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9. 霊拍会
    莫燃无言以对,只是默默叹了口气。

    “美人为何叹气?”柳洋却笑嘻嘻的询问。

    莫燃看他一眼,没有理会。

    柳洋却道:“哈哈,你不说我也知道,别人愁自己不美,你愁自己太美,哈哈哈,话说回来,当初我们筑基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这么大变化?”

    莫燃看了看柳洋和张恪,两个人已经够祸国殃民了,要是再夸张点,那还让不让天底下的女人活了,更何况,一个男人要是有水一样的肌肤,那画面也太吓人了。

    瞧着莫燃诡异的眼神,柳洋似乎也能猜到她想偏了,坐正了身体,顿时道:“洗筋伐髓也是因人而异,因功法而异,我今天也算是见识到了,不过,现在应该正式恭喜你筑基成功了!来,以果汁代酒,我们干一杯!”

    三人举杯,这才回归了正常的谈话,张恪看向莫燃,“既然回了京城,你打算在京城常住吗?”

    莫燃顿了顿道:“不太确定,暂时先在京城待着,如果有了好去处,也许会随时离开。”

    对于莫燃的安排,二人并没有质疑什么,自从离开六面阴阳阵之后,虽然他们各自最隐秘的事情被彼此看到了,但事实上,他们之间的相处好像也更自在了。

    起码,莫燃不用再刻意的去隐瞒一个身份,不用再因为身份的阻碍去用一个一个的谎言去掩盖。

    张恪忽然道:“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了。”

    莫燃笑道:“张小爷想问便问,我一定知无不言。”

    张恪摇了摇头,“你还是别急着保证,这样我反倒要怀疑你的诚意了。”

    “好吧,你问。”莫燃只好道。

    张恪却停顿了一秒钟,那双深邃的眼眸看进莫燃的眼中,“你叫什么名字?”

    此言一出,三人皆是有瞬间的沉默,柳洋看了看张恪,有些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望向莫燃,他似乎也很在意这个答案。

    半晌,莫燃笑了笑,她自然知道张恪真正的用意,起身走到房间的书案后面,楠山公馆就这点好,虽是现代的会所,内里却都是专为文人雅士布置,就比如上好的文房四宝,都是难得一见的古董。

    莫燃动作娴熟的研磨,在现代人看来如此陌生的事情,她似是做过无数遍一样,然后拿起毛笔蘸了墨汁,在宣纸上端端正正的写了两个字——莫燃。

    末了,莫燃放下笔,将墨迹未干的宣纸放在张恪和柳洋面前,指着上面的两个字,“莫燃,这是我的名字,你们可要记住了,以后不要叫错了。”

    虽是同名同姓,却非同人同命。

    张恪他们何等聪明的人,在看到莫燃记忆深处的东西后,怎么可能不怀疑此莫燃非彼莫燃?张恪从一开始就怀疑过,只是多少次的怀疑,最后也都归结于她失忆了,性格大变了。

    可她后来完全改变的人生轨迹又改如何解释?她那股不言不语的执着又是怎么来的?她浑身上下都是令人移不开眼的魅力,又其岂是性格大变所能解释的?

    他们都看到了画面中的人,虽然浑身浴血,可仍然能看清楚她的容貌,跟现在的莫燃很像,尤其是眉宇间的杀气,那样熟悉的感觉,他们绝对不会错认!那就是莫燃!

    更重要的是,莫燃千辛万苦找到的莫非,却并没有顺理成章的兄妹相守,莫非甚至没有再见莫燃就跟着金刚寂走了……

    是啊,她们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那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灵魂啊!只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他们的想象力还没有那么丰富,想不到一个魂魄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在另一个身体内重生!

