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 被认出
    “睡吧,这是我的府邸,就算我想卖了你你也反抗不了了。”苏雨夜把莫燃小心的放在床上,没动再动莫燃,因为她身上全是伤。

    莫燃的眼皮动了动,睁开眼睛看向苏雨夜,他站在床边微微笑着,笔直的军装上沾了些暗色的血迹。

    这里很安静,没有那么多盯着她的视线,也没有任何压迫的气息,她似乎真的安全了……

    “小家伙似乎还不相信我,我看起来像是坏叔叔吗?人家都说我平易近人的。”苏雨夜被莫燃看了半晌,挑眉笑道。

    莫燃这才闭上了眼睛,身体一沉,已是沉沉的昏睡过去了,之前一直是在强撑着,忽然松了那口气,便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苏雨夜嘴角的笑容这才渐渐淡了下来,快步出门,对门口的人道:“叫军医过来!”顿了顿又补充,“不用了,还是直接叫莎莉药师过来吧。”

    门口的士兵立刻跑着去了,不多久,却见一个身着连衣裙,金黄色长发的女子跟那士兵一起回来了,她走的不紧不慢,可是没多久便到了门口,反倒是那个士兵走的气喘吁吁。

    莎莉推门进去,刚进房间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那莎莉挑眉,走进了里屋,见苏雨夜正站在床边,拿着一个毛巾给床上的女子擦汗,莎莉既遗憾又诧异。

    “我当是谁把第三军团的少将给打挂彩了,还以为我能见识一下苏少将军装下的风采了呢,没想到……受伤的另有其人啊,怎么办,有点后悔来了呢。”

    莎莉是个很性感的女子,又是无双城炼药工会唯一的一个女炼药师,非常受人尊敬,而且修为和医术都不低,又是一流世家的子弟,很少人能够请得动她,显然苏雨夜就是很少人中的一个。

    莎莉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躺在床上的莫燃,她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能让苏雨夜想起去找她,而且还这么体贴的给她擦汗?

    那卷着袖子,弯腰照顾人的样子,跟她印象中时而严肃时而雅痞的苏雨夜完全不像一个人,好像莫名的带着一丝……温柔?

    苏雨夜直起身来,将毛巾丢进了水里,看向莎莉时依旧是那般云淡风轻的样子,“如果是我受伤,哪敢劳驾莎莉药师?这个小朋友受的伤不轻,现在正在发烧,你还是先看看她吧。”

    莎莉瞥了一眼莫燃,摇了摇头道:“我看到了,可是……我不太想医呢。”

    苏雨夜也笑:“我知道莎莉药师的规矩,没有你看得上的礼物是不会医人的,礼物我自会准备,只是还得请莎莉药师先医人了。”

    那莎莉戏谑的看着苏雨夜,可苏雨夜依旧是荣辱不惊的样子,“我倒是更好奇,床上躺着这个女子是你什么了?”

    苏雨夜笑道:“如果这就是莎莉药师医人的条件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莎莉道:“不,那你还是别说了,否则我的礼物就没了,那我岂不是太亏?”顿了顿又道:“反正你们是什么关系我迟早能知道,她可伤的不轻,苏少将如果真想让我救她的话,我倒真有一事不明,只要你回答了,我就负责把她医好。”

    莎莉的样子像是有恃无恐一般,漂亮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苏雨夜知道她所谓的问题一定很刁钻,可依然保持着优雅,“莎莉药师请问。”

    “我知道苏少校今天是去佣兵工会发布任务的,只要苏少校告诉我你的任务内容是什么,这人我便医。”

    苏雨夜顿了顿,“莎莉药师竟然知道我去过佣兵工会,这可是刚才发生的事情,莎莉药师的消息很灵通嘛。”

    既然莎莉已经知道了苏雨夜去过佣兵工会,那关于莫燃的,该知道的她应该也已经知道了,刚才却依旧在跟他兜圈子……

    “苏少将亲自出马的事情,我自然好奇,更何况那么大的动静,满大街的人都在议论佣兵工会发生的事情,我只是略知一二而已。”

    苏雨夜道:“用不了几天佣兵工会就会复原,我的任务也还会发布,到时候莎莉药师不就知道了?何必浪费这样的机会问呢,不如留着苏某给你准备礼物?”

