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5. 终生铭记的课!
    莫燃慢慢站了起来,她现在也样子很是狼狈,可是那眼神却从容淡定,只是明显的透着冷意。

    “小燃?”莫非扶着她,两人一起站了起来。

    莫燃却冲着莫非笑了笑,“哥哥,我没事,你先放开我。”

    莫非不知道莫燃要干什么,但还是放开了她,可看到莫燃一步一步走向赵菁,莫非正想拉住他,金刚寂却道:“拦她作甚?就算她真杀了那老太婆的徒弟,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也没人敢动她。”

    莫非却道:“老和尚,你说话有靠谱的时候吗,我只有一个亲妹妹,不敢指望你。”

    金刚寂却道:“你这小子,别以为我不会扔了你再换个徒弟,敢跟我这么说话!”

    莫燃冷哼一声,“求之不得。”

    金刚寂顿时怒了,大吼一声,“什么破烂事儿!你们都争着抢着要去地下城,和尚我也非要瞧瞧下面有什么宝贝!和尚我的话撂在这,谁敢动着女娃一根汗毛,我把他全家的脑袋摘下来串了佛珠!”

    众人闻言心中一震,先是莫三爷、柳光华、秦正治三人突然到来,后有天目山老巫追到,现在又多了一个金刚寂!这华夏修炼圈子里难得一见的前辈都出现了!

    而且看现在的样子,莫三爷三人先是是护着莫燃的,金刚寂也罕见的宣告要保一个人,就只有天目山老巫仍然要杀莫燃了!

    若只有莫三爷三人,莫燃恐怕还是危险,但是从金刚寂刚才跟天目山老巫交手来看,金刚寂的修为竟然是隐隐高于天目山老巫的!所以天目山老巫才不敢轻举妄动!

    这莫燃到底有多大的能量,能让当今这几个闻名遐迩的高阶修者围着她转?

    人群之中的赵恒眼神暗下,隐隐察觉事态有些脱离预测……

    而赵菁身着青衫,穿着一件华贵的裘皮披风,面上还遗留这少许刚才指控莫燃时的愤然。

    赵菁心中也诧异金刚寂这样的人物竟然会掺和到这种事情中来,这个忽如其来的阻力让赵菁心中微乱,可面上并未表现分毫,她看着莫燃慢慢接近。

    视线交汇,莫燃的眼中满是冰寒和讥诮,赵菁眼神微闪,她下手杀赵芳菲筹谋已久,未料关键时刻出现一个莫燃,她早已想好对策,可看到莫燃那毫不退怯的眼神时,赵菁惊觉此事的难度远比她想想的要大!

    她为什么如此镇定?是因为有人撑腰吗?

    似乎是想掩饰心中的不安,赵菁先行开口,“莫燃,有本命卷轴在这里,如果几位前辈还是非要护你,我赵菁人微言轻,必定不能把你如何,但有这么多道友看到了真相,你们总不能点到黑白吧?”

    莫燃冷笑一声,“我们?颠倒黑白?”

    赵菁看着莫燃,“难道不是吗?”

    莫燃却问:“赵菁,我问你,听你的意思,难道你还亲眼看到我……杀了赵芳菲?”

    赵菁点了点头,“正是。”

    莫燃眼中带着轻蔑,“既然你是赵芳菲的姐姐,怎么不站出来‘阻止’我呢?”

    正在这时,天目山老巫的眼神也慢慢移到了赵菁身上,赵菁并未慌乱,竟转向天目山老巫深深行了一礼,“前辈,说来惭愧,我与五妹虽然都是筑基期修为,两人联手都打不过她一个练气期的修者!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学来的本事……两个月来,我心中也一直后悔不已,是我不该丢下五妹独自逃命……”

    天目山老巫忽然冷哼一声,眼神犀利的看了一眼赵菁,赵菁则惭愧的低下头去。

    虽然这番话会对赵菁的清高名声有所影响,但她说的却又是人之常情,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她?

    “啪啪——”

    莫燃忽然慢悠悠的鼓掌,“说的真精彩啊,连我都不由得想要给你喝彩了,加上本命卷轴这样的证据,我‘杀死’赵芳菲的事情好像是铁证如山啊!”

    赵菁看着莫燃,见她嘴角缓缓绽放的笑容,狭长的眼睛里却是一片冰寒,方才心中的那种不安更甚,此时竟有种荒诞的错觉,她好像在唤醒一个恶魔……

    “赵菁。”莫燃唤了她一声,赵菁却不知为何,像是忽然受到惊讶一般退后了一步,随即意识到失态,迅速调整了表情。

    却听莫燃又道:“没人能利用我做什么任何事情,我莫燃也从不给人背黑锅,你死或是赵芳菲死,对我来说跟一只苍蝇被拍死了没什么不同。

    你不该拿我做挡箭牌,我做事向来不喜欢拖拖拉拉,我也想过再见你的时候就杀了你,以防你在我背后捅刀子,可是我发现,我一时犹豫竟给了你可乘之机,你给我上的这一课,我会终生铭记!”

