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6. 你现在知道了吗?
    夜里很冷,犹如莫燃此刻冰冻的血液,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沉积,即便大雨也冲刷不去,雨水混杂着血水,庭院顷刻间变作地狱。

    将军在莫燃身边不停的叫,它冲着那些黑衣人叫,似乎很想立刻去撕碎他们,可是莫燃的意志却死死的把它圈在身边。

    将军不停的围着莫燃的座椅转,在莫家庄这么久,它早已跟莫家的人混熟,不忍心看着他们受伤,不忍心看着他们死,将军咬着莫燃的衣角,使劲的拽,可莫燃却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莫燃盯着庭院中的杀戮,眼睛赤红,脸色惨白,紧紧的咬牙,下颚紧绷,灵魂仿佛开始了无止境的煎熬,比被轮回之火煅烧之时还要疼痛!

    “小燃躲开!”琪琪格南秦惊声喊道,却见一个黑衣人似发现了从始至终稳坐在那里的莫燃,提剑杀来!

    琪琪格南琴纵身跃起,直直的扑向那人的剑!

    “啪——”

    莫燃掌下的红木扶手硬生生的被莫燃捏碎,剪碎的木刺扎了莫燃满手,顿时血肉模糊!

    眼睁睁的看着琪琪格南琴被那个黑衣人一剑刺穿腹部,莫燃赤红的眼眸中迸射出无尽的危险!

    “啊——”

    莫燃低吼一声,闪身接住琪琪格南琴,同时一掌打出,击退了那个人黑衣人,而那黑衣人愣了一下,忽然哼道:“莫家竟然已经有了修者,更不该放过这些人了!给我杀!一个都不能放过!”

    “三娘……”莫燃声音嘶哑,犹如火烧过一般,琪琪格南琴刚刚开口便吐出满口的血,莫燃红着眼睛从储物袋中取出丹药,碾碎了敷在琪琪格南琴腹部的血窟窿上,血立止,可琪琪格南琴不是修者,这一剑让她的元气大伤,一时半刻绝对恢复不过来。

    “小燃,原来你的武功已经、已经这么厉害了……”琪琪格南琴笑道,染了血的手紧紧的抓住了莫燃的手。

    “三娘……”莫燃的语言好像在这一刻都消失了,她能说的好像就剩这两个单调却仿佛包含着无数情绪的字眼。

    莫燃岂会不知道她只是进入了一场真是的不可思议的梦境?可是她不愿意醒来,她曾经多么希望自己拥有这样的生活,可正如江潮所说的,这些都是假的,她真正的家人也许还在某个地方等她,她真正的仇人也在某个地方逍遥!

    她沉溺在这里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可是梦境如此真实,她如何能对自己的家人下杀手?刀锋面对他们,比自杀都难!

    这就是地下城吧?那所谓的深不可测的地下城?才刚进来就困住了她,她,走不出去……

    这个梦境围绕的都是她心灵深处最渴望的,而让心底最阴暗的,便是莫家庄被血洗的那一天。

    莫燃不知道这个梦境被谁操控,可操控之人一定是趁虚而入,如果一个人无懈可击,那操控之人便奈何不了他。

    可莫燃的软肋便是莫家庄,她以为,这会是她永远无法放下的痛!

    所以她答应了接受莫家庄的庄主之位,她选择了将她的软肋暴露出来!不只是为了打破这个梦境,更为了,谁都不能用莫家庄来威胁她!不能!

    即便如此,莫燃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最后,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再一次死在自己面前,真真切切的看着曾经的一幕重新上演,那种刻骨铭心的痛一遍又一遍的折磨她,她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将军已经变出了本体,身体打了两圈,怒吼一声扑向了一个黑衣人,将他顶了出去,而刚才那黑衣人正要杀的却是莫伊伊和莫羽飞两人!

    莫羽飞护在莫伊伊面前,莫伊伊早已吓的哭喊不出来,将军叼起莫伊伊的衣服,纵深一跃到了莫燃跟前,将莫伊伊放在了莫燃身边,回身便去跟黑衣人厮杀。

    莫燃心中的坚持被将军这一连串的动作再一次撼动,莫伊伊坐在莫燃身边,呆愣的眼神在莫燃和琪琪格南琴身上转了转,忽然间便哭了!哭声中夹杂着无边的恐惧和迷惘。

    “三娘你怎么了?为什么流了这么多血?姐姐,伊伊是不是、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好多血,好多血,二叔死了,庆远伯伯也死了,小姨和姨丈也死了,小表妹也死了,姐姐,伊伊好害怕!”