    “呵呵……”莎莉看着苏雨夜,笑得有些意味深长,微微垂眸,道:“苏少将何必绕弯子,你不是挺担心这小美女的吗?现在不急了?”

    “第三军团会发布一个前往地下城的任务。”苏雨夜道。

    “呵呵,地下城啊……果然是个大任务呢,那任务内容呢?”

    “带回地下城的守城兽。”

    莎莉慢慢笑了,她看着苏雨夜,半晌都没有说话。

    在华夏,有几个相当神秘的禁地,魔之禁地、神之囚牢、梦之荒原、浮空岛、地下城,它们并称五大禁地,禁地之内险境重重,它们所在的确切方位也很少有人知道,基本上都掌握在一些大家族和大公会手里。

    而一般人想去这样的地方,通常都是这些领头的势力发起的,就像苏雨夜即将发布的佣兵任务,只有这种时候普通的修者才有机会领略这些禁地。

    这些地方之所以被称作禁地,的确有着它的可怕之处,每次进去的人当中,出来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但如果能活着出来,那遇到的机遇一定是一生受用的!所以即便知道生死难料,每次这样的佣兵任务发布出来,还是有不少的人争相前往!

    地下城便是五大禁地之一,而第三军团要发布前往地下城的佣兵任务,想来,这佣兵任务至少也是四星级了。

    “苏少将,这个任务当真如此简单吗?”半晌,莎莉才问道,眼神略带探究。

    “莎莉药师真爱开玩笑,地下城可是五大禁地之一,进去一趟已经是九死一生,更别说要拿走地下城的守城兽了,这样的任务岂会简单。”

    莎莉笑了,“苏少将说的没错,但是我实在看不出苏少将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呢……不过我也不打算为难苏少将了,既然我都来了,看在苏少将的面子上,人我便医了。”

    苏雨夜笑道:“多谢莎莉药师。”

    莎莉这才走到莫燃床前,先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啧啧,这小美女还在防备我呢,都已经昏迷了还有这么强的意识……”

    苏雨夜靠近了一些,他低头在莫燃耳边道:“小家伙,她是药师,她会医治好你的伤。”

    莎莉整理药箱的手微微顿了顿,她回头看向苏雨夜,只看到一张棱角分明的侧脸,她跟苏雨夜有些交情,但都是家族上的往来,印象中他人很风趣,严肃的军装被他穿着总有些雅痞的味道,但这样柔和的气息,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他表现出来的并不反常,但是女人的感觉很灵敏,她能感觉到苏雨夜对待这个受伤女子的小心……

    “苏少将一定经常讲睡前故事,这才说了两句话,她就沉沉睡过去了呢,比麻药都管用了。”莎莉开玩笑道。

    苏雨夜道:“家里小朋友虽然不少,但是他们都不需要我讲睡前故事,要不然我很乐意尝试一下,你看,事实证明我也是有这个天分的。”

    莎莉耸了耸肩,穿上了杀菌服又带上了消毒手套,她的拿着见到小心的划开莫燃身上的衣服,“苏少将难道不打算回避一下吗?”

