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2. 高阶对决!
    莫三爷笑道:“论辈分,阁下还算我们三人的前辈,你既来此,我们岂会有不欢迎的道理?”

    天目山老巫看向莫三爷,那昏黄的眼珠子转了转,道:“你这张家女婿记性倒不差,既知道我是前辈,该有的礼数难道不应该补上?”

    柳光华顿时大笑,“老巫你当真老糊涂了?还是不要这张老脸了?四大家族的人何须向一个臭名昭著的老巫行礼?”

    那天目山老巫忽然抬起了手,那枯木拐杖猛地打向柳光华,柳光华似是早有防备,结出一个法术挡下,但是这一交手,柳光华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可天目山老巫却纹丝未动!

    柳光华惊道:“没想到你这老巫眼看着都要入土了,竟然还晋级到历劫期三层了!”

    天目山老巫沙哑的冷笑了一声,“彼此彼此,没想到你这上蹿下跳的猴子也能修炼到历劫期一层,不过,张家女婿和秦老头跟你一比,他们竟连猴子都不如了。”

    两人说话越来越针锋相对,毫不遮掩的互相讽刺,而且把莫三爷和秦正治也一块骂进去了,如今还没有谁真的敢当着莫三爷的面左一个张家女婿,右一个张家女婿,天目山老巫算是第一个了。

    柳光华说道:“说你不要老脸你还不承认,你的年岁可是大了我们两轮不止,也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老巫,不妨说说你今天到这里的目的,道不同不相为谋,若没有能够令我们信服的理由,你还是早早跟你的笨雕离开去吧!”

    众人则是已经惊的目瞪口呆了,天目山老巫!这是几百年前活跃在各个修真大镇的老巫婆啊!她销声匿迹这么多年,听说一直在天山深处隐世修行。

    今天莫三爷、柳光华、秦正治三人亲自来这里已经够让众人惊讶了,没想到还多了一个天目山老巫!听说天目山老巫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她杀人可从来不需要理由,也没人奈何得了她,也就是因为莫三爷三人在此,天目山老巫才会花时间周旋,否则也不会停留这么长时间。

    几百年前天目山老巫隐世的时候还是元婴期,现在竟然已经到了历劫期!历劫期啊,这可是能令在场所有修者望尘莫及的存在啊!这么说吧,如果天目山老巫心情不爽想要杀人,那她杀了在场几百个筑基期修者都是易如反掌!

    这般高等级的存在对于低等级的修者来说,几乎是毫无道理的碾压!

    不过,众人也没想到,柳光华竟然也晋级到了历劫期!那么他应该是几个世家同一辈中最出色的那个了!

    柳光华的修为虽然比天目山老巫低了两个小境界,但是同等级也有一战之力,更何况还有元婴期六层的莫三爷、元婴期七层的秦正治。

    也正因如此,众人才微微放心,天目山老巫的威胁应该不是那么大了……

    “哼……”天目山老巫忽然冷哼一声,“我老婆子在天目山修行,本已不问世事,可我的爱徒却在十年一会中被杀,看来,是我老婆子在天目山待的太久,已经有人不买老婆子的账了!”

    说着,天目山老巫释放出强大的威压,逼的众人齐齐后退了几步,顿时如泰山压顶一般,众人都艰难的抵抗着,历劫期的威压可不是那么好玩的!

    柳光华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莫三爷和秦正治,却听莫三爷道:“老巫,十年一会的历练各大世家都是签了生死状的,一入秘境,生死不论,你的徒弟要是死在秘境里,你断然没有道理来这里寻仇!”

    柳光华却道:“别说老头儿我连你徒弟是哪根葱都不知道,就算知道,秘境内凶险人人皆知,你还想来找各大世家寻仇不成?”

    “轰——”

    天目山老巫的枯木拐杖在地上一敲,顿时一阵庞大的能量从哪小小的接触点散发开来,地面都震颤起来!山顶的积雪轰然崩塌,如雪崩一般,炸的到处都是,而众人则是被震的歪歪斜斜的站不稳,天目山老巫沙哑而阴狠的声音传来:

    “巧舌如簧,不论你们如何说,杀死我爱徒的人我定会将她碎尸万段!再将她的尸骨制成人偶,永生永世为我爱徒守灵!”

    飞来的大雪挡住了众人的视线,莫燃能感觉到张恪忽然警惕了许多,紧紧的抓着莫燃的手。

    莫燃垂眸,看了看张恪白皙的五指,隐隐叹了口气,用自己的手覆盖上去,张恪一僵,莫燃却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张恪,我惜命的很,不会那么轻易死的,你的命也是命,难道你要用你的命来换我的?”