    莫伊伊哭着扑进了莫燃的怀里,每一句话都好像刀子一样刺进莫燃的心里,她无法回答。

    “伊伊乖,你只是做噩梦了,这些都不是真的,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琪琪格南琴却道,因为腹部的伤口,琪琪格南琴的声音虚弱了很多,可那语气却是无比的温柔,这是平日里不拘小节的琪琪格南琴绝对不会用的语气。

    “真的吗?伊伊又做噩梦了吗?”莫伊伊哭着,仍然试图从莫燃那里得到准确的答案。

    莫燃艰难的点了点头,“伊伊,睡一觉就好了。”手指在莫伊伊后颈一点,莫伊伊身体一软,顿时昏睡了过去。

    莫燃看着莫伊伊,久久没有说话,对不起伊伊,因为姐姐,你又伤心了一次……

    琪琪格南琴也看了看莫伊伊,又看向莫燃,忽然道:“所以,小燃,今天要发生的事情,你早就知道了?”

    莫燃身体一僵,琪琪格南琴却叹了口气,根本不需要莫燃再说什么她就懂了,琪琪格南琴是看着莫燃长大的,自莫燃出生后,琪琪格南琴把自己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了莫燃你身上,对她的了解无人能比。

    莫燃自这一次回家之后的变化她看在眼里,眼中不时出现的挣扎是那么的明显……

    “小燃,不能告诉三娘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他们是谁?莫家庄就要没了……”琪琪格南琴看向莫燃,即便此刻,她眼中也只有担心和关心,没有其他的怀疑。

    因为她肯定无比,莫燃不会让引狼入室。

    “对不起,三娘……”莫燃声音沙哑的说道。

    琪琪格南琴仔细的看着莫燃,半晌,她咳嗽了一声,挣扎着想从莫燃身上起来,莫燃急急的扶着她,琪琪格南琴却挡开莫燃,“小燃,三娘不问你,也不怪你,可三娘要去找你爹。”

    琪琪格南琴拾起剑缓缓的走了出去,大雨倾盆,顿时淋湿了她的衣衫,可她仍然走的坚定无比,过了一会,忽然顿住,回身看向莫燃:“小燃,如果你能活下去,三娘死也能瞑目。”

    莫燃的血液已经凝固,喉中一甜,忽然吐出一口血来,嗓子灼热无比,再也说不出话来,三娘……

    眼看着琪琪格南琴倒在血泊中,眼看着郑雨薇与莫云枫双双被灵剑刺穿,眼看着齐素素七弦齐断,七窍流血,眼看着莫羽飞身中数剑,眼看着庭院变作一片血海,族人的尸体被血水冲刷,莫燃觉得自己罪恶滔天,如果这场梦醒不过来,她也将在无尽的折磨中永远消失……

    忽然,一个黑衣人从背后刺向莫燃!莫燃没有动,也许是麻木了,也许是根本不想动,任凭那长剑深深的扎入肩膀之中,血流如注,可莫燃哼都没哼一下,比起灵魂上的折磨,这点疼根本不算什么。

    “姐姐躲开!将军去救姐姐!”莫羽飞喊道,大雨淋在少年脸上,清秀的容颜此刻无比紧张,虽然少年已经自身难保,可依然催促将军去就莫燃。

    将军犹豫着,第一次在选择题上抛弃了自己的小主人,小主人那么厉害,它不明白为什么小主人不出手,但它知道莫羽飞更需要帮助。

    那一剑竟然没有刺穿莫燃,刚刺进去一半便收了回去!也偏离了心脏,并没有伤到要害!那黑衣人不知为何身形飞快的转向莫羽飞!

    “嗷!”

    将军怒吼一声,可两个黑衣人围攻它,它自己都逃脱不开,无法回身去救莫羽飞!

    莫羽飞提剑去挡,可他的剑却直接被黑衣人的剑砍断了!而且黑衣人的剑气势不减的挥向莫羽飞!

    电光火石之间!却见一只素手猛然握在了剑尖,生生的阻止了剑的去势!可那只手并没有皮开肉绽!定睛一看,却是通红着眼睛的莫燃!

    “姐姐……”莫羽飞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可是疼痛迟迟没有到来,倒在地上睁开眼睛时,却见莫燃笔直的挡在他前面,一头银发被雨淋湿,她的背影无比压抑。

    莫燃看向眼前的黑衣人,她最终还是无法看着家人死在她面前,此刻她脑海里什么都想不了了,只知道她想杀人,杀了这些黑衣人!

    而莫燃眼前黑衣人浑身裹的无比严实,见莫燃出手挡下了他的招式,便猛的抽出长剑,回身又攻,疾风骤雨一般的招式全部向莫燃招呼过来。

    莫燃心中的杀意正在无限的扩大,招式无比的狠戾!而没过一会,那黑衣人便被莫燃逼的步步后退,莫燃忽然反手夺过了他手中的剑,对着他的心脏狠狠的刺下!

    就在这一瞬间!周围的一切都好像暂停了,像是被按了暂停键的电影一般,就连雨水都停在了半空,莫燃惊讶的望去,却见远处的围墙渐渐消失,满地的尸体也渐渐消失,那范围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莫燃猛地调转回头,看向面前的黑衣人,扯下了他头上裹着的黑巾,一头墨发飘落,一张精美无双的面容出现,桃花眼半垂,看着莫燃,喉咙动了动,将到了嘴边的血又咽了回去,他试图自在的笑,“你现在知道了吗?是梦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