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6. 鬼镇出事?
    那白色的蛋在莫燃手心里跳了挑,好像在回答她的问题一样。

    莫燃笑了笑,“那你还成长的挺快的,这么快就能够感知到外面的世界了。”记得刚把它从秘境中带出来的时候,它还跟普通的蛋没什么区别。

    正说着,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而那颗龙鱼蛋轻轻一跳,便跳进了那人怀里,莫燃抬眸,正是张恪。

    他抱着龙鱼蛋走进来,那龙鱼蛋在他怀里更不安份,跳来跳去的,不过张恪并不担心它会掉下去摔坏,因为它的蛋壳坚硬的很。

    “再过不久应该就能孵化了。”张恪说道。

    “看来你把它照顾的很好。”莫燃道。

    “其实也没怎么照顾,龙鱼的生命力很旺盛,有一天上课的时候它忽然就跳到我桌子上了,它已经迫不及待想出来了。”

    莫燃似乎想到了那颗龙鱼蛋从张恪书包里钻出来的样子,不由的笑了,“然后有人注意到吗?”

    “有吧,但没有人会问我为什么塞这么奇怪的蛋在书包里。”

    也是,在学校几乎没有人敢跟张恪说话,再奇怪的事情放在张恪身上都能不了了之。

    那颗龙鱼蛋真的很不安分,一会跳到莫燃怀里,一会又调回张恪怀里,张恪忽然道:“虽然它是不久前才变的这么活泼的,但是它应该在很久以前就能感知到外界了,起码它还记得你,而且它很喜欢你。”

    莫燃却开玩笑道:“也可能是我招人喜欢。”

    张恪看了看她,一双深邃的眼睛像是藏着星空,若是以往,张恪可能会说她自作多情,可这一次张恪却什么都没说,仿佛默认了一般。

    龙鱼蛋终于耐不住寂寞跳到了别的地方,将军就眼巴巴的在旁边等着呢,见龙鱼蛋终于跳下来了,顿时追着它跑了。

    莫燃不太喜欢这种安静,即便她想忽略一些事情,这样的安静也会不断的提醒她想起来。

    半晌,张恪才问道:“你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了,你呢?”

    “我也没事了,离开驼峰岭之后,你打算去哪?”

    莫燃想了想,“回京城。”

    离开鬼镇已经几个月了,她已经找到了莫非,跟天目山老巫的梁子也结深了,没什么可躲的,她的修为在炼气期九层停滞了这么久,也该静下心来冲击筑基期了。

    张恪缓缓笑了笑,嘴角慢慢化开的笑意,暖如春风,又有些许少年的邪气,这才是他进门以来第一个真实的笑容。

    又过了两天,莫燃他们便先行下山了,驼峰岭北麓比南麓凶险,他们需要变换路线,避开守在半山腰的天梁莽。

    临行前苏雨夜和星圣过来送她,后面还跟着陈斌和苏武,陈斌道:“回去之后该忙军队训练的事了,你却要回京城了,看来还得我自己琢磨。”

    莫燃道:“像这种小事,应该难不倒你吧?哪用得我帮你。”

    陈斌却道:“那不一样,你的想法总跟别人不同……算了,后会有期吧,再来无双城的时候直接来找我,别去那什么小地摊上混了。”

    莫燃回以一笑,觉得陈斌欲言又止的样子格外好笑,“又不是见不着了,陈斌,你送我一回,难不成还要泪洒当场不成?”

    陈斌被莫燃说的回不上话,摸着后脑勺往后退,苏武却道:“陈斌是武痴,在部队里没人敢跟他切磋也没人能给他意见,你这一走,他估计得郁闷一阵子。”

    “不还有你呢吗?”莫燃笑道。

    正说着,那边苏雨夜也结束了跟张恪他们的谈话走了过来,苏雨夜墨绿色的军装一丝不苟,高大的身形停在莫燃面前,嘴角挂着他习惯性的轻笑,带着些许雅痞,“莫燃小朋友,很快就要跟叔叔再见了,开心吗?”

    莫燃摇了摇头,“不,我很伤心。”

    苏雨夜的笑容大了一些,“为什么?”

