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2. 牧北佣兵
    莫燃正想走过去,可苏雨夜却已经在下令大家继续走了,莫燃的视线从那玄衣男子身上收回,走到苏雨夜面前,“他们怎么办?”

    苏雨夜看了她一眼,“先离开这里再说。”

    莫燃点了点头,走在苏雨夜身后,可走两步就回头看一眼,生怕那人消失不见似的,苏雨夜忽然回头看她,正好看到莫燃盯着玄衣男子的方向瞧,苏雨夜挑了挑眉,“莫燃小朋友,你看谁呐?”

    莫燃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没看谁啊。”

    “呵呵……”苏雨夜笑了笑,“说谎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你眼睛都快挂在别人身上了,那个黑衣人好看吗?把脸遮的那么严实,也许是毁容呐,你还看的那么上瘾。”

    莫燃无语,“苏少将,不要咒人家,也许人是因为长得帅太烦恼,才遮起来的。”

    苏雨夜似笑非笑的看着莫燃,半晌都没说话,直到莫燃快受不了的时候,苏雨夜才慢慢道:“所以你承认你还是在看他喽?怎么没见你这么看过我?难道是我还不够帅?”

    莫燃奇怪的看了看苏雨夜,苏雨夜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样子,还真让莫燃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苏雨夜当然够帅,据说见过他一面的女子都会对他念念不忘,要不是第三军团不收女兵,恐怕光是他的女粉丝也能拉起一个团,只是她倒是不知道,苏雨夜也会有跟人比帅这样的自恋。

    而她面对苏雨夜面上略带轻佻的笑,因为觉得苏雨夜太不简单了,反而无法去单纯欣赏他的外表了,最终莫燃只笑道:“帅,苏少将当然是最帅的。”

    “怎么听起来那么不真心呢。”

    “那一定是你听错了,我绝对是发自肺腑。”

    苏雨夜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了。

    一行人加快速度离开了刚才那血腥的地方,莫燃回头看了看紧跟在他们身后的十几人,这才问苏雨夜:“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应该是他们那群人中的内乱,就是想杀人的一方被另一方杀了。”苏雨夜简单道。

    莫燃问道:“那你们怎么会加入进去?”

    苏雨夜道:“第一队的人被发现了,本来对方打算一起灭口,没想到我们人这个多。”

    莫燃点头,表示了然,怪不得听那黑衣人的意思,是苏雨夜他们救了他们十几人的性命,“那你他们是什么人吗?”

    “有可能是牧北那边的佣兵,但不好说。”苏雨夜道。

    “牧北?真够远的……”莫燃惊讶道,牧北其实就是华夏最北边,那里一马平川,到处都是荒漠和草原,那里的自然条件恶劣,而那里的修炼条件也很残酷,据说全然没有像无双城这种地方的洞天福地。

    而就因为那里的修炼环境太差,没有家族生根在那里,各大家族的势力也几乎没有延伸到那里,倒是叫一些邪门歪道在那里渐渐聚集。

    牧北也有修炼的城镇,只是少而已,危险而已,那里也有佣兵,只是跟别的地方的佣兵不同的是,那里的佣兵既是佣兵,也是杀手,他们也做杀手的买卖。

    因此,其实修者都比较讨厌牧北的佣兵,尤其是各大佣兵团,他们相当不齿牧北的佣兵什么都以钱论处的作风。

    而牧北的佣兵要是来了妖兽之森,这还真有点跑远了,一般来说,他们不会离开自己的地盘的……

    而且,莫燃最感兴趣的是那个玄衣男子,他跟那些人是一路的吗?总感觉有些奇怪,她总觉得,刚才那些人是死于他一个人之手,那个野兽一样的男子,他的修为深不可测,杀了那些人也不过动动拳脚的事……

    想到这里,莫燃忽然问道:“我们的人加入混战的时候,他们还有多少人?”

    苏雨夜却道:“你好像对这个很感兴趣,是因为那个带着帽子的男人?”

    莫燃真佩服苏雨夜的敏锐,一般人根本不会做这样的联想吧,“我只是好奇。”

    苏雨夜微微耸肩,“对于这种混战,我们本来就没必要掺和,本是要绕道离开的,只是走了没多远就被对方发现了,前后也就没几分钟的样子,下毒的一方就没剩多少人了,事实上我们的人只是收了个尾而已。”

    莫燃心中微动,只是收了个尾而已……

    又走了许久,在找到一块相对安全的地方之后,众人停下整顿,那十几个人也跟了过来。

    双方各自停下,对方有一个人主动走了过来,那人眼睛细长,显得很精明,身材高大,谈吐间倒是不遮不掩,很容易令人心生好感。

    “在下化良,既然你们是第三军团的人,有些话我就直说了,我们是牧北陇西风道口的佣兵,这次来妖兽之森是执行任务的,取遁地蛟的妖丹就是其中之一,如若不然,方才那遁地蛟也可一并送给你们。”

    苏雨夜笑道,还真被他猜中了,这些人真的是牧北的佣兵,因此他脸上并无意外,只是道:“莫非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牧北佣兵与传言着实不符啊。”

    可不是吗?牧北的佣兵最重财,可刚才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把一个八十多星的水晶石猿送给了他们,还说要不是因为任务,那遁地蛟也能一并送出?这口气当真太大了!

