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2. 要钱不要命【二更】
    莫燃的匕首更加贴近那人的脖子,那冷冷的刀刃接触到皮肤的时候,那人更加一动都不敢动了,莫燃悠悠道:“好啊,那我现在就送你去下辈子。”

    那人的声音都快带上哭腔了,“别别别!我刚才嘴快,不是下辈子,就是这辈子,就是这辈子!我这辈子就给您当牛做马,您这刀子一定要悠着点啊,手别抖啊……”

    “我不需要牛马,所以留着你好像还是没用……这样吧,你把你的钱都拿出来,兴许我一高兴,还能饶你一命。”

    那人却脖子一扬,竟是做出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你还是杀了我吧!我没钱!”

    莫燃眉毛一挑,眼看着他这么一动,自己把自己脖子上划了一个口子,那鲜血呲呲的冒了出来,倒是没割的多深,但是不一会儿就流了满脖子的血还是挺可怕的。

    “那你带我去你家。”莫燃又道。

    那人惊讶的看了一眼莫燃,“女侠,我只是劫你的钱,可没抄你的家!没想到你人长的挺美,竟然这么狠!我都说了我没钱了,你还想搜我的家?我家里也没钱!”

    莫燃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今天也是遇到了一个奇葩,“你不是说你在各大商会各大家族各个佣兵团都有很牢固的关系吗?怎么会这么穷?”

    那人一愣,顿时像是找回了底气一般道:“额对!各大佣兵团里到处都是我的兄弟!随便一个都是筑基期的修者,我今天是大意了才会犯在你手里,否则你一个炼气期七层,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有你好看的!”

    莫燃的视线放在了他已经血淋淋的脖子上,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给他一面镜子看一看……莫燃稍有些为难的说道:“你的头发我倒是没动,但是你的颈动脉,我动动手指,它就是个喷泉。”

    那人又是一愣,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在摸到满手的血之后,顿时都要哭了,“你好狠毒!怪不得外婆说美丽的女人都是狠毒的,你就是!我抢你的钱都说了留着你的命,你却想要杀我!”

    被人这么指控着,莫燃觉得自己挺无辜的,她好像什么都没做,被抢的人是她,而他脖子上的伤口也是他自己撞上来的,关她什么事?

    可现在却好像她完全变成了那个抢了钱还想杀人灭口的大恶人?

    “你别吵了,否则我会手抖的。”莫燃轻轻皱眉。

    那人还是挺在乎自己的小命的,怕莫燃真的杀了她,顿时不敢吵了。

    莫燃想了想又道:“你不是说你刚才大意了吗?你不是说在这无双城里到处都是你有头有脸的兄弟吗?我给你机会,你去叫你的兄弟,只要你能走出这条巷子,你叫多少兄弟来都无所谓。”

    那人面朝着强,但他停顿了两秒之后道:“好!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反悔!”

    莫燃没说什么,但直接拿开了匕首也放开了他。

    那人拔腿就跑,可莫燃轻易的一绊,一个小擒拿便迅速将其按在了地上,那人立刻喊道:“这次不算!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莫燃还是没说什么,放开了他,那人站起来又跑,这一次莫燃一直等着他快跑出巷子口的时候,才身形诡异的一闪!瞬间出现在了那人面前,而那人这一次也有准备,立刻扔出两张符箓,只是莫燃只结了一个防御姐姐便轻松化解了,紧接着继续逼近那人,不出一招又将那人踢了回去。

    那人倒是挺坚持的,爬起来又跑,一次次的跑,又一次次的被莫燃轻而易举的制服,最后不知道第几次之后,那人趴在地上,本就褴褛的衣服更加狼狈起来,满脖子的血,刚才又被莫燃打的浑身是伤,再也爬不起来了。

    “咳咳,你到底是不是炼气期七层……”那人一边咳嗽一边有气无力的问道,慢慢翻身大字型躺在了地上,这一次不打算跑了,接着任命一般说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莫燃走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他此时仰躺在地上,那一头参差不齐的头发离开了脸部,倒是把无关清晰的呈现出来,莫燃稍微诧异,跟他不修边幅的打扮相比,这张脸倒是挺干净,一张嫩嫩的娃娃脸,一双眼睛也亮锃锃的,看上去像个二十岁都不够的小男生。

    莫燃蹲下身来,冲着那人微微一笑,在那人有些愣神的时候,莫燃抓着一个储物袋放在他面前晃了晃,那人筋疲力尽的身体顿时弹了起来!“你还给我!那是我的东西!”