    苏雨夜道:“莎莉药师没有带助手过来,我留着好帮忙。”

    “好啊,只要苏少将不介意,这位小美女醒来后也不介意,怎么样都行。”

    苏雨夜看着莎莉慢慢脱掉了莫燃的外衣,又小心的处理沾在伤口的衣服,他看到了那血肉模糊的身体,直到莎莉真的要把莫燃扒光的时候,苏雨夜才转过身去,莎莉见了,只无声的笑了笑。

    莫燃的外伤处理了很长时间,三个小时后,莎莉才将一床柔软的蚕丝被盖在莫燃身上,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比起她的内伤,这些外伤根本算不了什么,五脏俱损,恐怕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这是她需要服用的丹药,相信苏少将不缺这些。”

    苏雨夜接过那张丹药的清单看了看,“多谢莎莉药师,现在已是深夜,我可以让手下带你去府上的客房。”

    莎莉却道:“苏少将的好意我就心领了,虽然时间很晚了,但是我还是习惯在自己的家里住啊……看来苏少将对这小美女不是一般的关心呢,呀,无双城的姑娘要有危机感了。”

    苏雨夜似是听不懂一般,笑道:“我对小朋友一向都很好。”

    莎莉叹了口气,“原来苏少将对我这么客气,是因为我不是小朋友了?”

    苏雨夜道:“哪里,莎莉药师依然年轻。”

    “不太相信苏少将的话呢,我并没有感受到你的诚意。”莎莉道,听起来虽是玩笑,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有认真的成分,因为她忽然发现,也许苏雨夜认真起来应该是另外一副样子,就像他在莫燃耳边时不时说话的时候,总之,不应该是这样毫无破绽的笑,“啊,再不走天都要亮了,我要抓紧时间回去睡觉呢。”

    说完,莎莉便走了。

    苏雨夜关好了门,这才回到里屋,先去看了看莫燃,然后脱了自己的军装外套,整齐的叠放在一旁,他是军人,对待自己的军装向来都很认真。

    苏雨夜穿着一件军绿色的衬衫,卷起袖子,探了探莫燃的额头,已经退烧了,但是她这个样子,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

    苏雨夜俯身看着莫燃,双手撑在莫燃的身体两边,盯着她的脸看了好半晌,不知道在琢磨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在莫燃的下巴和耳际摸了摸,“唔,没有?”

    苏雨夜去接了一盆热水,打湿了毛巾,在莫燃脸上轻轻擦拭,不久之后,果然有一层浅浅的胶质被擦了下来,苏雨夜挑了挑眉,来来回回反复的擦拭。

    半晌,那盆热水已经变成了浅浅的黄色,而莫燃也已经‘变了脸’,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苏雨夜把毛巾放下,看着莫燃露出的真容,“还是这个样子顺眼呐……”

    听他呢喃的口气,倒像是早就知道一般!

    现在已经是深夜,苏雨夜一直守着莫燃,直到天亮后才出去处理了一些事情,而且出门的时候特意吩咐,谁都不准靠近这间屋子。

    莫燃恢复的很快,至少比莎莉说的快多了,苏雨夜很诧异,莫燃的身体恢复能力已经是相当好的了,本以为她会昏迷很久,结果在第五天的时候,莫燃就醒了。

    苏雨夜推门进来时,正看到莫燃试图自己坐起来,苏雨夜顿时快步走了过去,按着她让她躺了回去,“虽然恢复的不错,但你现在还不能动,只能躺着。”

    莫燃刚刚醒来不久,她只是看着苏雨夜,一句话都没有说,脸色还有些苍白,那双细狭长的眼睛很是安静,她慢慢眨了眨眼,看着这个穿军装的男子,金色的排扣扣到了最上面一颗,五官很精致,笑的时候嘴角有两个很好看的弧度,优雅中带着些坏坏的味道。

    “苏……雨夜。”莫燃唤道,几天没有说话,声音有些沙哑,刚一说话便轻轻咳嗽了几声,牵动这身体许多地方也阵阵疼痛。

    “小家伙,你应该叫我叔叔,不要没大没小。”苏雨夜一边说着,一边立刻转身倒了杯水过来,“现在先别说话,喝点水再说……啧,好像得我喂你喝。”

    “你……”莫燃想说苏雨夜可以先扶她起来,可苏雨夜却马上制止了她说话。

    “不用说,虽然没有操作过,但是照顾小朋友这种事情,应该难不倒我。”