    “写的真好……”柳洋低头看了看,喃喃的说道。

    “不会叫错的,在我心里,你一直是你。”张恪却道,是啊,在他心里,他认识的莫燃一直都是那个潇洒的随性的坚韧的女孩,从来没有混淆过。

    柳洋顿时看向张恪,撇了撇嘴,他见到莫燃的时候莫燃已经“变”了,他更不可能混淆。

    莫燃一笑,很多事情便无需多言了,这样就好,给彼此留一点隐秘,但也不妨碍他们真诚相待,从这一点上来说,六面阴阳阵也这一出也算帮莫燃解决了一件大事,她也不必再为隐瞒张恪他们什么而纠结了。

    张恪他们看到了血流成河的莫家庄,再跟莫燃所作所为结合起来,她这么快的步入了修炼的世界,这么快的成长,不要命的去收服轮回之火,一切就都可以解释通了。

    在这种时候,他们自然不会去问莫燃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别说莫燃根本不会告诉他们,就是他们,也要在能真正为莫燃分担的时候才会去触碰,否则,只会让莫燃为难而已,更甚至,会让她的处境更加危险,她的事情,显然越少人知道越好……

    想到这里,张恪皱了皱眉,“赵恒和赵菁……你打算怎么处理?”

    莫燃也皱眉,说实话,这件事情她想的最多,在从驼峰岭下来的一个月内,她就一直在想,赵恒和赵菁已经不是那么简简单了,他们回到了赵家,那莫燃要对付的就不只是他们两个人了,而是整个赵家!

    半晌,莫燃缓慢而低沉的吐出四个字,“连根拔起!”

    张恪和柳洋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凝重,却听莫燃又道:“我并不担心他们会怀疑我什么,因为我敢肯定他们找不到我的命门,但是他们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不杀干净,后患无穷……

    赵家,我迟早要亲自会会,你们无需急于动作,如果真的想帮我,就给我一些赵家的资料,最好是不为外人所知的,越详细越好。”

    张恪和柳洋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莫燃如此不加掩饰的杀气,还有她的城府,赵家好歹是一流的修真家族,在西南镇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势力庞大的家族尚且不敢轻易结怨,而将这样一个一流家族连根拔起这样的话,莫燃竟真能说得出来!

    张恪柳洋脑海中第一反应也许都是‘你疯了’!可不过瞬间便冷静下来,对,莫燃是疯了,可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做到常人所做不到的事!

    面对这样的莫燃,他们二人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不是劝她打消主意,而是心思电转,瞬间想到了其中厉害,没错,不杀干净是后患无穷,那就……杀!

    莫燃看了看两人的神色,说不满意是假的,如果他们来劝她,她顶多告诉他们,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可事实证明,她没有看错人。

    不过,莫燃还是补充道:“这件事情不要向多余的人提起,也不要用张家和柳家的人……你们,明白吗?”

    柳洋一愣,然后不太满意的嘟囔,“我又不傻。”

    张恪则微微点头,一双墨眸深不见底。

    他们两个都明白,如果莫燃跟他们之间都存在着一条红线,这条红线叫做‘信任’的话,那么,就在刚才,这条红线悄悄的逼近了莫燃。

    这是莫燃给予他们的信任,但她信的只是他们两个,并非张家和柳家。

    张恪和柳洋是高兴的,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心底的感受确实是这样的。

    “呵……”莫燃忽然笑出了声,让两人都疑惑的看向莫燃,柳洋问道:“你又在笑什么?”

    “我在笑,难道你们不怕吗?你们还有大好的未来,要是跟我同流合污,就要变成刽子手了。”莫燃说着,语气中带着些轻飘飘的笑意。

    “得了吧,我爷爷都不会用这种老调子教育我。”柳洋立刻就道。

    张恪则道:“赵家水深的很,西南镇很乱,只要计划周全,将赵家连根拔起,西南镇窥伺已久的一二流家族很快就会一哄而上,抢占赵家的地盘,只要赵家被取缔,那就不可能有翻身的机会。

    杀人不可怕,最重要的是弄明白为什么杀,他们威胁到了……你,那就迟早该死,在修炼的世界里,谁强,谁就是道理。”

    莫燃耸了耸肩,“我竟然多想了,好吧,为了我们愉快的同流合污来干一杯。”

    柳洋晃着自己的杯子,“可我的果汁已经喝完了。”

    莫燃和张恪轻轻碰杯,柳洋刚刚喊了服务生帮他去拿酒水,回头见他们两个碰杯,立刻不满道:“没有带我!不行,这个得重新来!”

