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5. 走不了了!
    那胖瘦两兄弟似乎更害怕井里的东西,以至于莫燃他们在威胁他俩的时候,两人竟然“宁死不屈”起来。

    “嘿,你俩还油盐不进了!虽然不怎么玩行刑逼供这样的游戏,但那不代表爷爷不会玩!”柳洋说着,拿着匕首上前,正想下手的时候,却被莫燃拦住了。

    柳洋回头,却只听莫燃道“我来”,柳洋微微挑眉,把匕首给莫燃了。

    莫燃走到那两人面前,利落的在两人手脚上面各划了一道,没有到隔断腕脉的地步,但那血却是呲的就涌出来了,莫燃拽起两人,直接把他们拖到了种菜的那个后院。

    一路上流下不少血,在穿过菜园子的时候,两人就已经有点哆嗦了,莫燃往前走,他们两个就像前面有厉鬼一样,死活往后退,莫燃不管,只拽着他俩走。

    不一会儿,那瘦子已经哆嗦着说道:“女侠!女侠饶命!你想知道什么,我们都说,一定都说!”

    莫燃顿住,这才又把两人拽回了客栈。

    柳洋在一旁冲莫燃竖起了大拇指,这两个兄弟怕的就是井里那个东西,宁愿死在别人手里,也不敢靠近那口井,莫燃这是专往伤口上撒盐,治对人了。

    客栈的灯光一照,更亮了,苏文哲撕下了脸上贴着的那道加伤疤,那胖瘦兄弟两个坐在地上相互靠着,手脚的血不一会儿流了满地,两人抬头看了看,这下算是看清了所有人的脸,那胖子沮丧的说道:

    “没想到还没死在井里那位手上,却是先栽在你们手里了……能不能先告诉我们,你们是何方神圣?”

    “现在知道又能怎样,痛快点说,后院的井到底怎么回事?”秦歌催促道。

    那瘦子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这半晌流的血太多了,本来就瘦的脸上此刻一片惨白,跟鬼似的,“我说……后院的井里……有个很厉害的……我们也不知道它是不是人,但它真的很厉害!”

    那瘦子吞吞吐吐的,似乎因为害怕,有点形容不清楚井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说吧……”那胖子却接着说道:“这个客栈是我们兄弟两个的,在去年的今天,九眼村还是一个很平凡的修炼村子,偶尔有散修会来历练,我们开了这个客栈,也是偶尔坑一些外来的散修,捡一些小便宜,但还不敢伤人性命。

    也就是去年夏天,九眼村来了六个高阶修士,他们住在这个客栈,他们掩饰了修为,我们以为他们只是炼气期的小喽喽,就想宰他们一笔,结果刚一动手就被识破了,后来才知道他们都是驭物期以上的修者!”

    莫燃他们相视一眼,驭物期以上!九眼村这个小地方,何以忽然吸吸引了这么多高阶修者?

    柳洋问道:“这些人从哪里来?为什么来九眼村?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说清楚了!”

    那胖子却苦笑一声,“能不能先给止个血?否则等我还没说完,就要失血而亡了。”

    “真啰嗦,这么点伤口能死的了人吗?要杀人那得往这捅!”柳洋说着,拿着匕首在他们两人心口笔画了一下,不过还是利索的在两人手脚腕的伤口上撒了灵药,“好了,接着说。”

    “本来我们以为这下死定了,没想到那六个高阶修者没有杀我们,而是住在了客栈里,让我们带着他们在村子里转,几乎把所有的角落都走遍了,他们不知道在找什么,但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

    我们两个就成天给他们当向导,跑腿,后来有一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大早天刚刚亮,后院就跟地震似的,我们匆忙跑过去,就看到那几个高阶修者围着那个井口作法……

    那阵仗真的很大!我们自家的井,从来不知道下面有什么东西,那井早就枯了,我们也从来没有用过。

    他们好像在镇压什么东西,又好像在召唤什么东西,我们不清楚,只知道他们僵持了很长时间,井口冒着一团黑气,那六个人的脸色似乎越来越不好,他们六个人好像阻止不了井里的东西!

    我们觉得危险,撒腿就跑,可是还没跑出客栈,整个村子都晃动起来!我们两个壮着胆子回到了后院,却见那六个高阶修者都被吊在空中!而吊着他们的是一个不像人也不像鬼的……真的说不清那是什么!

    它就是一团黑气,可它有嘴,张着血盆大口,把那六个人都活活撕着吃了!”

