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6. 都被气走了
    此时帐篷里躺着三个伤员,莫燃、莫非、张恪,本来三人是应该分开疗伤的,可大家心里都一团疑云,纷纷凑到莫燃这里来了,外面的风呼呼的响,帐篷里却静悄悄的。

    “我记得……能够屏蔽本命卷轴的,就只有三色魔石了……”柳洋忽然打破了安静,他跟其他几个人正坐在火炉周围烤火,“可是三色魔石这东西极为罕见,而且价值连城,近两三百年从来没有听说过华夏出现过三色魔石,赵菁身上总不会就有一个吧?”

    三色魔石之所以这么珍贵,是因为它本身是一种空间石,用它做原材料,可是炼制出罕见的生命空间,一旦出现,那是会引起整个华夏震动的东西,这种宝物不是想藏就能藏得住的,如果赵菁真的有,那就委实诡异了。

    “小燃,你是怎么跟赵菁结仇的?”闻言,莫非却问,那双锋利不失秀致的眉毛微微蹙起,现在莫非才应该是最疑惑的那个,他并不知道莫燃开始修炼之后的来龙去脉,而且,今天莫燃所表现出的魄力,让他有种强烈的陌生感……

    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曾经那个总是闯祸的任性妹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真的是父母去世加上他的执意离开对她的刺激吗?还是说,修炼这个世界真的那么容易改变一个人……

    莫燃已经注意到莫非几次犹豫的看她了,她到底不是原来的莫燃,肯定做不到莫非熟悉的样子,可莫燃没有多想,也许将来某天,她会把一切都告诉莫非,但一定不是现在。

    莫燃道:“我是撞到了赵菁杀赵芳菲,但我不知道赵菁当时为什么要跟我演那出戏,在赵芳菲扔出本命卷轴的时候,赵菁一定是有恃无恐的,但她一直在我面前演戏,也许,她有别的目的。”

    “赵菁的目的?赵家很乱,可她一个赵菁能有什么气候?杀了赵芳菲对她有什么好处?”秦歌疑惑道。

    “她们之间似是有旧仇。”莫燃道。

    “那也太拐弯抹角了,赵菁如果有把握杀了赵芳菲,那何不更利索一点?也不至于牵扯出现在这么多事情。”秦歌又道。

    “这件事情先放一放,我会处理好的。”莫燃却道,在她说完之后,帐篷里众人同时看向她,眼神各异,但透露着不悦。

    张恪和莫非一人替莫燃挨了天目山老巫一掌,又经过刚才那剑拔弩张的氛围,他们怎么可能撇开?

    “你自己处理?”苏雨夜笑着反问了一句。

    莫燃看着苏雨夜嘴角的笑,又看了看其他人的表情,忽然意识到,自己某句话和好像犯了众怒?

    莫燃立刻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先不要盯紧赵芳菲,我要看看她想做什么……而且,我跟我哥好不容易见到了,一直说别人多扫兴啊,对吧?”

    众人收回了眼神,算是接受了莫燃这个理由。

    “莫燃,轮回之火、是怎么回事?”张恪却忽然问道。

    该来的总会来,莫燃只好道:“就是在秘境里找到的,山谷的水潭下有轮回之火的火源,我取了轮回之火的火种。”

    闻言,空气都好像凝滞了一般,还是莫燃自己受不了这种压抑,才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其实,其实收服异火也不是那么可怕呵呵……我还算顺利……”

    只是她说了也是白说,众人的眼神反而更加阴沉了,柳洋忽然站了起来,“所以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需要跟我们说?就算事后说一声也不行?”

    柳洋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压抑,白皙的脸涨红着,那是气的!他怎么都无法想象莫燃是怎么收服轮回之火的火种的,那绝对是九死一生的!

    而他只是稍微想了想,就有种深深的后怕,此刻手心里都是冷汗!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和气愤同时充斥着他的情绪,当他终于抛弃自己原有的人生一步步走近她的时候,才发现她总是出乎意料的走了另外一条路!而且是一条死路!

    就像八卦阵中的死门,她总是做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事情,可他却越来越受不了这种事情过去很久才知道的感觉!

    自从认识莫燃之后,他所受的惊吓比过去十八年来加起来都多!如果再多几次,他真的会怀疑自己会不会心力衰竭而死!