    说完,莫燃的眼神顿时变的务必犀利,刀剑一般迎向赵菁,赵菁又退一步,在众人的围观之下,就算她的立场多么正义,此时竟也有种四面楚歌的感觉,赵菁已是有些慌乱。

    正在这时,赵恒却忽然走来,“二姐只是想给芳菲讨一个公道而已,此事疑点颇多,又有各位前辈在此,赵恒相信,人命关天,各位前辈定然不会罔顾道义吧?

    我赵家好歹也是一流修真家族,芳菲惨死,如果没有一个公平的交代,我赵家也不会认!”

    赵菁总算稳定了情绪,站在赵恒身边,赵恒言辞正派,却并没有如赵菁一般将敌意释放在莫燃身上,反而语调一转,道:

    “芳菲惨死,作为哥哥,我心中也同样悲痛,但是有一点我也不能不说,在芳菲的本命卷轴之中,最后的影响虽然除了芳菲就只有莫燃一人,可芳菲是死于烈火焚身,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芳菲就是莫燃所杀。

    这便是最大的疑点,我赵家要为芳菲讨回公道,但也不会滥杀无辜,依我看,此事还需调查,定叫恶人伏法!”

    莫燃瞥了一眼赵恒,这一番话说的可真漂亮,可莫燃却并不受触动,赵芳菲在赵家本就没什么地位,也就因为她拜入天目山老巫座下,在赵家才有了些分量。

    如今这件事闹到了这个地步,赵家已经是被逼着出面,就算对这个形同虚设一样的五小姐的死活并不关心,此时却也要拿出必要的态度了。

    所以,赵恒才会说这一番话,既要稳住天目山老巫,又不能直接跟莫三爷代表的三大家族作对,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先将此事压后了……

    天目山老巫又是重重一哼,昏黄的眼珠子慢慢转动,视线在所有人身上扫过,“看来,老婆子我是真的离开太久了,有些人已经不买老婆子的账了……既然如此,那就等等,我倒想看看,你们还能找出什么证据,现在老婆子还有点耐心,如果这点耐心用完了,老婆子不介意大,开,杀,戒!”

    说着,枯木拐杖猛的一敲,佝偻着身体转身,一声尖锐的啼叫,那卷云雕如来时一般,忽然从云端飞下,滑翔着从众人头顶掠过,而天目山老巫身形拔起,转眼间便站在了卷云雕的背上,不过几秒钟的功夫,那卷云雕便飞的不见了踪影。

    天目山老巫的离开让山顶的气压顿时减轻了不少,起码空气渐渐流动起来了。

    苏雨夜看了一眼陈斌,陈斌会意,快步走出,灵力汇聚于声音之中,让无双城的佣兵立刻散去,回到自己的营地,李浩仓、顾兴昌、陶鹏三人也将各自佣兵团的人收拢走,没过多久变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大人物。

    莫燃这个事件的主人公绝对是留下的,她缓缓向前走去,在跟赵菁擦肩而过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别害怕,我暂时不会杀你了,因为我要知道你在做什么,而不管你要做的是什么,我都会让你一,败,涂,地!赵菁,来试试吧,试试看你有多少本事。”

    说完,莫燃便继续往回走了,前面有很多人在等她,莫三爷、柳光华、秦正治三人相视一眼,莫三爷在跟苏雨夜交代了几句话之后就先离开了。

    苏雨夜长腿迈开,不一会儿便走到了莫燃面前,用手扶着她,“莫燃小朋友,刚才真的有点大人样子了呢……”

    “苏大叔,只有你会觉得我是个小朋友。”莫燃说道,任由他扶着。

    “呵呵,那你怎么肯叫我叔叔了?”苏雨夜笑道。

    “我看没人肯给你面子,我就偶尔叫一次。”莫燃随意道,看向对面正踉跄走来的莫非,忽然推了推苏雨夜,“你去扶着我哥!”

    苏雨夜一挑眉,莫燃这命令的语气倒是说的自然,“莫兄皮糙肉厚,那点伤算不得什么,莫燃小朋友你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吧。”

    莫燃却走快了点,“那我亲自来。”

    苏雨夜笑了,正好柳洋走了过来,苏雨夜把莫燃交给柳洋,他才去扶上莫非,而张恪却是被秦歌和苏文哲直接抬回去了。

    而被刚才莫燃那一句话定住的赵菁却堪堪回神,莫燃的话一遍遍的在脑海中回想,赵菁心中很乱,赵恒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二姐,好戏都已经落幕了,你该歇歇了吧?”

    说着,便背着手离开了。

    金刚寂靠在石头上,大手慢慢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也哈哈笑了一声,莫燃那女娃可是个宝啊!对胃口,对胃口!

    想着,金刚寂也大笑着走开了,苏雨夜已经吩咐人给他准备了帐篷,这样一个高阶修者,自然不可能怠慢,金刚寂可是放出话了,地下城他也要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