却偏偏看上一个野丫头?”那窈窕女子又笑道,妖娆的眼神看向另外一个优雅女子。

    那优雅女子却淡淡的笑了笑,“俗话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五妹这般火辣的女子,不知道有多少男子垂涎,张恪不照样将五妹打下了擂台?也许,张恪真的是眼神不好呢?”

    那窈窕女子眼神立刻变了变,那优雅女子却径自走了。

    “芳菲,你二姐只是无心,你不会介意吧?”这时,那男子却不紧不慢的说道,似乎是在关心,可在这个时候说,挑拨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吧?

    “呵呵……当然,不介意。”那窈窕女子红唇笑道。

    ……

    第二天一早,莫燃跟随众人来到一处山谷,那狭窄的山谷深处就是秘境的入口,各大家族的子弟都准时聚集在了那里,而负责开启秘境的人便主要是莫三爷、柳光华、秦正治。

    所有等待进入秘境的家族子弟都是摩拳擦掌兴奋异常,莫燃收到了一个胸牌,不仅是她,所有人都有。

    那是一个保命的胸牌,出发前所有人需要将自己的修为录入,一旦遭到致命的攻击,胸牌会在瞬间将人传送出来。

    “我自己来。”莫燃从张恪手里接过那块胸牌,阻止了他的帮忙,如果让他来,她真实的修为不就暴露了?不到一个月就又从筑基期七层涨到筑基期九层,如果张恪再问,她怎么解释……

    张恪盯着莫燃看了一会,任她去了。

    张家此次参加历练的弟子总共有三十六人,而三十六人被平分成了两组,一组由张恪担任组长,另一组由另外一个男子带领,莫燃记得那个人,名叫张行之,好像是四长老的孙子,也是很有天赋的一个子弟,年仅二十岁就已经是筑基期四层了。

    只是张家的光环一直被张君义和张恪顶着,张行之夹在中间,往上没法跟张君义相提并论,往下也比不过张恪,虽然明面上不敢说什么,可他一直在从各方面跟张恪比拼,只是每次都把自己气个半死而已。

    这一次进秘境他也是卯足了劲打算跟张恪较量的,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敢明里跟张恪对立。

    “张恪,赢了的一组能够得到长老们额外的奖励,就算我不想要什么奖励,也要为十几个兄弟姐妹们着想,所以不会手下留情的……”张行之谦虚的笑着,似乎有些为难的说道。

    张恪正在跟莫燃说话,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张行之,总之他依然自顾自的说他的,头都没有回,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样,倒是莫燃看着张行之越来越僵硬的脸,有点同情他,为什么要死脑筋的跟张恪较劲呢?你到底是跟张恪过不去还是跟自己过不去?

    “张恪,我在跟你说话呢!”张行之的语气加重了一些,他依然笑着,但那脸色却实在说不上好。

    张恪这一次看了过去,面上是淡淡的微笑,“行之表哥在跟我说话吗?你刚才说什么了,可以重复一下吗?我没听到。”

    张行之看着张恪脸上看似和善的笑容,忍住了脾气道:“我说,这次历练长老们说了会准备额外的奖励……”

    张恪却忽然拍了拍张行之的肩膀,打断了他的话,“哦,我想起来了!奖励是吧?虽然我并不想要,但我不能不为十几个兄弟姐妹们着想,所以不会手下留情的,多谢行之表哥提醒。”

    张行之的话完全被堵了回去,一张脸近乎扭曲,在张恪这一组许多人肆无忌惮的笑声中黑着一张脸走开了。

    莫燃碰了碰张恪的胳膊,“你不怕打压的太狠会反弹吗?”张家的内乱莫燃本是不想过问的,但是前段时间住在张家,知道的多了,没法不放在心上。

    张恪垂眸,只道:“早晚的事。”

    ------题外话------

    呼呼,二更总算粗来了……还是有点不适应……而且宝宝不会说晚上下班的时候坐地铁坐错了方向,多坐了两站后默默的返了回去……然后该下车的时候发了个呆,然后就多坐了一站,然后再次默默的返回去……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