    苏雨夜拿来一个勺子,慢慢喂给莫燃,一勺接着一勺,而他也的确做的不错,莫燃也确实没有被呛到。

    莫燃想让他停下,这样一勺一勺喂她,总感觉跟怪异,他是第一次喂人,她也是第一次被喂啊!可是苏雨夜的表情相当认真,他的眼神跟着那小小的勺子来来回回,好像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件小小的事情上面。

    莫燃实在不忍打断他的积极性,苏雨夜这种探索的精神实在让人无语……

    莫燃索性放松了身体,慢慢的享受了,喝了些水确实感觉嗓子舒服多了。

    “谢谢。”

    等苏雨夜拿走那杯子之后,莫燃道,如今她已经彻底清醒了,慢慢回想起佣兵工会发生的事情,想起那日苏雨夜出现在佣兵工会恐怕不是巧合,应该是专门去救她的。

    “谢什么?”苏雨夜坐在椅子上,长腿交叠,微微挑眉看着床上躺着的莫燃。

    “谢谢你救我。”莫燃道。

    “救你倒是小事,但是没日没夜的照顾你,我倒确实很累呢,所以你该谢的是我照顾你这么多天,事无巨细,事必躬亲呢。”

    莫燃一顿,看着苏雨夜嘴角越来越大的笑容,还有那仿佛故意被强调的‘事无巨细,事必躬亲’,莫燃好像能体会到一点苏文哲为什么总是很怕他这个小叔了,你就这样看着他,却很难猜到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莫燃嘴角微微抽搐,“不、不是吧,这么点小事怎么能麻烦苏……苏……苏……你呢?随便叫个药师就好了……”

    苏雨夜笑了笑,“我叫苏雨夜,可不是苏苏苏哦。”

    莫燃没有接话,其实她想如他所愿叫一声苏小叔的,可是她发现这种称呼她是万万叫不出来的,苏雨夜在她眼中,最多也就是比张恪柳洋大那么一点点而已。

    “照顾你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叫个药师呢?既然你这么不想让人看到你的脸,我只能帮你遮掩了,更何况,你现在还是我的重点犯人呢。”苏雨夜又道。

    莫燃眼眸微微睁大,虽然现在不能动,但是听苏雨夜的意思,她的伪装似乎已经被去了?而苏雨夜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很适时的道:“那种不健康的胶质会损坏皮肤的,下次还是换一个比较好。”

    莫燃沉默,这下她确定了,苏雨夜是早就认出她了,没准他之所以去佣兵工会救她,也是因为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怎么会?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来无双城的?”她明明谁都没有告诉。

    苏雨夜却道:“前段时间偶尔听手下的士兵闲聊,说是四号街出现一个很奇怪的人,总是把巡逻的士兵叫过去又什么事都没有,后来才发现她是狐假虎威,有天我好奇过去看了一眼,才发现那个小朋友有点面熟。”

    莫燃闭上眼睛,原来早就被认出来了,不过苏雨夜竟然没有在那个时候就拆穿她……“那你把见到的我的事情告诉张恪他们了吗?”

    “你猜?”

    莫燃不太确定,但是依然道:“没有。”直觉上苏雨夜不是那种喜欢通风报信的人,而且听苏文哲所说,苏雨夜应该是个比较神秘的人,他自己都很少跟家族联系,他的行踪都很神秘,别说去管别人的事情了……

    苏雨夜笑了笑,“那就没有吧。”

    莫燃又问:“那我的伤是你医治的?我的药也是你帮我换的?”她比较在意这个,她倒是记得苏雨夜总是在她耳边说话,但有没有别人来过,她倒是没印象了。

    上次鬼医给她疗伤的时候也是脱光了衣服的,但事后鬼医是没有记忆的,莫燃勉强说服自己不要去在意了,可这一次,应该没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