    张恪顿了顿,“如果这样的交换成立,那换了也无妨。”

    说的那么轻描淡写,好像跟不知道所谓‘死’是意味着什么一样,还是说,他真的觉得值得,才如此淡然。

    “那不行,你换的起,可我还不起。”莫燃却道。

    这一次张恪已经没时间回答了,一个身影忽然间出现在了张恪面前,一个干枯的手掌打了过来,那般的举重若轻,可是这一掌下来,造成的伤害可是摧枯拉朽一般的!

    没有时间多想,张恪双掌迎上,可抵抗了两秒都不到,那一掌便打到了张恪的胸膛!

    “张恪!”莫燃一惊,扶了张恪,那巨大的掌力推过来,连莫燃都深受震动,扶着张恪连连后退了几步!

    那天目山老巫紧追不舍,一掌方毕,另一掌紧接着攻来!莫燃松开张恪,正想去接,旁边已经飞快的闪过几个身影,柳光华半路中截下了天目山老巫这一掌!两人过了两招,没多久便远远分开。

    莫三爷急急来到张恪身边查看他的伤势,正想喂他丹药,却被一只素手推开,却见莫燃拿着一个玉瓶,从中倒出几颗丹药喂进了张恪满是鲜血的嘴里。

    莫三爷拿着丹药一愣,却见莫燃动作迅速,毫不慌乱,可那张小脸却是紧绷的厉害,嘴角抿着,将张恪放平,一手在张恪胸膛上一寸寸的检查,半晌,确定再无遗漏才停了下来。

    而张恪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那双深邃的墨眸正望着莫燃,莫燃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莫三爷见张恪的脸色比刚才好了很多,只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看来莫燃的丹药的确是好东西,来不及想别的,他道:“现在感觉如何?”

    张恪道:“没什么事。”

    说着,张恪便撑着身体坐了起来,莫燃扶着他,几人看向天目山老巫和柳光华那里。

    莫三爷也站起身来走了过去,穿着中山装的莫三爷正直威严,此时的气息更加深沉,“老巫,你伤我孙儿,看来你是要跟张家作对了?”

    天目山老巫却冷笑一声,佝偻着背缓缓道:“是张家,还是你光杆司令一个的莫家?”

    莫三爷也冷笑一声,“不管是张家还是莫家,你都该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既然你挑衅了,我若不应战,在场几百修者如何看我?”

    说着,莫三爷也不等那天目山老巫回话,手中爆发出一阵红色的能量,猛的攻向天目山老巫!

    柳光华顿时喊道:“我来助你!这不要老脸的老巫手段狠毒的很,小心她的诅咒!”

    秦正治也闪身过去:“你三人斗法,怎能少得了我?”

    四人顿时战作一团,巨大的能量在山顶山空盘旋,不时在某处爆炸,震的山顶频频颤动,一众修者逃命似的奔出了几百米,但又舍不得如此难得的观战机会,便各自选好的地方围观。

    柳洋架起张恪的胳膊,扶着他到一旁去了,苏雨夜也带着陈斌和苏武赶过来。

    柳洋怒道:“我就说昨天晚上就应该杀了赵菁那个婊子,天目山老巫明显是冲着莫燃来的,赵菁比莫燃更不好隐藏,为什么天目山老巫会先对莫燃出手!”

    这个问题莫燃也想不通,看来,天目山老巫出现的那一会就已经怀疑到了莫燃身上,恐怕跟柳光华闲扯了那么久,也是在慢慢证实她的判断而已。

    苏雨夜看了看莫燃,细细回味了一下柳洋的话,微微跳了挑眉,大概知道了天目山老巫刚才那一掌是想打莫燃,而被张恪给挡住了。

    “天目山老巫也不敢真的随便杀家族的人,所以那一掌打在你的身上的时候已经卸去了几分力道,如果是对莫燃,那就是致命的一掌了!可恨!一个老不死的老妖婆!不知道爷爷他们能不能制服她。”

    而另一边,四人打的难分上下,天目山老巫忽然道:“老婆子要杀的是害我爱徒的人,你们三个若是再行阻拦,别怪老婆子我动真格的了!”

    莫三爷喊道:“不管杀你徒弟的人是谁,你刚才动的是我的孙儿!”

    天目山老巫哼道:“那是你孙儿自己往我掌上凑!怨不得别人!”

    莫三爷道:“既然如此,我们便没什么好说的了,若不把你打我孙儿的那一掌还回去,我们就没完!”

    天目山老巫却危险道:“看来不止你孙儿跟那个贱人一个路子,你也想跟老婆子我作对,你们三个素来是人人称道的家族贤士,今天真要做这种包庇的勾当吗?”

    柳光华却道:“呸!得了吧你!凭你说你徒弟被谁杀了就是被谁杀了?连个证据都没有就想杀人,能让谁信服?”

    天目山老巫阴沉道:“看来,你们是逼的老婆子我大开杀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