    因为我要是说开心那后果也许会严重这种话莫燃会直说吗?当然不会,跟苏雨夜相处了这么久,莫燃也算是掌握了跟苏雨夜说话的技巧,要顺着他去说,否则苏雨夜不高兴可是会整人的……

    莫燃笑道:“要去上课学习,做一个有文化的小青年,我压力很大,因为我发现我还是喜欢跟苏……小叔一样做个简单粗暴的人。”

    苏雨夜的眼神也变的有些戏谑,“我是简单了点,但并不粗暴。”

    “那是我嘴快了。”莫燃回道。

    简单道别之后,莫燃跟张恪他们一起下山,星圣反倒没有唠叨太多,只是说了句他们还会再见的。

    莫燃没有看到那个异瞳的玄衣男子,不过听苏雨夜说,在从地下城出来的当天晚上,他和几个牧北佣兵便一起下山了,只有化良过来跟他打了声招呼。

    在进地下城的时候,莫燃一度很紧张,因为苏雨夜他们是有备而去的,那玄衣男子也有自己的目的,她还担心过他们会不会大打出手,但从六面阴阳阵之后他们便分开了,莫燃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有没有达到各自的目的……

    十几天之后,莫燃一行跟东北镇的佣兵分开了,最后只剩下莫燃、张恪、柳洋、秦歌、苏文哲结伴回了京城。

    ……

    “这么多天你也累了,你先回龙湖区吧,随时跟我们联系。”

    已经到了京城郊外,张恪提出各自分开,因为他知道莫燃不会跟他回老宅,在京城这个地方,山顶那个别墅才是莫燃想回去的。

    “好。”莫燃说道,趁着夜色,让风狸带着她一路奔回了鬼镇。

    现在正是深夜,莫燃本以为会在酒楼看到很多人,可奇怪的是,酒楼亮着灯,却一个人都没有,虽然有的时候阴童在这里捉弄人,也会把人吓的躲回去,可绝对不像现在这样,处处透露着冷清。

    莫燃觉得奇怪,正想去找人,鬼母却从黑暗中走了过来。

    莫燃已经习惯了鬼母的神出鬼没,并没有觉得奇怪,而鬼母看了看莫燃,“不是说一年才会回来吗,我以为你会一直等到期限到了的那一天。”

    “该承担的我不会回避,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我不敢回来。”莫燃说道,她始终记得她和鬼母之间的约定。

    “呵呵……”鬼母忽然笑了笑,但是那笑却不知道为何带着些讽刺。

    莫燃皱了皱眉,“你怎么了?”顿了顿又道:“是不是鬼镇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没有看到其他人?”

    鬼母看着莫燃,不知道是不是在考虑怎么说,那眼神让莫燃更加觉得不妙,鬼镇好像真的出事了!

    半晌,鬼母才收回视线,转身便走,丢下两个字,“跟上。”

    莫燃跟着鬼母走了过去,去的是艳三娘的院子,莫燃丝毫不陌生,只是站在门口看了看,艳三娘躺在床上,正沉沉的睡着,房间外设下一层结界。

    不等莫燃问什么,鬼母便带着莫燃去了另外一个院子,那里是阴童的屋子,在一张小吊床上,阴童蜷缩着身体也睡的正香。

    接下来是胡铁拳、贾秀才,无一不是如此!

    “不用看了,到底怎么回事?”莫燃在鬼母身前站定,皱眉问她,“为什么她们都沉睡了?有多久了?”

    鬼母眯了眯眼,深深的看进了莫燃的眼中,“莫燃,你以为我带你来鬼镇是干什么?”

    “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莫燃道。

    “不,我说过,我让你变强,可你还没有做到,不只是我在等你,鬼镇所有的人都在等你,而现在他们等不及了,所以就先睡了。”鬼母说着,声音渐渐低沉,到了后来甚至有些低吼的说:

    “现在还只是沉睡,可如果你还是这么慢……鬼镇的死活就跟你没有关系了,你就可以永远离开鬼镇了,不管是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还是一辈子,再也没有关系了!”