    莫燃闪身躲开,打开储物袋查看了一下,“挺多钱的啊……”

    “你还给我!那是我的钱!抢劫啦!有人抢劫啊!快来人啊!”那人一瘸一拐的追着面容跑,一边还扯开嗓子吼。

    “你喊吧,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莫燃很自然的道,在这种僻静的巷子里,杀人越货这种事情必然不是什么稀罕事,修炼的圈子里没什么束缚,这里的自然法则更加凸显,听到的人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会给自己揽事儿。

    那人还想吼,莫燃再一次把匕首指向了他的心脏,“你的钱我也可以给你,但你要带我去你家。”

    “我家什么都没有!”那人立刻道,这一次莫燃看清楚了那双眼睛,跟护食的小动物一样,充满了警惕,莫燃慢慢的将他的储物袋拿到面前,那人眼睛一转,话音也变了,“好,你先把储物袋还给我!”

    莫燃倒是很爽快,直接扔给了他,那人在莫燃的威胁下慢慢走向巷口,忽然回过头来说道:“你要先治好我的伤,我的兄弟可都是……”

    莫燃很怕他再重复一遍,直接扔给他一个玉瓶,那人打开瓶子,惊讶的发现里面有不少丹药,他捏碎了敷在脖子上,那伤口很快就结痂了,至于身上的伤,都是一些淤青,明天就自己好了。

    那人转身,把还剩下很多丹药的玉瓶自以为很随意的收进了自己怀里,这才继续带路。

    莫燃没跟他计较,她拿出的只是普通的丹药,要换成了好的丹药,估计后果会很可怕……因为这个长了一张娃娃脸的男子似乎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

    只是再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莫燃叫住了前面带路的男子,“这条路你已经走过第三遍了,如果你记不住回家的路,我可以帮你想想。”

    说着,莫燃还晃了晃手里的匕首。

    “不,用,了!”那人摇了摇牙说道。

    其实他很多次都想甩掉莫燃的,一直在大大小小的巷子里绕,但是他好像太小看莫燃了,不但没有被甩掉,也没有被这复杂的巷子绕晕。

    跑跑不了,打又打不过,那人似乎终于下定决心走正确的路了,带着莫燃七拐八拐走进了一个巷子,沿途见到的人都在跟他打招呼。

    “小圣回来了?”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啊?”

    “怎么还这幅模样呢?被人打了?”

    诸如这样的话挺多,但多数没什么恶意,听他们的口气倒像是经常这么说似的,那男子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

    虽然他们聊的挺熟络,好像没什么人注意到莫燃一样,但是莫燃能感觉到,很多人的视线都悄悄的停在了她的身上,带着审视的意味。

    莫燃将周围的环境都记在了心里,面上并无波澜,一直跟着那人到了他的家门口。

    他的家在巷子最深处,一进门是一个三四十平米的小院子,院子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看上去像是杂物一般的东西,让本来就不大的院子更加没什么活动的余地了。

    “进去。”莫燃道,那人只好开了门。

    看到院子里的情形,莫燃就没对屋里抱什么希望,果然,屋子里更乱!大厅里堆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莫燃一时也想不通他是费了多大劲才把房间搞成这样的。

    “你不要踩到我的东西!这些我都有用的!”那人忽然大惊小怪的扑了过来,从莫燃即将落下的脚下抢救出一张纸,还宝贝的在袖子上擦了擦,完了又放在了一旁。

    莫燃干脆停住脚步,问他,“楼上是干什么的?”

    “当然是我的卧室。”那人道。

    莫燃提气跃了上去,楼上虽然也不整齐,但是跟楼下一比已经是天壤之别了!那人也跟着跳了上来,“这就我的家,你看到了吧,没有值钱的东西,你看完了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莫燃摇了摇头,“谁说我要走了?从现在开始,楼上就是我的卧室了。”

    “什么?你还想鸠占鹊巢?!”那人一惊,没想到莫燃真正的目的是这个!“我不同意!”

    “咣当——”

    是匕首落在桌子上的声音,那人停顿了一下,知道这是莫燃在威胁他,“我跟你说,我兄弟都是……”

    “哗啦——”

    是大堆金币散落在地上的声音,那人的反应快了很多,飞快蹲下去把金币都收进怀里,快速清点了一下,“才八十二块金币,只能算你一个月的房租,这我都算你便宜了,记住哦,只是一个月!”

    ------题外话------

    二更时间太捉急,如果有错字的话宝宝明天改……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