    说着,那胖子的声音都抖了起来,两人的脸色更加惨白,看来那天给他们留下的阴影不小。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吓傻了,六个驭物期以上的修者都死的那么惨,他们两个站都站不起来了,眼睁睁的看着那东西把那六个人都吃完,这还不算完。

    他们两个以为接下来就轮到他们了,没想到那股黑气从井里窜了出来,到了街道上,村子里的人都以为地震,那个时候都跑出来了,结果不出几分钟,所有人都被那团黑气卷回了客栈!

    那可是有一百多人啊!就在这个客栈,那东西把所有人都杀了,然后都扔进了那口井里,唯独没有杀他们两人!

    在它回去井里的时候它说话了,让那胖瘦兄弟两个每隔半个月就准备两个人扔进井里,如果办不到,它就亲自来!

    见过了当天那样的场景,他们两个哪还敢跑?光是清理客栈的血就花了好几天的时间,他们还不想死,更不想被那东西活活撕着吃了,就按照他的吩咐,当真每隔半个月就杀两个人给它扔到井里。

    “呵……”闻言,柳洋冷笑了一声,“每隔半个月就杀两个人,既然快一年了,你们少说也杀了四五十个人了,胆子真是不小。”

    那瘦子还道:“我们也是被逼到这个份儿上了,你们要杀就给个痛快吧……”

    “现在想到死了?之前不是还苟延残喘吗?”莫燃说着,蹲在了二人面前,“现在九眼村已经没人了吗?”

    “一个都没了。”

    莫燃又问:“那六个高阶修者在你们客栈住了一个多月,你别告诉我,你们一点都不知道他们要找什么?”

    这一次,那两个人沉默了一会,那瘦子道:“有一次……我在送饭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他们说要找什么阵法,我没听清……”

    莫燃微微皱眉,下意识的看了看其他人,找阵法?那跟九眼阵法有关吗?

    “他们是什么身份?”

    “这个我们真不知道,他们说话做事都谨慎的很,一向是避开我们的……”

    莫燃站起身来,她皱着眉头,只说道:“看来,这里比我们想象更复杂。”

    六个驭物期以上的修者尚且阻止不了的东西,他们五个筑基期的修者……看来不能强行去一探究竟了,而且,莫燃的预感同样不好,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她想,如果真如那胖子描述的那样,那么,即便合更多高手之力,恐怕也不能跟井里的东西硬碰硬。

    如果去年夏天它是刚刚出现,现在已经过了快一年,每隔半个月都要用活人喂养,这么血腥的方式,在许多邪恶的修炼当中都有先例。

    既然保持着这样的规律,还留下这胖瘦两兄弟替它办事,说明它就算厉害,也不能长时间离开那口井……

    莫燃所知道还算活跃的华夏的高阶修者,也就莫三爷、柳光华、秦正治,金刚寂算一个,天目山老巫虽然也是,但她一心想杀她,自然可以忽略不计了。

    而就算真能把他们都加来九眼村,也不一定就会有好的结果……

    想着,莫燃忽然看向那个瘦子:“你刚才为什么说井里的东西一年到了之后就会再出来?”

    也对,他们之前说的话也都被他们听去了,那瘦子便道:“是井里那位说的,它说一年之后他就会出来,到时候没人能阻止它。”

    “先离开这里吧。”苏文哲皱眉道,这个九眼村的一切都太不寻常了,那六个高阶修者是从哪里来的,井里的东西是怎么冒出来的,到底跟九眼阵法有没有关系,他们毫无头绪,听完胖瘦兄弟两人的话,事情反而愈发复杂了。

    “这两个人怎么办?”秦歌道。

    还没等他们说什么,那瘦子便急急的求他们:“你们杀了我们两个吧!好歹我们也告诉你们这么多,算是死前做了一点点善事吧!你们就给个痛快,把我们杀了吧!”

    看来这瘦子真是怕极了井里那东西,而那胖子却阴惨惨的笑道:“呵呵呵……你们以为在知道了这些之后,你们还能离开吗?”

    那胖子已经是一脸绝望,那瘦子干脆吓的瘫在了那里。

    莫燃眉心一跳,转身便走!张恪他们也跟莫燃一样,几人直直的离开了客栈,再也没工夫管那胖瘦两兄弟了。

    莫燃一行走在街上,此时天快黑了,但也没有全黑,天边还映着晚霞,街道上安静异常,几人的脚步声都显得沉重起来。

    不一会,后面忽然传来一阵剧颤,那方向好像正是客栈的方向!莫燃几人皆是一顿,一股黑气陡然间蔓延开来,也只不过瞬间的功夫,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黑暗!

    走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