    化良却大笑,“那也要看对方是谁,阁下既然能猜到我们是牧北的佣兵,但依然坦率,我们自然也不必遮掩,这样办事方便多了,况且,跟军队的人打交道最简单了,不是吗?”

    苏雨夜笑了笑,“这话没错。”

    牧北那边地盘太大了,那里的混乱是长久以来自然形成的,已经不是家族或是什么势力想要平乱就能的平了的,那个地方复杂的很。

    而为了不让牧北的混乱向南蔓延,在牧北的边界上是有驻军的,第二军团就常年驻守在那里。

    军队的作用在于砌起一道城墙,并非武力干涉牧北的秩序,因此,长久以来,军队和牧北的各大势力之间都有一个默契的共识,那便是——井水不犯河水。

    “还没请教你的名讳?”化良问道,他跟苏雨夜闲聊了好半天,还算是相谈甚欢。

    “苏雨夜。”

    化良微微惊讶,“苏雨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第三军团如今的少将就是叫做苏雨夜,你……该不会就是他?”

    苏雨夜点了点头,“正是。”

    化良不禁大笑,“哈哈,看来我们今天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啊,乘了你们的救命之恩,遇到的还是第三军团的少将!对了,你们这是要去哪?”

    苏雨夜却没有立刻说话,化良面上出现些了然的神色,道:“莫不是不能说?为难就算了,我也就随口一问。”

    苏雨夜却道:“也不是不能说,我只是在考虑怎么说……第三军团在佣兵工会发布了任务,内容是取回地下城的守城兽,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你们只要走出妖兽之森就能打听到。”

    化良很惊讶,“地下城?你们这是要去地下城?”

    苏雨夜点了点头,化良忽然回头看了看,他看的是自己的队友们,很快又转过来道:“地下城可是五大禁地之一,妖兽之森最神秘的地方,苏少将,既然你是在佣兵工会发布的任务,我们是不是也能同去?”

    苏雨夜看了看化良,表情依然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漫不经心的笑,“当然可以,任务唯一的要求是,所有人必须达到筑基期的修为,在任务结束前,都要听从我的指挥。”

    化良道:“苏少将请放心,我们的人修为都在筑基期以上,而且佣兵在执行任务时该注意什么,我们还是明白的。”

    苏雨夜道:“那最好不过了,地下城凶险,多一个人自然是多一份力量,欢迎你们加入。”

    化良道:“苏少将真是痛快!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已经能够统领第三军团,苏少将着实有气魄啊。”

    苏雨夜道:“过奖了。”

    化良又跟苏雨夜聊了一会便跟自己的队友他们商量去了,莫燃看似在旁边休息,其实时不时盯着那边的动静,自从在刚才她认出那个玄衣男子之后,他始终超级安静的跟在队伍里,那个大大的帽檐一直都没有掀起来过,莫燃都有些怀疑他是怎么看路的了。

    莫燃很想直接过去问一问,莫正宗现在在哪里?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牧北的佣兵里?可是想起此人身份的复杂,还有莫正宗跟此人的关系,莫燃便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莫燃不确定她的一些行为会不会给他带去麻烦。

    不过就在化良刚才询问苏雨夜是否可以一起去地下城的时候,莫燃很清楚的看到,就在化良回头去看的时候,那玄衣男子幅度很小的点了一下头!若不是她一直盯着,她一定发现不了!

    莫燃收回视线,心中微讶,如果她没猜的没错的话,那十几人当中,真正做主的人就是他,化良只是代为行事罢了。

    莫燃走到苏雨夜面前,问道:“你怎么会答应他们一起去地下城?他们自己的任务还不知道是什么,让他们跟着难道不会有隐患吗?”

    苏雨夜道:“隐患肯定是有,十几个人杀了实力相当的另外三十几人,外加两只高阶妖兽,这十几人可不简答很,放在身边肯定是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炸了。”

    莫燃奇怪道:“那你还亲自说出去地下城的事情。”

    苏雨夜抬头看着莫燃,嘴角一扯,笑道:“为了满足莫燃小朋友看帅哥的心愿,我只能冒险让他们跟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