    三人在楠山公馆待了一下午,晚饭也顺便在这里吃了,吃饭的时候张恪似乎随意的说道:“晚上带你去个地方吧。”

    “什么地方?”莫燃问道。

    “今天晚上有一场霊拍会,你不是对霊很感兴趣吗,要去看吗?”张恪道。

    莫燃微微挑眉,“什么是霊拍会?”

    柳洋刚刚咽下嘴里的食物,擦了擦嘴道:“就是拍卖会,但主要拍卖的是霊,这样的拍卖会会有很有钱人出席,嘿嘿。”

    “你笑什么?”莫燃看向柳洋。

    “笑那些人啊,为了一个强大的霊你争我抢,大把大把的金币拼命的往出仍,这种有钱人的游戏,滑稽的很,虽然看多了也就那样,但你没见过,必须得看看。”柳洋兴奋的点显然有点特别,过了一会儿又接着说道:

    “你以后总不会有门禁了吧?这种霊拍会一个月一次,以前你都是天黑就回去,怎么叫你都不行,现在总可以了吧?”

    莫燃看了看柳洋,点头。

    她以前有门禁那是因为晚上要训练,现在她都不能回鬼镇了,时间自然也是自己支配了,不过,听柳洋这口气,显然是一早就知道了。

    莫燃并不意外,她买房子的钱就是从柳洋给她的卡里刷的,柳洋不可能不知道。

    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柳洋开着车,大喇喇停在了一个会所的门口,柳洋和张恪下车,请莫燃下来,引的许多人观望。

    柳洋和张恪显然都是这里的常客,柳洋把钥匙扔给泊车小弟,直接带着莫燃走进了会所当中。

    莫燃大致看了几眼,这地方果然如柳洋所说,来的都是有钱人,所有的拍卖席都是单独隔开的,最次的,中间也隔着屏风,共有五层,拍卖台靠北,现代化的建筑融入了许多古朴的元素,处处透露着奢华的雅致。

    拍卖还没开始,一层的大厅便成了众多名流交际的场所,很多人带着自己的男伴女伴穿梭在其中。

    柳洋则直接带着莫燃走到了侧面的一条专用通道,三人搭乘电梯直接上了五层,靠南最大的一个包厢,向下正对着拍卖台,将整个拍卖场的全景尽收眼底。

    “你应该还不知道吧?有一种职业叫做训霊师,他们能够把霊从霊界召唤出来并且驯服,然后将这些霊送到拍卖行,会有很多人争着抢着要。”柳洋坐在沙发上对莫燃说道。

    “是人吗?”莫燃问道。

    柳洋顿时瞪大了眼睛,“莫燃,你神了,一针见血啊!”

    也不能怪柳洋这么惊讶,实在是莫燃的反应太快了!他什么提示都还没给,莫燃就能想到点上!因为这训霊师还真不是人!

    莫燃瞥了他一眼,“你继续说。”霊界的封印阵有着不可逆的作用,人类召唤出霊,契约会自动缔结,不可能解除,人类里自然也不可能出现什么训霊师了。

    不过,莫燃倒是十分好奇,在华夏这个地盘,到底还有多少种族?

    却听柳洋道:“是半妖族,海族有很多种族是半人半妖,是人类和纯正的海族所生的后代,但这一类海族不被人类接受,纯正的海族也不承认他们的归属,是很特殊的一群另类。

    可他们却同时继承了人类和海族的优点,有海族强大的神识,也有人类快速的修炼天赋,而且,他们能够召唤出霊,但是多数无法契约。

    半妖族的处境一直都很尴尬,人类和海族都无法接纳半妖族,以至于半妖族长期以来都是靠打劫商船生存的,后来发展成了随处可见的海盗,再后来,半妖族想要在海族占据一席地位,就用霊与人类交易,来达到他们的目的。

    人类需要霊,而霊对于半妖族却可有可无,这是一笔很大的交易,就是因为这个,半妖族硬是在海族开辟出了自己的生存领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