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 毁灭!
    在接近火种的一瞬间,莫燃的余光里似乎看到了自己如纸屑一般燃烧的肌肤,她就如扑火的飞蛾,看上去是那么的不堪一击!那一瞬间甚至连痛都来不及!

    莫燃似乎听到小黑哭一般的喊叫,一如她第一次在荒山野岭被吸引过去时的哭声,只是那一次单纯是为了引她上钩,这一次,似乎是她把小黑吓哭了。

    似乎还有风狸的吼声,它似乎还说了什么,可是莫燃没有时间去注意了。

    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火种之上,不去关注自己似乎已经面目全非的身体,更不会去回头看小黑他们与三只妖灵的大战,她念了咒语、引火如体的咒语,一片灰白的能量包裹着火种,那能量是莫燃所能使出的最强的引火结界,它的作用是包裹火种融入她的轮海。

    那火种怎会如此轻易的被一个人类驯服?而且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被困住?几乎是立刻,那火种的威压似乎变的更强!那火焰的威力似乎也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莫燃跟它僵持了很长一顿时间,也许并没有那么夸张,可是对于此时的莫燃来说却是度秒如年!这种停顿才让她感知到那迟来的痛感,痛到她根本说不清楚那痛感来自哪里,而唯一可以解决的办法,也许就是现在立刻马上让她的意识也戛然而止!死,从来就不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而在另一边,两个铠甲护卫将三角兽和龙鱼严严实实的挡在后面,不管那三角兽和龙玉多么暴躁,都无法靠近莫燃和火种,而两个铠甲护卫只是执行莫燃的命令而已,根本不知道去关心莫燃现在如何。

    可小黑和风狸却不同了,他们眼看着莫燃的身体被火光笼罩,那火焰从来没有如此令人心颤过!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莫燃的防御结界被一点点的灼烧融化、破裂,眼看着莫燃的皮肉像是脆弱的头发,在火光下一点即燃,眼看着她的身体一点点消逝,像是永远不会回来一般,小黑死气沉沉的眼中遍布紫气,像是盛了两汪紫色的湖水,诡异的可怕!

    “莫……莫……”小黑的叫声似乎夹杂着哭声,带着一股子瘆人的凄厉,那本来燥热的洞中似乎瞬间刮起了阴森森的风,风狸本来也在疯狂的冲向莫燃,那一身雪白的毛发被烧出了大片大片的焦黑,分不清哪里是伤口,哪里是毛发,可此时也被小黑忽然的变化吓了一跳!转头看去时更是惊的停下了动作!

    却见一阵紫色的漩涡包围了小黑,而小黑的气息忽然间变的无比的强盛!那是一种让人毫无理由颤抖和臣服的强!根本无法用准确的标尺去衡量,拥有这样的气息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修为!

    也不同于天威,那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行云流水的强,风狸脑海中唯一能给出的名词便是——强者!再简单不过,但也再准确不过!这世上对于强者本就没有界定,强中更有强中手!可风狸敢确定,它此生,都没听过,更别说见过如此强的气息!如此真实的出现在它面前!

    而那紫色的漩涡就如魔术师手中的魔术布,在那漩涡离开之后,原本小小的身影忽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紫发及地的男子,风狸只看到他高挑的身形和一头与他的身高几乎一致的紫色长发!

    随即那男子猛的闪身,双手掐诀,如风一般冲向了浑身煞气的巨型玄蜂!那极致的炙热与极致的阴森碰撞,风狸一双青色的眼睛越瞪越大,它清楚的看到那高挑男子紫色的长发依然在火光中飞舞,它清楚的看到一阵紫色的如气浪一般的能量从那玄蜂赤红色的身体中荡开!

    紫色和赤红色碰撞出的色彩是从未有过的瑰丽和炫目!而几秒钟过后,火光散去,那紫色也渐渐消弭,风狸才惊觉,那玄蜂的妖灵已经彻底消失了!

    而那紫发的男子则一闪身到了莫燃身边,他似乎并不畏惧轮回之火的火种,却见他张开双臂,这才注意到他身上似乎穿着一件极为讲究的玄色长袍,宽大的袖口却是绘着复杂而古朴的紫色图案。

    那人从身后环住莫燃,即便此时的莫燃甚至可以用千疮百孔来形容了,她本身的结界根本不足以抵挡轮回之火!如果让莫燃看到自己这样,不知道会不会再也无法直视自己,可那人的动作却那么的小心翼翼,像是怕弄疼莫燃一般。

    他的手覆盖在莫燃的手上,紫色的能量缓缓包围了轮回之火的火种,却见那不断试图冲破束缚的火种顿时安稳下来!