    莫燃被柳洋的表情吓了一跳,她准备好的解释愣是一句都没说出来,两人就那么大眼瞪小眼半天,柳洋忽然一甩袖子快步出门去了,走的时候身后都快着起火了。

    莫燃坐在床上,盯着门口半天都没眨眼睛,她有点没反应不过来柳洋怎么忽然就炸了。

    “秦歌,扶我回去。”这时,张恪也道。

    秦歌却道:“你不是能走吗?”虽然这么说,但是也走了过去。

    “我也扶你!”苏文哲立刻站起来,跟秦歌一起扶着张恪离开了。

    眼看着苏雨夜也要走,莫燃才恍惚开口,“你们这是唱哪出?”

    苏雨夜正走到门口,停下脚步看向莫燃,双手插在口袋里,一派闲适的样子,嘴角勾笑,“门口给你们留了人,有事就叫他们,叔叔要忙工作去了。”

    说完便也晃着离开了,留下一室的安静。

    不久前还死活不回自己的帐篷,都挤到莫燃这里来,可突然间又走的一个不剩,想起柳洋那一副再也不想理她的样子,张恪直接掠过她的眼神,还有苏雨夜嘴角愈发迷人的笑,莫燃心里没来由的慌了一下。

    “哥哥,你走吗?”半晌,莫燃才有点懵的看向莫非。

    莫非笑了笑,“我走去哪?”

    “哦……”莫燃点了点头,心里还在想着那几个人是怎么回事,就是因为她隐瞒了收服轮回之火火种的事情吗?这种事情放在她身上那么荒诞,她隐瞒了有错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鬼镇、鬼医、小黑,这都是她不能说、也说不清楚的,难道她都要说出来吗……

    莫燃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不是才说了过去的事不提吗?

    “小燃,你跟他们的关系还不错。”莫非忽然说道。

    莫燃点头,“嗯。”

    莫燃暂时收回了思绪,把自己如何开始修炼,还有修炼之后的事情都挑拣了重要的跟莫非说了,她倒是不想隐瞒莫非疯老九的事情,可是那件事牵扯太大,最终她还是将这一段隐瞒了下来。

    莫家的目标,越小越好。

    “小燃,你想要的是什么?”听罢,莫非靠在床上,一双眼睛直视莫燃。

    莫燃愣了一下,她想要找到家人,还想报仇,可这都是她的事情,跟莫非没有直接的关系,“在今天之前,我想尽快找到你,从今往后,我想尽快强大起来。”

    她没有说谎,这的确是她一直以来的想法。

    莫燃却问:“为什么那么想强大?多强算是强?”

    莫燃无言以对,她完全可以说一大堆漂亮的理由,可是面对莫燃那双平静的眼睛,她说不出那样的谎。

    莫非却忽然隐隐叹了口气,“小燃,你真的失忆了吗?”

    莫燃顿时看向莫非,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莫非却是转开了视线,“我是看着我妹妹长大的,她很任性,也很倔,她也许会为了一个男生连续几个月等在一个路口,也许会为了一件裙子一个月不吃晚饭,但她绝对不会为了变强去收服轮回之火的火种。

    我的妹妹我很清楚,修炼这个世界太可怕,即便她知道有这个世界的存在,她也不会想要进来,更不会让自己吃那么多的苦。

    她只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人……”

    莫非说完,两人之间便是一片宁静,无形的失落一点点的袭来,莫燃盯着帐篷上的花纹,她忽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慌了。

    她以为张恪、柳洋、苏雨夜是她能够信赖的朋友,私心里她一直把他们当做自己在这个世界并不形单影只的慰藉。

    虽然她隐瞒了很多,但她也一直在努力的寻找着那个平衡点,既不会失去他们,又不会将他们卷入她的复仇中来。

    她一直以为这个平衡她掌握的很好,却忽略了,这根本就不可能平衡!如果她想隐瞒,那他们终究会走向不同的路!要么,她放弃报仇,放弃家人,要么,她放弃他们。

    就像刚才,大大咧咧如柳洋,精明如张恪,城府如苏雨夜,都会有夺门而出的一天,因为他们都不笨,相反,他们都很聪明。

    他们一再忽略了莫燃身上无法解释的东西,他们给了莫燃继续保持神秘的空间,可他们的底限都是——她是安全的,显然,收服轮回之火火种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底限。

    在此之前,莫燃幻想着找到莫非之后,她应该如何给莫非营造一个安全的环境,如何让他快意的过自己的想要的生活,她想赶紧拥有这样的能力,想赶紧变强。

    可她也忽略了,莫非不同于别人,他跟原来的莫燃几乎是一块长大,他太了解她了,而她也从未想过去模仿原来的莫燃。

    莫燃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莫非的话,而莫非已经自己下了床,说了一句“你先好好养伤”便出去了。

    忽然之间,她好像失去了好多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