    鬼母的语气很严厉,可是莫燃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看的眉毛几乎打结了,“鬼母,鬼镇出了事,我能理解你着急,但你跟我吼也没有用。

    我莫燃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更不是背信弃义的人,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会做到,如果你现在就能明确告诉我让我做什么,我会拼尽全力。”

    莫燃看着鬼母,传递着她的认真,看着鬼镇的人一个个都沉睡了,莫燃心中的着急一点都不少。

    鬼母沉默良久,仿佛也在让自己平静下来,她当然知道跟莫燃发这些火也没有用,莫燃已经做得很好了,只是,鬼镇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莫燃,我找上你,是需要你的帮忙。”

    半晌,鬼母开口,说出的话却带着某种令莫燃意外的示弱,鬼母有控制轮回的能力,她手眼通天,有什么是需要找莫燃帮忙的?即便是之前,鬼母也一直把他们之间的约定叫做‘交易’而已。

    “你说。”莫燃没什么犹豫的道。

    “我知道,你可能是妖禁现在的主人。”说着,鬼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莫燃,似乎是在封住了她回避的可能性。

    莫燃确实惊讶,没有办法不警惕,因为她现在已经很清楚妖禁的来历和影响力,莫燃抿唇,没有说话。

    “当年莫家因为妖禁的出现险些被灭族,离开仙界隐居在世俗界之后就没了音讯,当年的人们都已经妖禁已经失落了,成为了一个传说,可也有人知道它还存在着,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鬼母说着,接下来她说的话,已经如自言自语一般的继续了,仿佛莫燃有没有给她肯定的回答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她心里有答案。

    “当年为了护送莫家离开天界,有太多人参与了,而且,这些参与的人都是死都不会泄露秘密的人,也正是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莫家村才能瞒天过海,在华夏生存下来。

    看你的反应,应该是已经知道了吧,看来莫家村已经有人先告诉了你,也是,妖禁一旦出现,天下蛰伏的力量会如连锁反应一般逐个苏醒,而作为妖禁主人的你,不可能一点真相都不知道。

    当年,在三界混战的最后一战中,天帝没有如约出战,而是设下弥天大阵,将无间界的各路妖神都封印到了霊界之中,泱泱无间界一时陷入了漫长的混乱之中,一直到很多年后,新的秩序才重建起来。

    可是,你知道新的秩序是怎么重建的吗?”

    莫燃看着鬼母的背影,心中隐隐有所猜测,可是那些在她看来太荒诞、太遥远了,她有点不敢想下去。

    “新的秩序要建立,必然要驱逐旧的势力,而鬼镇,就是旧的势力。”

    鬼母还是说了,第一次给了她如此明确的回答……

    莫燃的脑子转的飞快,她本就是极聪明之人,鬼母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以往的蛛丝马迹在莫燃的脑海中串联起来,顿时完整了。

    “鬼镇……你们都是上古时鬼界的旧人?”

    莫燃问道,她的语气还算平稳,可心里不惊讶是不可能的,很久之前,莫燃就知道鬼镇的人很讨厌天界,他们跟天界有仇,可她并不知道原由,现在却是全明白了。

    鬼镇的人若是当年鬼界的旧人,那他们的鬼王就在当年被封印在霊界的妖神之列!怪不得,天界把他们的王封印在霊界之中,他们怎么可能对天界喜欢得起来?

    “对,鬼镇一直守在华夏,就是为了等待妖禁的主人出现。”这是,鬼母扔出了一句话,让莫燃不解的脱口问道:“为什么?”

    “人类修者能够召唤霊界的霊,可他们召唤的能力却有限,即便是神,他们也不具备召唤鬼王的力量,妖禁来自于混元时期,那时天地鸿蒙,万物孕育,它是最先孕育的法则,如果是它要契约谁,便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霊界位于无间界的最底端,是世间阴邪之气沉积之所在,也只有妖禁,才能在那种环境中找到鬼王。

    莫燃,我要你做的就是召唤鬼王,我们一直在等我们的王,他不回来,要么鬼镇永远沉睡下去,要么,鬼镇暴露,与天界决一死战。”

    鬼母回过身来,莫燃清楚的看到了她眼中燃烧的烈火,那是破水沉舟的狠绝!

    莫燃在脑海中整理了许久,才提出自己的疑问:“那鬼镇的形势为什么忽然严峻了?我离开之前还不是这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