    “莫……莫……”

    莫燃隐约能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那声音在此刻听起来异常的好听,仿佛给她灼烧的身体带来无尽的凉意,她想让他多说点,可是那人像是不会说话一般,只重复着一个字,莫……是在叫她……吗?

    可莫燃的意识却像是被单独摘了出来,它在机械的执行莫燃的使命,那轮回之火的火种不知为何忽然安分下来了,而且莫燃能够将她引入轮海了!

    莫燃想都没想,带着它一点点的靠近自己的轮海,当那火种以势如破竹之势冲入她轮海的时候,莫燃只维持了不到三秒的平衡,那一层凉意忽然消失了!而那火种的暴戾似乎瞬间爆发了出来!

    有一团火真真切切的在她的体内燃烧,看似坚固的轮海也只是瞬间就被燃烧殆尽!紧接着那火种横冲直撞的在莫燃体内肆虐,莫燃早已忘记了什么是疼,她现在唯一的清醒的意识便是,就这样结束了吗?她……赌输了吗?

    “莫……”

    “莫,别,怕……别,死……”

    那清凉的声音再次传来,莫燃赤红着眼睛低头看去,隐约瞥到一抹紫色,别的再也看不到了。

    别怕吗,她怕,非常怕,如果她输了,那就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那她的亲人怎么办?她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连与他们再续前缘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她怕的很!

    “啊——”

    却听莫燃大叫一声,那声音似是疼痛之下无意识的喊叫,但更像是来自灵魂的挣扎和悲鸣!

    那火种的破坏力那么强,不知是她收火种还是火种收她,在莫燃的身体完全如星火一般消失在火焰中的时候,一切看起来如摧枯拉朽一般,莫燃根本无从阻止!

    风狸一双青色的眼睛几乎要瞪了出来,它想叫莫燃,它的心跳似乎也在那一刻停止了,那种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的空洞,就像当年父亲和母亲相继离开它的时候一般……当它终于以为自己又有了家的时候,它再一次一无所有……了。

    风狸的眼中倒映着火种异常炫目的色泽,那火焰似乎也染了血,红的那么鲜艳!

    风狸无意识的飞上了空中,缓缓接近了那熊熊燃烧的火种,它的主人在那里,父亲走的时候让它陪着母亲,母亲走的时候让它长大离开秘境,它都听了,它就差一点就走出去了,可它的主人在这里死了。

    它的主人说要并肩作战的,它虽然没有承诺,但它心里那么想了,而现在,它似乎应该去找它的主人才对。

    可在越来越靠近的时候,却忽然被一阵强大的能量隔绝在外,尝试过几次强行过去没有结果之后,风狸的意识好像才从那火种上移开,它看到了仍然站在原地的紫发男子。

    他好像根本没有变过位置,自从莫燃从他怀里消失之后,那男子便面对这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种,风狸始终不曾看到他的神色,就连现在也只能隔着一段距离看着那一头锦缎一般的落在脚踝的紫色长发,还有异常挺拔的身姿。

    他望着火种的方向,像雕塑一般。

    刚才他明明能控制火种,为什么还任由莫燃在他的怀中消失了?风狸好像忽然找到了倾泻情绪的出口,它仰着头怒吼:“为什么不救她!”

    它不知道自己还吼了些什么,那男子却始终纹丝不动,好像那火种里面有什么令他目不转睛的东西一般,也许他也后悔?

    又尝试了几次没有冲过去之后,风狸跌在了地上,一双青色的眼睛望向火种的方向,隐隐湿润,可不知道是不是它的幻觉,它竟然在火光之中看到了莫燃的影子?

    风狸猛的在自己的爪子上揉了揉眼睛,瞪向前方,却见那火光中隐约浮现出一个透明的身影,只是一个轮廓而已,在火光之中沉沉浮浮,风狸的心跳越来越快,似乎要承受不住跳出喉咙一般!

    那是莫燃吗?是它的主人吗?她没有魂飞魄散吗?她的灵魂还在,是吗?

    对啊!妖兽一旦与主人契约,主人死了妖兽也没活路,它怎么可能还活着?所以莫燃的灵魂还存在是吗?她还没有放弃!这一切还没结束!

    风狸顿时跳了起来,也无比紧张的望着火种的方向!

    即便如玄蜂、龙玉、三角兽此等高阶妖兽,在轮回之火中也只声一丝残念而已,可莫燃的灵魂却能在火种不灭!这该是多强大的灵魂!多强大的意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